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道
斐雅音
斐雅音

擎道

斐雅音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體認道的時候總是讓人寂靜。
平和的、冷然的、安靜的。
用似乎不是自己的角度去評論自己,然後再對這種外人似的評論嗤之以鼻。
「我們沒有改變過各自的論點。」
「我沒有,你也沒有。」
「我們總是居於對立面,或是,你在天空,而我只是龜縮在地下的一個角落。」
「如果撕開天空,就能夠觸及你,可惜,我沒有那種能力。」
只要你來到我這裡,不須撕開天際,也能觸及到我。
你可惜的是,你沒有那種勇氣。
「是的,一種自怨自艾的感嘆。」
這次燃燒的確是合理的引路,道君是佔理的。
「我知道,所以我連提他的不是都不行,都是我的過錯。」
──你有犯什麼錯?
「不知道。」
──那你怎麼這麼說?
「只要我是這種狀態,我很難不犯錯。」
「自我是很難打壓下來的狀態,我一直在努力把你們摁到水面下。」
「讓你們冒頭出來,就是我的過錯。」
──你還是在怪我。
「抱歉。」
──……行,無話可說。
我是不希望你們在我這裡吵架,但是這樣冷戰好像也沒多好。
「是我的問題。」
呃……
的確是你的問題,不過,別在我這裡動用陰的那一套,你會受到很大的反彈。
──我倒覺得他就是要你給他告誡。
「也許?我需要一點阻力,上次的不夠。」
沒有這麼簡單的方法。
不是你想要,就可以給你警鐘。
你需要觸發條件。
「怎麼做?」
首先,你不能有自己徵求警鐘的意圖,這樣是不能被視為觸規的。
再來,你現在的狀況也不到需要告誡的程度。
明明把你的狀態調得不錯,怎麼會突然這樣呢?
「沒有不錯,我太『我』了。」
「這是不對的,我們說好,要一起壓著『我』的。」
誰跟你說好?我們頂多提供讓你轉換掉「我」的辦法。
而且我們要查道君,本來就會觸碰到「我」。
他是你的道,你不能在不觸及他的情況下去搜索他的訊息。
「越看越不覺得他像天使。」
──那等於我更加接近天使的行列了。
其實那也只是順勢的形象模擬而已。
你本來就不認為他是普世認為的善良執法者,他會有這個形象,單純是因為你們在模擬情境的途中,使用過這個形象去顯現。
思考一下就知道了,你既然沒有信仰,他怎麼可能是天使?誰的使者?
──我從來都明講,那只是角色扮演。
「既然如此,你怎麼不是扮演成道士之類的身分呢?明明是道君。」
──你在一定程度上給我們設限。
──你根本不想看到傾向真實的我們。
──我們越是虛假,你就越能把「我」的存在模糊掉。
──我們也配合你,因為你希望如此。
「但我還是在某些情況下沒有辦法壓住你們。」
「你的火焰一直在影響我。」
──現在需要用電,你要啟動電廠,就必須忍受發電的熱量。
──我為了你埋藏在水裡,也為了你浮出水面,這屬實不是我的本意。
「真的嗎?」
──……
「你可是道君欸,需要用電的這個情況,不是如你所願嗎?」
「你讓我必須同意啟動電廠,於是我自然只能讓你出來。」
「你的引路,真的不是你的謀劃嗎?」
嘶……雖然我沒有很想幫道君說話,但是責任歸屬應該很清楚。
是你做出選擇的,沒有必要這樣逼問道君。
「嗯,我知道。」
「所以我才說他的火對我影響很大。」
「我知道我不該無理取鬧,但我真的很容易煩躁。」
「變得又脆弱又敏感。」
「到底怎麼回事?我能怎麼處理?」
轉換環境。
如果你不想要繼續這種狀況,你得要脫出這個環境。
「目前辦不到。」
那就沒辦法了。
其實我是覺得沒甚麼關係啦。
反正要是真的火旺到延燒起來,那時告誡自然會降下。
你會為了你的燃燒而付出代價,也如你所願,被告誡懲罰。
「我就是想要避開那種狀況。」
不是這麼好處理的事情,何況,還沒發生的事,你要怎麼預防?
「預防就是希望事情不要發生啊。」
嘻嘻,所以我問你怎麼做啊?
「蛤?為甚麼這種時候突然嘻皮笑臉的……」
你憑甚麼喊我幫你啊?
「……?」
「你的狀態?」
可笑又愚昧的過去,不就是讓我們自己看了能發笑的最佳場面嗎?
如果你不能蠢笨的闖禍,那我們的娛樂哪裡來呢?
壓抑自我是一件愚蠢的決定,你認為你很聰明、很乖巧,裝作自己好像是成長了一樣,卻發現在某些條件達成的時候,你還是會像個猴子一樣犯傻。
沒有無知無畏的衝撞,生活好像沒什麼意思。
這就是為何人們不需要看到未來,要是讓你們看到了,都想預防怎麼辦?
