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神經病I(01-04)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第一集

零壹,家裡只有一台桌電。

  從自個兒的臥室出來之後,楊杰一個躍步,雙腳輕巧地踩上有著軟墊的椅子,然後蹲在其上,劈哩啪啦地對著電腦打字──即使自家室友以極奇葩的姿勢在用電腦,江澤文依然目不斜視地在客廳茶几兼餐桌前讀手裡捧著的書。

  「放下電腦,我要用。」冷淡的命令句讓楊杰在鍵盤上飛舞的指頭停頓下來。

  他這才回過頭來,「啊」了一聲,指著江澤文說:「原來你在家啊?」

  「現在是十點。」

  「這麼晚了──等等!原來還是晚上嗎?」楊杰故作誇張地拍了下自己的腦袋,訕訕地解釋道:「我一覺起來還以為隔天了……」  

  清楚楊杰作息之混亂,江澤文早有預料地點了點頭,然後又重申了一遍。

  「我要用電腦。」

  「可是這位大大,你知道我明天下午一點以前要把稿子交出去啊!我們就這麼一臺電腦,不能寬宏大量地稍微借給小的一下麼?小的打字很快,一下子就用完了,真的!你看我啪唧啪唧閃爍的眼睛!」

  好像史萊姆跳動的狀聲詞成功地噁心了江澤文一把,但他面色不改地回道:「越是緊繃越容易有好的作品,寬裕的時間只會讓你怠惰。」

  「大大我只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時你哪裡看出寬裕感的……林志玲在你眼中是胖妹嗎?」

  啪地一聲闔起書本,江澤文抬眼看向楊杰,咬字清晰地吐了一字:「滾。」

  楊杰聳了聳肩,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蹭到江澤文所在的沙發,放任自己以接近「躺」地姿勢坐在位置上。

  「那我看電視,要用電腦快用,用完給我打文。」

  「不行。」

  「……啊?」 

  江澤文率先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機,然後不疾不徐地走到電腦前,將迅雷下載點開,剛剛才完成的進度條儼然是美劇《貓鼠遊戲》。

  「我要接大螢幕看影片,你滾。」

零貳,廚房跟數學都是不可理喻的存在。


  他們的廚房裡沒甚麼用具,一個不鏽鋼的平底鍋兼任炒煮煎等多重用途──雖然更多是用來放置美觀而已。

  和江澤文共租房子至今,楊杰除了在FB的「大學生自己下廚」專頁按了讚和有在玩「開心廚房」在之外,對「廚房」現實中的樣態的陌生程度不亞於他對數學的陌生。

  江澤文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會自己炒飯炒麵煎蛋餅的他,多少也有資格嘲笑楊杰幾句。 



  「……你買鍋子做甚麼?」

  「煮泡麵啊!」彷彿聽不出江澤文平靜語調前堪受一聲呵呵的詭異停頓,楊杰擺弄著自己剛從隔壁家樂福帶回來的小鍋子,頗有幾分自滿地解釋道:「我看網路上啊、說甚麼……『吃泡麵最好用煮的』,比較健康!用平底鍋煮料會散開來,超難裝的!所以我就去買了鍋子啦!如果你要用的話,也可以跟我借喔。」



  「都吃泡麵了還管甚麼健康?」

  「江澤文。」楊杰停下動作,抬眼瞪著江澤文,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認真:「就算是木乃伊,我也要當保存得漂漂亮亮的木乃伊。」

