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語
王道
王道

人生之語

王道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25 分鐘
全世界只有兩種人,ㄧ種是林育萱另ㄧ種是非林育萱。
「如果有一天我迷失了方向
請你什麼也別說
只要記得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然後,帶我回家。」
如果一個人可以製造那麼多的仇恨,可以想像,當我們所有人聚在一起時可以產生多少愛。(If one can create that much hate, you can only imagine how much love we as a togetherness can create.)
越值得的事,越需要結束後讓它發酵
「就政治而言,應該是手段評判目的。」
--Albert Camus
心理學家佛洛姆曾說:「唯有愛能使人脫離孤絕的隔離狀態。」而環島的很多時刻,即使是短暫交會,我們確實感覺到了能穿透孤寂的愛。
非致命武器中 最致命的武器
( `ิิ,_ゝ´ิ) ?
抗爭,我們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但是不抗爭,我們知道會沒有結果。
「好命的孩子,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連加恩說,「這樣,好命才有意思。」
人生可不會一輩子都如你所想的走下去
...你到底,在煩惱什麼?
民主社會建立在許多基本價值的基礎上,其中之一是平等。法律地位和政治權利的平等只是最起碼的底線;貧富和權力的不平等分配,都不符合民主的時代精神。絕對的平等當然不可能;二十世紀之所以成為人類史上最悲慘的時代,正是由於絕對平等的理念在蘇聯和中國所造成的悲劇。我們容忍某種程度的不平等,但其前提是:不平等的存在對全社會有利,甚至能增進弱勢者的福利。
太陽能 與傳統電廠的配合
至未了要提共源源不絕的穩定供電
所以我們可以就穩定性來說,去監測天氣的變化 來配置太陽能的發電與節省傳統用電的浪費能源問題
原來美國獨立宣言刪掉了譴責英王容許奴隸制度,而導致美國立國時仍有黑奴制度,直至南北戰爭才確立廢除地主蓄黑奴的制度。
1. 有時候,我們願意原諒一個人,並不是我們真的願意原諒他,而是我們不願意失去他。
2. 道歉並不意味著你是錯的,它只是意味著你更珍惜你們之間的關系。
3. 愛,不是尋找一個完美的人,而是學會用完美的眼光欣賞一個不完美的人。
4. 專一,不是一輩子只喜歡一個人 是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一心一意。
張娟芬說
我們如果廢掉了死刑,之後政府跟全民就會逼得必須找出一套合理的配套措施。問題是,我們只要不採取動作,我們就不會去思考這些,更不用說找到配套措施。同樣的邏輯,在廢核也是,廢核作為一個運動的終極目標,事實上就是以廢除為目標,親愛的SCC說的對,以某種目標作為存廢與否的社會運動,其參與運動者本來就沒有義務要提出替代方案,任何一位公民或公民團體更沒有義務要規劃好一套完整的替代方案,這些事情是必須耗費極大心力、時間與金錢的,應該是全民與政府一同集思廣益。
你不需要告訴別人民主的重要性,你只需要用身體寫下來 民主的重要性就好了。
今天民主講堂的陳光輝老師提到,政治社會化與參與學運對個人生命的改變。
似乎,當一個人能夠整個陷入運動中,為它付出為它犧牲,只企求自己所謂的理想結果,用理性選擇理論來談,對一般人來說,我們這些陷入學運其中的人,可謂【不理性】。的確,我們選擇一個會犧牲許多利益的事來做,真的很不理性,但是那一股熱切期待整件事情能導向好的發展結果的心,卻仍然在我心中燃焰著。
老師提到了政治社會化的研究結果,1970、1980、1990年代出生的人,其實政治態度會很不一樣,因為他們在人生最高峰的思想活動期,高中與大學階段所經歷的整個社會環境很不一樣。
1970年代出生的世代,他們經歷野百合運動,事後追蹤,這些當初的參與者,到現在對於民主追求的殷切都還很活躍,存在於每個社會領域中。
1990年代,正是我們這批人,的確,我也深陷其中,熱切程度如同宗教信仰一般,經歷過這段時間的洗練,我改變了許多想法,我身邊的許多夥伴也是。我也毅然決然放棄了工作坊的事,開始知道我要追求什麼,然後走到另一條發展的道路之中。熊老師也說 : 他很支持這次學生能夠參與其中,因為唯有當你親身參與其中,改變自己與社會才會開始,這也是一種人生的契機。...
