《語意錯誤》小白文不是錯(3)

2022/09/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寫完這個,真的要來去填坑(用肉填坑嗎)
這篇想談的是韓腐的特色與文化差異。
韓腐最常被觀眾詬病的,就是「受太娘」,以及「攻太大」(各種大),劇情太言情,過於異性戀刻板印象。
這個也算部分事實,不過,看韓腐,的確要開另外一個視角。
簡單來說,韓腐這個「族群」,當然是在KPop流行之前就有,可是,他的能見度,一直到Webtoon才可見。而Webtoon甚至都已經是KPop的穩定期非爆發期了。
韓腐會讓不少觀眾,覺得時代錯誤,主要因素有二。
第一因素,它的能見度來的非常慢,慢的不成比例。很多韓腐背後的文化交流,以前欠缺能見度,脈絡不容易被看清楚。
韓腐早期跟日本的交流很多(這個早,是2010以前的早),因為,日本有穩定的朝鮮系族群,可通雙語。有意思的是,韓腐當時跟日腐的交流,腦力激盪的成果往往偏重鹹,重鹹類型的作者跟韓腐的交流特別多---這個跟田龜源五郎在歐洲的紅很類似,越偏D/S系的作品越容易消融界限。
所以你可以說,韓腐的刻板印象,就是軟性的BDSM。這種作品的文化累積積分,在韓腐是更足的。
第二:台灣人對陰柔的敏感性很強,韓國標準比較特殊。
台灣其實是一種普通男性是消耗品的中途半端文化,這個跟一再被殖民,被剝奪掉記憶和特色有關。這種消耗品文化,會加強男性的外觀和展演是「廢品」或是「陰柔性(他者)」的觀點。
以中產白人創作為主的美劇裏面,歌舞表演常常被當成是一種gay裏gay氣---也就是說,在異性戀中心社會看來欠缺男子氣概---的行為。其實,這是戰後大眾民主,老式的布爾喬亞政治特權消失的結果。台灣因為媒體上的宣傳,甚至整個次文化圈的鋪陳,基本上都是天龍人,從美國帶來的次級材料重炒,會出現很多奇怪的偏見。
韓國基於韓戰老兵,配合洛杉磯暴動的「武力積分」,他們很早在美國,就有一張「特殊的名片,特殊的臉」。所以,當他們要把美國文化回輸韓國,會有更優先挑材料的權利。
韓國的流行音樂是以世界範圍而言不indie的,我很不明白為什麼台灣人以為台灣音樂界總是「隨主流」「不前衛」?韓國流行音樂,才是吃非裔美國人流行音樂那一套,吃得非常道地深刻,吃到我可以直接腦補法海菲董與崔始源18R本(沒有要出本的意思,不要告我)他們根本快歌是Hip-Hop,慢歌是Rhythm & Blues。反而,台灣流行音樂,缺乏這種「吃的料很道地」的感受,這是優點也是缺點。
而非裔美國人,歌舞表演是「男子氣概」的行為。他們是從小連在教會,都要被cue上去唱歌的,不會唱都對不起老母,只差沒在週報上刊登某某弟兄五音不全肢體有恙,請大家代禱。反而是不敢公開唱歌跳舞,才缺乏男子氣概。
韓國過去是認為,若要高票當選,必須會喝酒會公開唱歌,這個脈絡在韓國要解釋成「男性沙文主義」,因為不敢公開唱歌跳舞,被視為不夠man,是男性社會的他者,沒有考慮到也有女的民意代表。當然,這種文化,明顯是韓戰後才可能有(以前也沒有大眾民主)。
韓國的設計男裝也特別「黑」,設計的思維比較非裔美國人,這種服裝的特色是,瘦的人只會更顯得弱小,壯的人更顯得強壯。此題日後再談。
所以,以語意錯誤來做比喻的話,不少外國腐女,直觀會覺得戲劇版攻受分明的很離譜。大朴太高壯了,臉型比原作更長更方,小朴沒戴帽子時,幾乎視覺上就像是明顯的叔姪(我很想說父子但是好糟糕)。
這張小朴其實偷縮下巴。。
可是仔細看,小朴臉方,手大,下顎長,鼻頭很大,肩膀很聳,其實小朴是「荷爾蒙上」男性化的外型。他的特徵,以及本來職業上很會唱歌跳舞這點,反倒在他所生存的環境,是「不怎麼陰柔」的。一個西方世界的腐女,可能會認為小朴是陰柔的不得了,但是,在韓腐的感受是相反的(這點也幾乎合適於大部分KPop男性團)。所以,你得幫小朴挑一個「陽剛到已經是威脅」「簡直是長了腿的大陽具」的老攻,才能把這種「陰陽不調感」整理好。
韓國男裝的傾向,也導致小朴不太有健身(雖然夠高)的身材莫名顯得格外弱小,大朴則顯得像森林一樣高。
在這種社群基礎值上,你如果畫出一個「攻受十分不分明不重鹹」的故事,其實就會「很難分辨這個故事跟不汗黨、獵首密令有什麼區別」(當然也可以抬槓這倆也算BL片。。)。
說大白話:在辛奇大國的腐宇宙裡,不分明不重鹹的,根本無法說服觀眾「本作是BL,那兩個睡過了」。
這是韓腐的醍醐味,不能單純嫌棄是異性戀刻板印象或不夠性平。就像,不能聽防彈嫌棄吵,或是聽2PM嫌棄他們會害人笑場。防彈七百人團和2PM諧星團是他們的某種本質人設。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