  「那你應該用泡的,這樣防腐效果更好。」

  楊杰頓時一噎。



  知道自己在這種無聊的鬥嘴裡又獲得不曉得第幾次的勝利,江澤文好心地揭過這筆,跳開了話題:「那今天晚餐你負責?」

  「可以啊!我煮泡麵給你吃。」飛快地答應之後,楊杰一頓,然後才笑嘻嘻地改口:「開玩笑的──我剛剛還順便買了菜,等下煮點豐盛的。」

  對楊杰的廚藝沒任何期待的江澤文一挑眉,順口問了句:「甚麼菜?」

  「雞絲麵跟海帶芽!」

  「呵呵,好啊。」

  「江澤文──」

  透過抽油煙機轟隆轟隆接近爆炸的噪音──懶得告訴楊杰煮個湯而已沒必要開抽油煙機──江澤文影約聽到楊杰叫他。

  從客廳的沙發上起身,轉個彎到廚房去。



  「江澤文!你說!你把湯匙放到哪裡去了!」

  「……哈?」

  自認煮菜吃飯都只用筷子的偏執星人一愣,反問道:「甚麼湯匙?」

  「我沒有動啊!只能是你了!說!湯匙呢?」

  轟隆轟隆配上楊杰拔高的質問,數日來因為醉心閱讀而睡眠不足的江澤文感覺到頭有些發疼,只能皺著眉,說:「我沒拿,我一向不用湯匙的。」

  「哇賽你喝湯也不用湯匙的喔!這個怪癖真可愛,提醒我等下加到小說裡。」高分貝向江澤文吼的話,不曉得是認真的還是出言諷刺──根據江澤文對楊杰的認識,應該真的是前者。

  「再說。」清楚了解楊杰思緒之跳躍,江澤文不急著答應。

  他就這麼站在廚房,等待楊杰重新想起「湯匙不見了」的這件事。



  果然不過一會兒,楊杰又著急地在廚房跳腳:「湯匙呢湯匙呢!」

  「啊。」江澤文意有所指地看著那鍋湯水。

  楊杰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不解地「嗯?」了一聲。



  「你好像拿去煮湯了,用筷子救一下吧。」

零參,看劇跟錯字一樣都是看緣分的。


  楊杰的近視度數不是特別深,可是因為有些微的散光,加上眼睛細長──直白點就是眼睛太小的關係,一但拿下眼鏡,瞇起眼睛也看不到甚麼東西。


  然而美名曰「放鬆」,回到家裡一洗完澡後,他就會把眼鏡放在廁所的馬桶水箱蓋上,然後任眼界模糊地在室內亂晃。唯有一起和江澤文看電視的時候,才會重新戴起眼鏡。





  「喏、這裡。」


  見楊杰從蹲姿改為盤腿坐在電腦椅上,江澤文用手機刷著網頁,然後將畫面停在最新發表的篇章上,指給楊杰看。


  「嗯?怎麼了?」楊杰揉了揉眼睛。整整盯著螢幕一個下午,就算是極度沉迷電腦的人也難免感到疲憊。


  「錯字。」江澤文平淡地指出這個殘忍的事實,然後索性搶過滑鼠,直接替楊杰開啟剛剛被關閉的頁面。以手肘把對方撞開,熟練地將鍵盤轉個方向,替他打上帳號密碼登入發表平台的後台介面。


  「哈?我才剛二更吧?你看完了?」因為剛寫完當日進度而腦袋遲緩的楊杰終於反應過來江澤文指的是甚麼──然而比起小說裡面有錯字這種對他而言稀鬆平常的事,他更在乎的是自己才發布不到五分鐘,江澤文就已經看完了!


  「才七千字。」江澤文沒有回答他,卻拐著彎表示身為讀者的不滿足。


  「我勒個去,本少的四個小時換您的五分鐘。」


  江澤文看了眼螢幕右下角的電子鐘──很好,離六點還有一個多小時,「這周翻譯組還沒丟劇上來,我晚上沒有影集可以看。你可以考慮再用兩個小時換我的三分鐘。」


  「靠杯你以為你在泡泡麵喔?」


  「我泡麵只泡兩分鐘,脆一點比較好吃。」






  噎了口氣,楊杰決定放棄這個話題──反正今天已經二更的他不打算再三更了,不然會把讀者的胃口養大的!就像是眼前這個明明之前很開心的說他是自己的粉絲,很榮幸可以跟作者一房云云,一轉眼卻變成現在催稿挑錯字嫌劇情的黑粉!


  是的,黑粉。


  雖然江澤文如今的態度,倒更像是一個編輯,但楊杰認為只要他還在繼續追自己的文,就是他的粉!