選擇的可能性越大,壓力也越嚴重,為什麼?你選擇一個,恐怕要放棄一百個,你放棄的永遠比你選擇的多很多,簡直不成比例,弄到最後怎麼辦?乾脆不要選擇了,省得面臨那種放棄的痛苦,這就是自由帶給人的壓力。現代人有的時候想要逃避自由,你叫他選擇,他說我不要選擇,寧可放棄自由,也不要去承擔自由之後的責任。所以現代人是怕負責的,由此可知存在主義一針見血的批判。(摘入自【自我的意義】傅佩榮)
羅素說 : 我沒有見過年輕人。
很多人問 : 怎麼會沒有見過呢? 我們不就是年輕人嗎?
羅素接著說 : 年輕人沒有自己的思想,所以根本是不存在的。
存在主義主張 : 人的存在,是一種在時間過程裡面,透過自由選擇,而不斷得到內容的一種生命
體會什麼是學運後,我才能體會24年前的野百合學運所經歷身心靈的疲憊為何,特別昨夜凌晨全部的人在街頭頂著寒風跟大雨,害怕著警方有新的動作,時時警戒著。
我參加完整的一次過程,也更深刻體會出新聞與報章媒體的報導,與現實真的落差很大,整個過程並不是項新聞報的如此"表面"的可怕,學生反而展現出高度自制與理性的行為,自組糾察隊、衛生隊管控現場,一點也不如金溥聰先生說的:暴力、暴民的現象...。
許多中正的朋友願意站出來,真的是難能可貴事。每個人或許無法像經濟學家或法學家一眼看出服貿協議的弊病,但是訴求就是很純粹,拒絕黑箱作業,堅持民主政治。有人認為反服貿是反黑箱作業,這一種論點,也有人反服貿是真的反對協定的內容,這也是另一種論點,在民主社會中,對於同一件議題,每位公民都享有自己思想自由的表意權,畢竟每個人的觀點都有些許不同。
在途中,一定會被親朋好友問過這一句話 :
「學生,好好唸書就好,幹嘛出來? 沒事幹嘛出來惹麻煩?」
「今天我們不站出來,明日可能再也站不出來。」
你們可以批評說 : 「你們這群人懂服貿嗎,出來亂什麼?」
我也可以說 : 「為什麼你不懂我們要站出來?」
馬總統在2006年倒扁運動中曾說 : 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加上責任政治,如今7成的民意要求實質審查,加上民調如此低迷的總統,您該不該對民主政治負一點責任呢?
一趟下來,體會的東西不只這些,真的是收穫不少....
向日葵學運在此繼續遍地開花!