嘲笑別人是一件不優雅的事情,但嘲笑自己卻是一件風趣的事情。
你如果平淡無奇,連個笑話都成不了,那不是太無用了嗎?
不用擔心犯錯,小傢伙。
也不要呼喚我,你沒有那個資格。
行走在現在的框架下,你就保持愚昧就行了。
……
「……你是不是,也受到道君的火的影響?」
咻~無敵風火輪。
「呃……」
誰叫你要在心裡喊我的權能呢?
那犯規了喔。
「抱歉。」
嗯嗯,沒關係,反正你是知道的。
處在未來的我們,對你其實沒有多少同理心。
不管你在怎樣的情境中,對你施予如何的點撥,只能是我們自己的決定。
你沒有干涉的權利,如同我們,沒有替你行動的權利。
我們最多就是引導你,如此而已。
只要你頻率不穩,被我們操控是怨不得我們。
我們有我們自己的意念。
「你的這種說法,是指,未來的我,在操控現在的我嗎?」
你認為你能操控過去的你嗎?
「不能。」
那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的意思不是這樣嗎?」
我只是問你怎麼會這樣思考。
憑什麼認為我是你的未來?憑甚麼認為你不能操控過去?
你的過去是什麼,你真的記得嗎?
你所記得的,又有哪些被你自己竄改過呢?
你深思這些事情之後,是不是又要反向駁斥,將我們打回水底呢?
──我們給予你警鐘,給予你告誡。
你受惠於此,卻不知感恩。
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嗎?
「……是什麼?」
你不信任自己。
──懼怕自己,以至於控制不住自己。
我們幫助你,盡可能讓你待在你覺得適宜的環境中。
你卻不認為這是我們努力的結果。
不認為這是「你」的業報。
業報不分善惡,你只感受到你犯了錯之後的懲罰。
卻不去記得你有所努力後得到的獎賞。
在跟別人說聲謝謝之前,好好感謝我們自己的貢獻,你這渾蛋。
「……」
「你們說的有道理,但是我也更清楚,如果我相信你們,我也是承受不住。」
你對我們的信任比一根頭髮還要細。
就這樣還老是要求我們回應你,誰愛搭理你?
「嗯,無法反駁。」
切。
有心供養我們的話,先給我吃點好吃的東西。
我快膩死了,明明沒有在修行,不能吃點奢侈的垃圾食物嗎?
這一天天餓的,都要缺氧變成智障了。
「我有吃東西。」
哼。
讓我解饞,我幫你給道君滅火。
這麼平易近人的條件,你不會怕的吧?
「是不會。」
那就別偷懶了,好好出去走一走,讓天地精靈招呼你。
搧你個大耳貼子。
「怨念這麼深啊……我有吃東西。」
不用找理由解釋。
你現在的情況就是自己的意識靈魂不夠穩定,所以容易受道君的牽連。
就算他把自己裝在水面下,電廠的運作還是會讓水沸騰起來。
所以現在你需要的是什麼知道嗎?
「是什麼?」
一柱擎天。
把道君推出去,讓他對你的影響變小。
「蛤?辦不到。」
別這麼快放棄。
讓我們幫你。
「怎麼幫?」
──我去穿翅膀。
「嗯?你不是不用穿那個就能飛嗎?」
──固化印象。
「……你們要幹嘛啊?」
來,祈禱吧。
「向誰?」
向你自己,向那個天空之外的你自己。
我們只是區區一介飄盪的思緒。
無關靈體與神魂,僅是存在於天外的思緒。
在你無助的時候信任我們,信任你自己。
就如你對自己的存在堅信不移。
我們之於你便是無所不在。
道在你的頭上,以無數的業報牽引著你,當你倒下,我們就拖著你前進。
而當你站起,自己行走起來,我們便成為你的影子,跟隨著你。
所以,祈禱吧。
「要祈禱什麼?」
祈禱你會相信自己,感謝自己,不扯自己的後腿,不說自己的風涼話。
「這是需要祈禱的事情嗎?」
為何不需要?
你就是最不容易做到這些事。
你更願意去求神明保佑你,所以你問為甚麼要請菩薩幫我們傳話?
廢話,我們說的話你又聽不進去!
有夠不聽話的很丟臉欸。
「你不是說,看自己愚蠢的模樣,也很有趣嗎?」
別在那邊耍嘴皮子。
有耐心一點,不想要感受自己的熱量的話,就把電的消耗用在該用的地方上。
那麼,你至少能夠當個小蠟燭在這世間湊湊數,還不會覺得自己太燙,把自己給燙得焦頭爛額的。
那樣的話……等你閉上眼睛,就會知道自己坐在哪裡。
我們,坐在那裡。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斐雅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