  拉回憤恨不平的想法,楊杰假裝完全不在意的樣子,然後問到:「哪裡有錯字?」


  江澤文雖然眼睛盯著電腦,但眼角餘光都能看到──或者說是天生的雷達也能感應到身旁這人的怨念。基於暫時不打算再刺激這個情緒化的傢伙,他難得老實地替楊杰打開編輯介面,然後反白出錯字的部分。


  「蕭安廷?哪裡有……喔喔,這傢伙是叫蕭廷安?」


  「可以麻煩你記得自己小說的角色嗎?」江澤文不想回憶起之前這人還寫成蕭安婷的悲劇,直接性轉甚麼的,讀者接受不能。


  「沒關係啦他只是配角。」


  「他的人氣比女角高。」


  「……你不要提醒我。」


  最近楊杰不大敢打開留言區了,因為那邊有一排腐女在叫囂著踢掉女角男配上位。


  「下次麻煩你寫小說還是戴著眼鏡吧。」江澤文已經習慣了打開新章就是慘不忍睹的錯字了,替楊杰挑錯都已挑成習慣。


  「再說吧,反正改改錯還能賣萌跟讀者道歉互動假裝炸毛甚麼的。」


  江澤文忍不住看了一眼講得如此理所當然的作者大人,然後嘆了口氣,不想理會這個扯到讀者留言問題就三觀盡喪的傢伙。






  「那你就去跟讀者互動吧。」深知為什麼一向喜歡在留言區蹦噠的楊杰最近鮮少回覆讀者留言,江澤文帶著幾分惡意的替他點開了留言頁面。


  從剛開始「弱弱的詢問下……」這種謹慎小心的發言,到「萌蕭張的小夥伴囂張起來吧!」這種玩諧音卻完全讓楊杰笑不出來的標題,還有最近「某人不要鬧了,下個坑就開在耽美區吧」之類的發言……