What worries you, masters you. —Haddon W. Robinson
Real difficulties can be overcome, it is only the imaginary ones that are unconquerable. —Theodore N. Vail
Peace of mind is that mental condition in which you have accepted the worst. —Lin Yutang
Our worst misfortunes never happen, and most miseries lie in anticipation. —Honore de Balzac
If we would keep filling our minds with the picture of happy things ahead, many worries and anxieties, and perhaps ill health, would naturally melt away… Always expect the best. Then if you have to hurdle a few tough problems, you will have generated the strength and courage to do so. —George Matthew Adams
Don't hurry, don't worry. You're only here for a short visit. So be sure to stop and smell the flowers.                —Walter Hagen
資本主義最大的推進動力即在推進利益極大化,因此完全競爭是不可能的,他終究會邁向獨佔或寡佔的局面,以保持其利益最大化,因此資本主義將歸結於少數巨大資本手中
『法治社會的定義,是「政府遵守法律的社會」,要談依法執行,就必須一視同仁,否則法律將淪為暴政的城牆。』認為我對「法治社會」的定義偏狹。
『法治社會的定義,是「政府遵守法律的社會」』,我也忘記是哪裡聽來的。不過查了資料,這說法確實只是修辭表現。學術上的討論裡,「法治」的完整意涵,是要求所有人都遵守法律。
當然,照常理判斷,你應該很難認為我的文章結尾有『人民不需遵守法律』的意涵。而且它也可以輕易修改成符合共識定義的形式而不影響我的說法,例如:
『法治社會的定義,是「所有人都遵守法律的社會」,包括執行法律的政府。因此要談依法執行,就必須一視同仁,否則法律將淪為暴政的城牆。』
然而,不能否認我的原文用詞有瑕疵,被抓到就是被抓到,以後要更小心。
你可以對政治沒興趣;但一旦你開始交稅,還躺在那裡裝死、不願意監督政府、懶得要求政府,那真是傻到極點了。
超真實並非不真實或非真實,而是徹底的真實
盡管這種"全球社會民主主義"予人一種烏托邦的色彩,但烏托邦並不可笑,也不可恥,除非我們能夠證明現存制度的合理性並完全滿意現存制度的持續性,烏托邦總是意味一種對消極宿命論的警惕與仿抗,而人類一切理想的實現,從來都是對烏托邦的天真嚮往與不懈追求。
“同志已經犧牲,只留下旗幟在飄揚
直到新社會到來,我們不要動搖;
歲月雖然流逝,山川卻會知道,
醒來時的呐喊,有如沸血的嘶吼——
我將一往直前,還活著的人就跟著前進吧!”
紀念光州起義32周年。
許多事業因為運用到公共資源,因此就算是私人企業或是政府委外的業務也是需要受到公共性的課責。
有些東西,並不應該透過媒體去觀看
和平是幻象,它是以多少人間冷漠與國家暴力堆砌而成的。
公民常備軍(有重大議題發生則挺身而出,平日則是深根民主社會力量)
社會運動,不需要怕很少人參加,就怕社會大眾以為這個社會沒有任何問題。
恐懼只是人心上一條無形的鎖鍊,只要決心掙脫,它就會消失無
踪。這時心靈得到了解放,一切較高層次的思想信仰才可能進入心
中,也才可能勇敢地接受各種試煉,而漸漸地把心靈鍛鍊到威武不能
屈的境界。
你要出發,才能看見新風景。
人類的理性行為其實也是有限的...
不要浪費每次危機的學習
社會企業注重社會學的設計思考
民權都是違法爭來的
法律的秩序就是靠這些違法的運動建立。
啓蒙是痛苦的
你們不配活在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中 因為獲得民主的代價你們不願意承擔
當體制讓你失望,當遊戲規則不在有用,法規成為好人的枷鎖,卻放縱壞人。那時我希望你有個像我一樣的朋友,能夠承擔一切,讓你全身而退。
這些人之所以奴才,原因就在這裡,因為他們依循的價值觀全操在威權手上,這威權可以是獨裁政權,也可能是社會氛圍,總之他沒自己的價值判斷就是了。
你可以不捍衛民主,但你不能為高牆添磚
五十萬人的政治,不會永遠待在街上,卻會落實於生活。今天開始,拚搏我們生活、故鄉的政治角力。
往往一個人變得自暴自棄甚至放棄目標,其實他只須要再一點點小小的努力就能達成目的。
警察教育
有時候不衝撞,就沒人會聽你說話- 孫斌
我不懂為什麼社會大眾對握有權力者這般的寬容,但對於手中無權,欲提出事實的人,卻是如此的嚴苛。
說你必須說的話,不要說別人認為你該說的話.」
(梭羅)
學運領袖第一課,應該要知道有哪些學校動了,動了多少人,還要動哪些學校同學,以及如何動員。
學運領袖第二課,眉飛色舞地歡迎這些新力量,並且知道如何把更多的各校納入決策體系。
學運領袖第三課,以運動發展為考慮,什麼職務都是可以輪替的。
工運是工人的政治運動
畢竟「比起抗爭,無知跟冷漠才是民主最大的敵人!」
我們佔領國會,並不是癱瘓他,而是國會本身已經被癱瘓了,所以我們來這裡挽救民主的價值。
歷史學者就是要站在現場
圖圖主教賞析:「如果你在不公不義的情形下保持中立,那你其實已經選擇站在壓迫者的一邊。」
金恩博士賞析:「地獄中最水深火熱的地方,是保留給那些在時代有很大的道德爭議時還保持中立的人。」
罷課就是衝撞體制,若還要請假核准,「那還衝個屁啊!」
民主是以屍體和血液為肥料灌溉出來的
未來,他們終究要獨行上路
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那些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罷課?
