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意錯誤》小白文不是錯(2)

2022/09/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作者不小心聽了2PM或Super Junior,就會只剩下寫18禁BL打砲文的功能(滅)
別提防彈,防彈在這方面更糟糕,全員都在尖叫嘶吼,我聽了以後,不但只能寫打砲文---可能內容人數還n>2。
所以我等下需要去焚香沐浴,才有可能更新一般意義上的原創文。。。
開頭提這個,並不是只因為我蠻重視BGM。我認為偶像工廠的價值,在本劇的成功裡大大體現了。
大小朴其實說白了,都是偶像工廠出身的,本國好像很看不起這種流水線模式,因為,本國的音樂界就是有indie味。Indie當然不一定壞,小朴也有一點點indie趣味,可是偶像工廠真的比較俗,容易過時變味嗎?
答案是否定的。
偶像工廠那種對於人設的行前調整,對於誘惑的訓練與純化,對於營業制度的嫻熟,甚至歌舞訓練所帶來的肢體美感,並非只在藝人是十幾歲小鮮肉時有意義,可以受益到三十多歲以後的。
麻瓜們會覺得,大小朴怎麼親熱都很令人心跳加速,我也心跳加速---說真的,主角臉部沒拍出來的瞬間---還會嚇到,以為剛剛誤開Only Fans情侶自家拍,難怪有人說這對是不需要腦補和代餐的。當然,大朴那種親法根本不叫,那叫,而且壓頭,這就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差點變成現場事故。。
為什麼這倆,可以把這種理論上很尷尬的節奏,抓得很好?
不能低估的是,這兩個人都正經地受過偶像工廠的舞蹈訓練,所以,他們能夠控制身體的程度超過常人。
像這種「攻抱人要硬,而受抱人要軟」(我截不到圖---下一秒大朴抓超硬),腐眾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都做不到。
甚至於要寫/畫出來都會不具體,對吧?
這個經典的偷看D槽結尾,一陣翻覆之後,整個筆電都很安全,看來沒有因為這倆進洞房而送醫急救(?)。
驚異的本體感覺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大朴這撲倒的有夠精準。
這種美感的細節不是腦袋知道就足夠的。身體也要知道。
偶像工廠對於形象的控管,造就了小朴不會在被問「演了個受感覺如何」時發飆或失控。即使他演的方式,受到一個不行,簡直堪稱受界表率
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台灣會有很多,必須強調自己是異男,然後,去演非常無比gay(或非常無比BL)的東西的傢伙。誰管你私底下異不異男啦!
為什麼小朴不用強調?? 韓國就不保守嗎?
有些人,把這個問題歸罪於男同志比較哈異男,或是,腐女其實不能接受三次元的gay,我是不覺得可以這樣歸罪啦。沒錯,男同志有一些對異男的刻板印象和fetish,腐女是有一些潔癖,可是這種fetish與潔癖,不可以建構在「說」,是要建構在「做」。
你只說自己還是異男,本身並不萌,男同志喜歡的,是異男特有的簡單感無自覺(一言以蔽之,就是沒有受過自己作為同志受的傷),所以顯得不開放不自在,並不會成為「異男萌」,反而顯得很虛弱。
腐女特有的那種情感潔癖,其實不見得都要是聖女,娼婦的純情也很多腐女同情,這種潔癖,越說自己是異男,反而越雷。因為,腐女一般就是對異性戀的刻板公式與設定,有下意識厭倦和感到受限。
重點不是你私底下是如何,而是表演上如何實踐。
我覺得根本上的問題是,演藝界對很多國家而言,是一個「對新的世界,提出新的提案」的地方。但是,本國,演藝界是基於各種因素,在避免這樣的責任。而這並不會讓販賣男色的需求減少---所以就會有光怪陸離的現象。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