  「我又沒有在賣腐。」楊杰認真地口頭反駁,卻不敢把這句話發表在平台上。


  「那啥的筆記也沒有賣腐,可是堅定的感情還是讓甚麼山成為國民CP粉的朝聖地了。」


  「你在消音甚麼東西?」


  「沒甚麼。」


  「真的沒甚麼?」


  瞧楊杰還真較上勁了,江澤文不假思索地便回了一句:「就跟蕭廷安和張偉城沒甚麼一樣。」


  張偉城正是楊杰筆下的男主角。


  平時鬥嘴楊杰就沒能贏過江澤文幾次,更枉論現在的他才剛趕完稿子,腦神經連結速度忒慢。「……呵呵、我怎麼感覺就算我覺得你有在暗指甚麼,我也不能說有甚麼?」


  「呵呵。」


  平白都是笑聲,都是再平常不過的聲音,江澤文平淡短促的兩聲,就像是能把電腦聊天視窗中嘲諷意味十足的兩個字,放大之後用念能力具象化再砸在人臉上似的。


  「晚上你有要看劇嗎?」楊杰生硬地轉了個話題,避免身心脆弱的他等會兒重傷不治。


  「翻譯組還沒發劇。」言下之意就是他想看也沒得看。


  終於聽到一句順耳的話,楊杰笑瞇了眼,提議道:「那我要看動畫!要接大螢幕看!」


  「隨意。」江澤文起身離開電腦桌,打算回自己的房間翻點小說出來打發時間。


  俐落地關掉發文平台的頁面,楊杰迫不及待地打開嗶哩嗶哩,然後直奔動畫類別的連載動畫。選擇集數的時候,卻手指一頓,三並兩步地跑到廁所去拿被他自己丟棄的眼鏡。


  一間屋裡抬頭不見低頭見,重新戴上眼鏡之後,楊杰興奮地蹲坐在沙發上,對正開了門的江澤文喊了句:「不一起看嗎?」


  說完之後他自己嘿嘿地笑了幾聲,將沙發上的抱枕緊緊抱在懷裡,抵在屈起的大腿上──這模樣說多傻有多傻,說多頹廢有多頹廢。至少在江澤文眼中是如此。






  楊杰知道江澤文只看歐美劇,對動畫抱持著一種不會明言但總之存在的輕視。談不上歧視,也知道動畫不全是幼稚的玩意兒,更不乏高深的劇情作──但就是有股抵觸。


  楊杰知道,但他還是問了。


  「不了,你看吧。」


  「這部很熱血喔!雖然不像你喜歡的影集那麼刺激,不過描寫比賽的手法我很喜歡,算是很寫實的運動作品了……」


  「比起那個甚麼王子的真實太多了,不過看主角隊輸掉還是有點虐啦。」嘴上叨念著那些介紹的同時,楊杰的眼睛沒有移開螢幕,像是自說自話一樣──就算話還沒說完,江澤文便已經關上了房門,他還是堅持講完最後一句:「真的很好看喔。」


  在等待影片緩衝的時間,楊杰閉上了眼睛。


  鏡托壓在鼻樑上的力道不可能重到哪兒去,他卻感覺眼壓過大的眼珠隱隱發疼著。

零肆,聯誼甚麼的才難不倒作者君!


  「江澤文我知道你今天沒有打工沒有課沒有社團!晚上六點!本部側門!沒到我砍了你!」

  對方的音量透過家用電話,大到連專心寫稿的楊杰都忍不住側目。

  「……你惹到誰了啊?」

  江澤文靠在牆邊,不以為意地翻看著手中的英文小說,遲了一會兒才答應道:「同學。」

  「你抄他考卷?毀他報告?搶他打工?勾引他女友還男友?」

  「我翹他辦的聯誼。」

  「……喔、那還真是深仇大恨。」

  楊杰慢悠悠地結束最後一口作為午餐卻一路吃到下午三點的燕麥片,捧著碗跳下椅子時,卻因為小腿發麻而腿一軟,跪倒在冰涼的磁磚地上。

  「嘶──痛痛痛痛痛!啊啦啦啦麻掉了!」

  江澤文不鹹不淡地看了他一眼,悠閒地又翻過一頁。

  腿麻也就那一陣。恢復正常之後,楊杰拖著腳前往廚房,途經轉角處的江澤文時,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查覺到楊杰自以為凶惡的目光,江澤文從手掌大的英文小說中抬起眼來,眼神中寫滿了明白的「怪我囉?」的意味。

  「你幹嘛見死不救?」

  「你死了?」

  「死了你才救啊?」

  「喔。」視線移到楊杰手中的白瓷碗上,而後又轉回他剛剛看到的章節段落,「碗沒事就好。」

  「……呵呵。」  

  氣憤來得快去得也快,不一會兒,洗完碗回來的楊杰就忘記剛剛幹啥去了,湊到轉移至沙發上看小說的江澤文旁邊,問到:「都大三了,班上還辦聯誼?」

  「嗯。」

  「還真是充滿著青春的意味啊……我可以跟著去嗎?」

  「不行。」沒有問楊杰腦子裡打甚麼主意,江澤文想也不想地就拒絕他。

  似乎早就料到江澤文的反對,楊杰聳了聳肩,不甚在乎的模樣,踏著拍子莫名的腳步回到電腦桌前,繼續他的趕稿大業。 



  然而五點四十五分,當江澤文慣性地提早到現場,靠在學校側門的牆邊,一邊玩著手機,一邊等人到齊時,卻由衷地為剛剛沒有更嚴厲地拒絕楊杰感到後悔──

  「你來買晚餐?」不失為最後一分希望,江澤文從螢幕移開眼神,瞥過那笑得自在的某人。

  「不用買啊,我等下跟你們一起去吃。」名正言順地如此說道,楊杰還擅自猜測起來:「不過學校附近有甚麼適合聯誼聚餐的地方啊?義大利麵店太貴,拉麵店太多人,火鍋店沒氣氛……」

  「日式定食。」

  「喔喔、開在地下室那家嗎?那邊的確不錯,便宜又空間大,包場剛剛好──欸你們多少人啊?夠不夠包場啊?雖然說有定位一定有位置,不過包場的話應該可以玩得更開心……」

  還沒等楊杰囉嗦完,江澤文的同學便到了。

  「江澤文你真是準時!」來人似乎是主辦,打扮時尚又不至於太過浮誇,恰到好處的項鍊作為裝飾也不顯得女氣。染褐的短髮不是燙過就是抓過,蓬鬆有型。

  見到對方,楊杰頓時眼前一亮。但是在江澤文面前那種自來熟的瘋癲態度卻收了起來,十足學長姿態地和那人打了個招呼:「嗨、我是跟江澤文住一起的學長,我叫楊杰。今天來摻你們聯誼一腳哈,純吃飯、純吃飯。」

