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

2022/09/2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被槍聲刺傷的天空,鐵灰了一整天之後,派出敏捷的眼淚獵捕最後一群剛從起點逃走的小孩。
等在弧形彎道準備啜飲虛榮的巨人們,驚呼一聲躲進臨時搭成的屋簷底下袖手旁觀。為了搶一片小小的視野,掠奪別人的空氣;拚命拉長那貪婪的眼睛盯著自己悉心豢養的寵物,甚至企圖伸進他們的未來,揠苗助長。

於是,閃電從槍聲劃破的裂縫墜下。女媧在每一個跳過邊界的心臟埋入一顆勇敢的種子,期待靈魂思考。 

我是一件腿色的嫰綠洋裝,裙擺縫了一圈跟淡褐胡攪過的暗紅色蕾絲。完美地被丟棄在風吹雨打日曬的每一個日子,青春在我的身上奔跑,每一步的踐踏,都教我遺憾得淚紛飛成花…
原文書於2008.12.31
奶油蒼蠅
奶油蒼蠅
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日日是好日,生命潺潺流動的日常裡,與書寫、與閱讀丶與禪繞、與自己丶與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