非暴力抗爭的意義就是自我犧牲,而抗爭方法有很多種!
我覺得對我而言,我甘願讓自己從白天到下午都坐在同一個地方
靜坐罷課,這是我願意做的事。
我當然有損失阿! 罷課並不等於翹課,
我被烈日曬傷、沒有上到課而日後需要惡補、
心神不寧而無食慾... 這些都是代價
我希望這件事情趕快有結果,所以都陷下去幹了
繼續為了推動這件事情有好的結果,而努力撐下去!
來罷課其實也是上課! 怎麼說?
我來到這,也聽到許多老師對於服貿的正反觀點
這是我在課堂上學不到的!
我很感謝中正大學牧夫們社團能勞心勞力的一直找講者來幫我們【上課】
補充很多知識!
歡迎各位加入自主罷課的行列!
你的參與,是讓這整件風暴能加速落幕的動力!!!
人民攻進立法院的過程到現在,其實是一段自然狀態,畢竟這是走體制外的事
在座的99%都不是專家,就算是服貿,涉及各個領域,也沒有一個跨領域的專家。我們人民納稅就是要政府官員和專家幫我們好好看服貿、處理他。但現在卻是政府官員認為我們這些人不是專家,所以以技術官僚的傲慢姿態,不屑接受人民的批評與請教。這是反客為主,反民主的!
太多人太中立,太多人覺得可有可無。大家都怕死,但一群人人犧牲了自己,去希望大眾注意到這件事情。
有一天你會發現,誰是真誰是假,而誰又會為了你犧牲。答案往往會出乎你的意料。
[法學緒論]
老師問:「覺得衝進行政院的學生需要負賠償責任的請舉手。」
幾乎全班都舉手。(輔大的學生是怎麼回事?)
老師笑著說:「對,你們都知道,爭取民主的過程,需要付出代價。
而民主,總是少數人付代價,多數人搭便車。」
「而搭便車的那些人,常常變成酸民,道貌岸然的批判那些付出代價的人。
然而,這些酸民之所以可以在那邊酸,是因為20年前,已經有人幫他們付了代價。」
親身參與、陷入其中 和 旁觀 是不一樣的感受。
若你對這件事情有開始關注的熱度,你必須先用理性的方式去選擇你的立場。當你理性選擇完之後,請你進一步在做行動,唯有行動,你才有辦法再深入或是以不同方向的角度去面對去挑戰這個事情。你必須做出一種選擇,這必然有正有反,除非你真的無感。當你是一個對這個事情無感的人,請,請不要當別人的絆腳石,尊重別人的意思,而非輕蔑的訕笑他。值得警惕的是,當你用過度的理性凌遲自己的激情,終究會使自己陷入渦漩。這是不會有成長的。
「不斷將衝突升高,至使執政者(獨裁者)無法負擔正面衝突的成本,才能將運動的能量轉入國家機器進而扭轉政策」同時這樣的原則也不會「徹底地」、「絕對地」與非暴力抗爭原則相違背,而只是升高不合作運動的規模與範圍罷了。
你不可能永遠當觀眾。
-鄭南榕
統治者會安排暴力在你們陣營之中
人民的冷漠就是獨裁者的溫床
抗爭的方式從來都不只有一種,用最衝突方式,負擔的責任不只是你們自己,還要幫身旁的夥伴擔起責任,如何行動才能避免受傷,拜託各位先冷靜!