  突然多了一個男生加入,還不同屆又似乎不同系的,那人也沒有甚麼反感的意思,反而很熱情地攀談起來:「學長好,我是這次聯誼的聯絡人,叫陳俊傑,學長叫我阿傑就好了!」

  「小俊俊!我們等下要去哪裡吃啊!價位多少?我看我要不要去領錢!」

  一陣詭異的沉默。

  陳俊傑倒也是辦事的人,立刻轉過身去報好資訊,然後開始跟拆自己台的同學抬槓。話講到一半,又轉而向同學介紹這位突然參加的學長。

  楊杰笑著和逐漸聚集的人群揮了揮手,而後趁著陳俊傑背對他的時候,眼睛迅速地掃描過他的一身裝扮,並且喃喃自語起來。

  江澤文一邊雷打不動的用著手機──雖然就楊杰對他的理解而言,他應該是趁機看存在手機裡的小說才是──一邊聽著楊杰小聲地碎碎唸:「菜市場名、為人開朗、善於交際、大事用心小事粗心、為了打扮照鏡子照很久可是會因為被看到自己在照鏡子而害羞的型男、沒有女朋友、吵著交女朋友、和男性朋友來往時有點Gay氣、處男……」

  起先還好,聽他越唸越詭異,江澤文抬起頭來,打斷了楊杰的叨唸,「新角色?」

  楊杰微張著嘴巴,像是沒反應過來,久久才推了下眼鏡,「可以放入考慮,不過這種設定太像男主張偉城,我需要謹慎一點設計他的出場。喔、你可以給我他的FB嗎?我想要他的照片給繪師當參考。」

  不知道該吐槽作者居然自己承認自己的小說主角「有點Gay氣」,還是他瞬間幫自己同學腦補無限設定的毛病?江澤文用手機登錄了平台的帳號,在楊杰新發表的章節按了讚,然後登出,再開另外一隻小號按讚,熟練地重複了四隻帳號後,才將手機收起來。  

  如楊杰所猜,他們真是包場辦聯誼。

  都大三了,早沒有大一初次聯誼時扭捏作態的樣子。楊杰是名單之外的人,便暫且安排他坐在江澤文旁邊。

  江澤文全場冷著臉,似乎對這樣的活動沒甚麼興趣──呃、不是似乎,就真的是毫無興趣。相較於江澤文,楊杰笑得接近「花枝亂顫」,望向每個說話的人都眼目含笑。

  或許除了楊杰,就只有江澤文知道:楊杰和自已一樣不喜歡聯誼,也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只是因為可以取材才興奮成這副德性。

  然而接連三人自我介紹都說自己的興趣是聽音樂跟打籃球後,楊杰眼裡的炙熱也冷了幾分,開始將注意力轉往店裡的裝潢擺設,以及女孩子身上的衣著。

  「靜態的興趣是閱讀,各方面的小說散文都有涉獵。動態方面是羽球、慢跑。」江澤文語速極快地交代完畢,然後就閉上了嘴,一副「老子完成任務了接下來你們隨意」的模樣。

  「嗨嗨,那就換我自我介紹了嗎?」楊杰瞇眼一笑,一隻手比了個「耶」,像招手一般地晃啊晃。「我喜歡上Nico聽歌,不管是唱見……喔、就是網路歌手的,或者是V家的都喜歡喔。」

  場面不出所料的一陣尷尬。

  坐在江澤文對面的女孩子卻是眼睛一亮,由女方這邊第一次主動發問:「我也很喜歡……嗯,那你有喜歡的運動嗎?」

  「哈?阿宅不運動的。」

  頓時,前面幾個男生都急著撇清:

