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記#1 - 關於電影院

2022/08/2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不知道隔了多久才終於光顧家鄉的旗艦影院,一出電梯門口,絡繹不絕的人流著實令我嚇傻,已經快忘卻上次身旁經歷如此多人潮是何時了,只能歸咎於已習慣處在雙北那分散均勻的影城據點吧,而低估了假日時段的蛋黃區觀影潮。但首先依舊該是欣喜的,起於現今的人們還是願意相信電影的本真,即為近乎下意識和直覺化的往電影院這個黑盒子聚攏,從表象上來看貌似是在這個媒體爆炸的「後電影」時代一個對於復興過往神話那般的強勢,但如是仔細思索其內核,便會發現驅使我們自家裡起身、移動至電影院(非影展)的原因其實從亙古以來幾乎都不變(至少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們都渴望從那塊發光的巨大光板,獲取些什麼東西,但一切都源自於投射物內裡,也就是某一套已流傳上千年之久的古老藝術形式,戲劇。是阿,如今我們進電影院願意踏實的被囚禁在漆黑的空間長達兩小時,為的就是成為一個看戲的人,經歷未曾經歷之事、又或共感曾發生於你我身旁的事,在某程度上縮短了人與人之間在一定時效之下的精神距離、也同時給予了延長生命經驗的錯覺。

英雄電影和商業系列的橫空出世讓這個空間瞬間變了質地,它變得不再追求一個時效性或內部範圍的設計與拿捏,而是用月與月、年與年的現實斷裂,人們進電影院像是如修課一般,要是沒修過前一門就會被擋修,而這甭談實踐「八大藝術」的美譽,就連單純浸淫在一個封閉的故事之內皆難以達成。但縱使如此,我們依然趨之若鶩的前往,其中原因或許難以用個人樣本進行概括,但能肯定的即是,電影這個黑盒子空間或許早已非我們所既定印象中的,共享、參與的精神性所在,而是逐漸變形成為指向一定群體的另類文化沙龍,只不過空氣中滿溢的,是任君加購的爆米花香。
San Diego Comic Con上的Kevin Feige與漫威的信徒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勞渴
勞渴
本是在IG佛系耕耘許久的業餘影像評論者,目前嘗試轉換新平台,期望獲得更多寫作空間。 Letterboxd : Winston Ko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