說我們打破立法院玻璃是暴民,那麼破壞法制的就是暴政!
不敢說的話,占領議場也只是行使一般人都不敢使用的最高公民權。
有些東西,並不應該透過媒體去觀看
醫師為了病人的需求而存在,在雞蛋與城牆之間,我們以永遠選擇站在雞蛋的這一邊為榮。
報紙撕一角可以看,公義缺一角就是災難
「社運的秩序」 可愛也可厭的無盡對話
存在主義主張 : 人的存在,是一種在時間過程裡面,透過自由選擇,而不斷得到內容的一種生命
沙漠很安靜,可以讓一個人思考,也可以吞噬掉一個人
人是需要平衡的,每隔一段時間必須要有獨處的時刻,真正的溝通應該是沉默不語
當一個場域,提供了參與者高談闊論自己所謂的集體事務,這就是一個公共場域,雖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會認為他人的議題重要,但公共性的意義其實是以參與者為準
殺一個人是兇手;殺一群人是霸王。
抄一本書是抄襲;抄一堆書是集大成。
自由非必然不變
「沒有程序正義,就沒有實質正義」。徐世榮批評,馬政府內閣改組,最該換的其實是教育部長蔣偉寧,因為他不僅毫無程序概念,對於台灣的歷史了解也太貧乏。
徐世榮說,台灣這塊土地,來的人民有先後順序,必然存在不同史觀,應該多尊重包容不同的歷史史觀,才能達到和諧並形成共識,所以應該盡可能地讓不同觀點都能在課綱中被公平、公開地呈現。
需要互動,增加公益形象
做事其實是再回頭看自己
與其拼命地打破結構,不如引領結構跟著我們改變
訂一堆目標來鑽牛角尖,無用! 先做再說
送禮時可以這樣說:你是我的情人、也是最好的朋友,有你在我身邊就是最美好的事!
「不能接受一個快樂的人生,就是我不快樂的理由。」
-陳綺貞
理解要遠比挑剔重要。
1. 要誠實:膚淺的友誼會隨著時光流逝而淡化,你必須信任朋友,也要誠實地面對他人;若要和朋友建立真正的連結,你需要敞開內心,讓他人進入你的世界。
2. 關係的修復: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無缺的,有時我們可能在無形中傷了對方,此時就要把自尊放在一邊,採用不帶苛責、判斷對方的方式去表達,試著修復彼此的關係。
3. 抽出時間,表達你的欣賞:人們常因熟悉忽略了表達感謝之意,如果你很在意一個人,一定要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感受,以及你是如何看待、關心他們的。
4. 轉變你的期望:在任何一段友情裡,只要對他人抱有期望,就不免有受傷的可能,畢竟有時候我們給予對方關心,他不一定就會領悟甚至有所回報。
5. 理解萬歲:當你越來越了解一個人,自然也會發現他的缺點,在這時候,理解要遠比挑剔重要。
你喜歡的人跟喜歡你的人真的就只是現在這樣子?
我愛你啊(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吵架是一種溝通方式
用你的思考,做出事前諸葛的決定!
很多所謂的個人問題 其實是社會問題
一起變老不重要,而是一起變得有智慧
「一個人若不自殺,就該接受生命,自殺和接受,我選擇接受。」
-柏格曼
難過到無法哭,那是多麼煎熬的苦痛?