  「阿宅也會運動的啊!」

  「學長不要地圖砲啊!」

  「嗯,確實。」見一瞬間就釣到一堆假裝陽光的宅,楊杰眼盯著女孩子,解釋道:「我會打排球跟游泳,偶爾也會抽空打網球的。」

  「你是說玩遊戲的時候會打吧。」原本不打算發言的江澤文聞言,便習慣性地嗆了一句。

  「其實我是說在看甚麼番劇……算啦沒差。」

  吃飯、團康、閒聊、互損、團康,一個環節接著一個環節。因為天生不擅長任何遊戲的關係,四輪裡面大概就有一輪是由楊杰接受處罰。不過他可謂是相當高度配合主持人的指示,各種裝瘋賣傻丟臉的指令都一一完成,讓氣氛越炒越熱。

  九點,因為超過店家營業時間的關係,小俊俊……陳俊傑便順勢提出去夜衝的計畫。

  「不去KTV嗎?」楊杰喃喃自語,似乎略感遺憾。

  「你以為我們學校附近有KTV嗎?」這是所有學生心中無法開解的憤慨。

  只不過楊杰便是楊杰,轉眼就將此事忘卻,笑嘻嘻地和陳俊傑說自己只是來蹭頓飯的,等下就不奉陪了。而認為自己義務已盡的江澤文,自然跟著楊杰一塊兒早退。

  捎上背包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有一個女生追了上來。

  「那個、不好意思,我是國文系三年級的張寧,學長……也是國文系的吧?」短頭髮的女孩子伸手將垂在臉側的頭髮梳至耳後,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楊杰。

  「嗯,怎麼了嗎?」

  「我想請問方不方便加學長的FB?」掏出手機,螢幕上已然是臉書搜尋功能的介面。

  第一次遇到這種場合,楊杰著實一愣,不知所措地、下意識的便望向身旁的江澤文。但那人依然只是面無表情地站著,沒有絲毫反應。楊杰鍥而不捨地用更熱切的眼神看著他……並且趁機踢了他一腳,叫他趕快幫忙救場。

  「他很少用臉書。」

  「咦?那學長比較常用甚麼呢?」張寧學妹依然執著地問到。

  「當然是噗浪吧?還有就是賴……」LINE的尾音還沒說完,楊杰在江澤文堪稱「銳利」的眼光下,立刻回過神來,乖乖閉嘴不說話。

  還沒等學妹進一步追問楊杰噗浪或LINE的帳號,江澤文淡淡地說到:「他有對象了,今天只是來吃飯而已。」



  「你不去夜衝,可以嗎?」回到家,江澤文脫下身上的薄外套,也順手把楊杰丟在餐桌上的背包扔回他的寢室。

  「欸?甚麼可不可以?」楊杰一時沒有抓到江澤文的重點,愣了一下,才長長地「喔──」了一聲,解釋道:「沒關係啦!反正我想要的題材都觀察好了!下面的章節也有東西可以寫,還可能可以新增一個新角色,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打從一開始江澤文就看出阿宅屬性的楊杰不是基於食物,而是衝著「聯誼」這個題材才願意和不熟的人打交道的。

  摸了摸吃太飽結果鼓起來的小腹,楊杰特沒形象地打了個飽嗝,接著說道:「而且小說不用寫到夜衝啦,讓主角兩人偷偷騎車離開就好了。你看、這種私奔的節奏多萌?還可以不用繼續想聯誼會上其他人的名字,真幸福。」

  「那你就開始寫吧。」

  楊杰動作一頓,笑呵呵地、極其生硬地轉話題:「……所以說我的對象是誰啊?江大大你幫我介紹一下好不好?」

  江澤文不語,僅是隨意的一瞥,「你的小說,作者應該要有為寫作奉獻生命的覺悟。」

  言下之意,即是不應該浪費時間交女朋友。

  「我是瑪格麗特女王嗎!」

  「你是要說嫁給英國的『伊莉莎白』女王吧?」

  楊杰一噎,「……差不多啦!」

  「蕭安廷──」

  「幹我知道錯了好嗎?不要再說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棄坑作者
原創BL耽美文,或無CP的一些雜筆,之類的東西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