其實學著狗吠火車也不錯,至少你還能吠,雖然吠完了世界依然還在行走著。
受難是這個世界的積極因素,是的,它是這個世界和積極因素之間的唯一聯繫。
人要走向存在的意義,就必須通過人在現世的不斷行動去意識和創造
「一個人如果不希望失敗是人生的一個選項,沒有什麼比策略規劃更能幫助
他避免失敗。」約翰麥克斯威爾(John C. Maxwell)
一個組織最有效率的狀況在於並非第一個到位的人為主,而是最慢的人都願意快速跟進組織的腳步
距離,不是用長度來衡量,而是心的距離。
心的距離,不是用言語來述說,而是一種感受。
天下最大的誤會──別再找了!熱忱是刻意做出來的!
史提夫‧賈伯斯(Steve Jobs)曾說「唯一能做偉大工作的方法是深愛你所做的事。如果你還沒找到這些事,繼續找,別妥協。」
李承鵬認為,台灣不但社會紛亂、風景資源也比大陸匱乏,最大的風景就是每晚的政論節目。然而,這個「處處是傷痛」的國家的好處,就是能有人把傷痛與不堪展示在面前。
在有限的選項做選擇這不是人的自由,而是在自己發自內心的思量與對自己所做的決定做負責才是真的自由
單是優美的文字、偉大的修辭無法感動人。修辭感動人心的必要條件是,陳述者必須具備相同的內在。文字只是工具,陳述者的內在透過文字工具,引發了群眾深沈的內在,共同抵達心靈的高度,產生共鳴。
攝影是一種生活,但攝影並不代表生活。那些笑著拍照的人也許拍的不夠專業......但也許比專業的攝影人,更懂得活在當下。那,也是一種攝影。
往阻力大的地方是會變年輕的
下雨天(困境)是勇者的天下
一個人越了解自己,越能夠順利找到自己最有用的方法
培養觀察力!
在路上是一種生活方式,不是一種旅行方式
沒有謙卑就沒有接納,沒有接納就沒有尊重,沒有尊重就沒有對話,沒有對話就沒有了解,沒有了解就沒有同理心,沒有同理心就沒有愛。
這是你自己的人生,因此何不設定你自己的規則? 你可以一邊發揮自己的能力,一邊協助他人。
你不必按照其他人期望的方式來度過人生
成就一件事往往有不只一種作法
有時最微小的決定可能會永遠改變你的人生
永遠去做你害怕的事- 愛默生
即使是對的事,人們總會因為它不符合傳統而阻止你去做-巴菲特
若你限制自己的選擇,限制它在可能或合理的範圍之內,你所追求的就不是自己的理想,而只是妥協罷了。
大學就像養老院,只是死在大學裡的人更多。 Bob Dylan
每個人都會死,但並非每個人都真正活著。
對我來說,重點不是去哪裡旅行,而是出發。我是為旅行而旅行。最棒的事就是前進。 羅伯特.史蒂文森
需要互動,增加公益形象
做事其實是再回頭看自己
與其拼命地打破結構,不如引領結構跟著我們改變
訂一堆目標來鑽牛角尖,無用! 先做再說
送禮時可以這樣說:你是我的情人、也是最好的朋友,有你在我身邊就是最美好的事!
「不能接受一個快樂的人生,就是我不快樂的理由。」
-陳綺貞
理解要遠比挑剔重要。
1. 要誠實:膚淺的友誼會隨著時光流逝而淡化,你必須信任朋友,也要誠實地面對他人;若要和朋友建立真正的連結,你需要敞開內心,讓他人進入你的世界。
2. 關係的修復: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無缺的,有時我們可能在無形中傷了對方,此時就要把自尊放在一邊,採用不帶苛責、判斷對方的方式去表達,試著修復彼此的關係。
3. 抽出時間,表達你的欣賞:人們常因熟悉忽略了表達感謝之意,如果你很在意一個人,一定要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感受,以及你是如何看待、關心他們的。
4. 轉變你的期望:在任何一段友情裡,只要對他人抱有期望,就不免有受傷的可能,畢竟有時候我們給予對方關心,他不一定就會領悟甚至有所回報。
5. 理解萬歲:當你越來越了解一個人,自然也會發現他的缺點,在這時候,理解要遠比挑剔重要。
你喜歡的人跟喜歡你的人真的就只是現在這樣子?
我愛你啊(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吵架是一種溝通方式
用你的思考,做出事前諸葛的決定!
很多所謂的個人問題 其實是社會問題
一起變老不重要,而是一起變得有智慧
「一個人若不自殺,就該接受生命,自殺和接受,我選擇接受。」
-柏格曼
難過到無法哭,那是多麼煎熬的苦痛?
其實學著狗吠火車也不錯,至少你還能吠,雖然吠完了世界依然還在行走著。
受難是這個世界的積極因素,是的,它是這個世界和積極因素之間的唯一聯繫。
人要走向存在的意義,就必須通過人在現世的不斷行動去意識和創造
「一個人如果不希望失敗是人生的一個選項,沒有什麼比策略規劃更能幫助
他避免失敗。」約翰麥克斯威爾(John C. Maxwell)
一個組織最有效率的狀況在於並非第一個到位的人為主,而是最慢的人都願意快速跟進組織的腳步
距離,不是用長度來衡量,而是心的距離。
心的距離,不是用言語來述說,而是一種感受。
天下最大的誤會──別再找了!熱忱是刻意做出來的!
史提夫‧賈伯斯(Steve Jobs)曾說「唯一能做偉大工作的方法是深愛你所做的事。如果你還沒找到這些事,繼續找,別妥協。」
李承鵬認為,台灣不但社會紛亂、風景資源也比大陸匱乏,最大的風景就是每晚的政論節目。然而,這個「處處是傷痛」的國家的好處,就是能有人把傷痛與不堪展示在面前。
在有限的選項做選擇這不是人的自由,而是在自己發自內心的思量與對自己所做的決定做負責才是真的自由
單是優美的文字、偉大的修辭無法感動人。修辭感動人心的必要條件是,陳述者必須具備相同的內在。文字只是工具,陳述者的內在透過文字工具,引發了群眾深沈的內在,共同抵達心靈的高度,產生共鳴。
攝影是一種生活,但攝影並不代表生活。那些笑著拍照的人也許拍的不夠專業......但也許比專業的攝影人,更懂得活在當下。那,也是一種攝影。
往阻力大的地方是會變年輕的
下雨天(困境)是勇者的天下
一個人越了解自己,越能夠順利找到自己最有用的方法
培養觀察力!
在路上是一種生活方式,不是一種旅行方式
沒有謙卑就沒有接納,沒有接納就沒有尊重,沒有尊重就沒有對話,沒有對話就沒有了解,沒有了解就沒有同理心,沒有同理心就沒有愛。
這是你自己的人生,因此何不設定你自己的規則? 你可以一邊發揮自己的能力,一邊協助他人。
你不必按照其他人期望的方式來度過人生
成就一件事往往有不只一種作法
有時最微小的決定可能會永遠改變你的人生
永遠去做你害怕的事- 愛默生
即使是對的事,人們總會因為它不符合傳統而阻止你去做-巴菲特
若你限制自己的選擇,限制它在可能或合理的範圍之內,你所追求的就不是自己的理想,而只是妥協罷了。
大學就像養老院,只是死在大學裡的人更多。 Bob Dylan
每個人都會死,但並非每個人都真正活著。
對我來說,重點不是去哪裡旅行,而是出發。我是為旅行而旅行。最棒的事就是前進。 羅伯特.史蒂文森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王道
    小編是自殺者遺族於2019年短短兩個月內一共失去四位至親 我的爸爸(大頭照)阿伯阿嬤還有送往安養院的姑姑而獨自一人面對後事與往後療傷的過程。透過個人努力與大量閱讀使自己能一路攻讀公立學校 最終於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業 我所學之知識正是探討現代人們如何在複雜的社會生存以及探討個人行動的可能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