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下一個路口3-1煙花

2022/10/08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第三章 下一個路口

想像中的幸福,該是什麼樣子?

煙花

升大學考試過後,地獄般的生活終結,黎晞才開始看到外面的世界。
這些年,她錯過了年輕人普遍喜歡的連續劇、偶像團體,更在過度保守的環境裡,錯過了多元發展,以及心靈成長的機會。她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更不知道世界到底有多大。
流柊二十歲生日那天,社群網站上,黎晞故意在他上線時才留言祝賀,他也馬上私訊說:「有滿多想聊的。」
幾個夜裡,他們從手機裡傳來對方的聲音找到慰藉。
黎晞被限制自由的生活拘束怕了,北部只填了一間,剩餘志願以中南部學校填滿。
流柊雖然在北部就讀演藝相關科系,對黎晞志願選填的過程也未曾干涉,最後黎晞即將在大學開學後到南部學校報到。
無論如何,這個夏天,他們不打算錯過彼此。徹夜通話,他們漸漸重拾情感,青梅竹馬的友誼、深埋心底的愛意,填滿了兩顆曾經對感情冷漠的心。
「跟我在一起。」流柊鼓起勇氣要求。
只是回首這失聯的年,黎晞獨自承受了黑暗深淵,在畢律的帶領和陪伴之下日漸茁壯,對於流柊的生活則是由一無所知、到透過對話東拼西湊,這樣的理解,對黎晞來說不過是一片空白。於是,她想由見面敘舊開始,邀上其他共同的朋友。
*
一天晚上,黎晞在通話的同時,仰躺滑著充著電的手機,一個翻身,一時忘記充電線的存在,手機被彈回黎晞的臉上,正好敲到嘴唇和牙齒。
「啊!」黎晞驚呼。
「怎麼了?」流柊問。逐漸流出的鮮血進入黎晞的口中。
「我…沒事。」滿嘴血味的黎晞覺得實在太愚蠢,不好意思說。
「怎麼了?」隔壁的畢律因為聽到黎晞的聲音而過來查看,正好看到她的嘴角不斷滲血。
「你去打架喔?我看。」畢律堅定的語氣,使得黎晞不得不掛電話,殊不知匆忙之中根本沒掛成。擴音的手機就這樣被丟在一旁繼續收音。
畢律輕抬黎晞的下巴,跟她說:「忍耐一下。用點力咬著,止血了再說話。」塞了紗布在她的唇間。
「痛嗎?」黎晞搖頭。畢律拿下紗布後,輕輕的替傷口上藥,注意到一點酒味,問起:「又喝酒了?」
黎晞回:「嗯。有點頭痛…啊!」咬字雖然不清楚但畢律聽得懂,冷靜的跟她說:「痛的時候用鼻子呼吸,很好,我拿止痛藥給你吃。」
「可是…喝酒不是不能吃止痛藥嗎?」
「那是有可能會讓肝臟的負荷太大,你的肝功能正常,而且我給你的是腎臟代謝的止痛藥。只是你要早點睡了,不然身體會復原得更慢。」
喝了酒、受了傷、吃完止痛藥黎晞,不出五秒便沉沉睡去。回頭收拾醫藥箱的畢律背對著黎晞說:「你啊~外面的世界很大,儘管去玩吧!不要傷害身體就好。」
電話另一頭的流柊思慮著這段沒有回應的叮嚀,在聽到房門關閉的聲音後,默默的掛掉電話。
*
睽違多年的重逢,並非專屬他們倆人的相聚,另外也邀請了時流峰和室友關文。關文是流柊多年的室友,他們自國小認識、高中一起畢業、大學還一起租房。
二十歲的流柊,現在的長相正是標準的「鹽臉男」,內雙眼皮、微捲栗髮(比小時候還淺一些)、纖細清秀的臉和長腿配上低調簡約的穿著,帶點陰鬱、神秘感,宛若知名服裝品牌的模特。
十八歲的黎晞,五官比幼時更加立體,烏黑的秀髮沒有以往茂盛蓬鬆,成了自然捲不明顯的柔順直長髮,最特別的是濃密而黑的下眼睫毛,使沒有笑容的她看起來厭世又神秘。
當黎晞對上流柊的雙眼,倒抽一口氣、心跳漏了一拍,都不足以反映黎晞內心的波濤,身體像是壞了一樣,想哭、想擁抱,卻莫名壓抑著,像是八年前的那天那個沉默的離別,深怕一切終究只是獨角戲。
堂哥流峰和堂弟流柊也很久沒有見面,他們在餐桌上聊起了他們堂弟的近況,流峰順手掏出手機展示給流柊看堂弟的照片,說道:「他過得很好啊!你看他前幾天顧大樓滑手機這麼愜意。」黎晞的餘光瞥見照片確實是像是一個男孩坐在某個櫃台,但心中出現兩個疑問:木冬的堂弟是保全?為什麼畫面像是翻拍中控室的監控影像?
另外,兄弟倆每次提起老家的地點,總讓黎晞莫名熟悉,卻又說不上來。
流柊的好兄弟關文,在某一個瞬間發現流柊背著流峰偷偷給黎晞喝他喝過的飲料,觀察到從未見過的流柊的表情,他什麼都懂了。
*
孟夏,流柊和黎晞散步在百貨沒有牽起手,兩個人總是默默望向所有倒影,玻璃的倒影、鏡中的倒影、他們的倒影。約會中,他們靠近對方一步又一步。
午後,他們在房間一隅親吻,聽著七年前深夜思念對方時聽的歌,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回憶夾雜在嬉鬧之間,擁抱宛如穿越時空彌補曾經錯過的年。
不曾享受接吻的黎晞,竟理所當然的接受流柊的味道、他的吻、他的一切。
流柊挑釁的問她是不是沒氣,因為他知道她接吻時不敢呼吸。流柊溫柔的對待黎晞、呵護著,靜待她學會自然而深情的吻。
她在連身鏡前環抱他,凝視著輕聲說:「好喜歡你。」
*
一個月夜,流柊帶著黎晞到「咆嘯酒館」,外觀不起眼的酒吧,其實是邀請制的俱樂部,通常只有元老級的盛空校友才能進入的專屬包廂和娛樂空間。
昏暗的燈光、涼爽舒適的空調溫度,空氣中混和著不同的名貴香水味。一般酒吧區的音樂愜意、輕快、又帶著凡事都無所謂的個性。包廂音樂則是根據貴賓需求作播放。
黎晞在那裡認識了流柊的其他朋友,大部分都是「盛空寶貝」,也就是從國小到高中都在盛空完成學業的學生。流柊在專屬他們的空間,教會黎晞射飛鏢。
沒見過黎晞的學長進包廂看到她,向其他人問起,關文回答到:「學妹呀。」
一頭霧水的朋友追問:「誰的學妹?」
另有人回答道:「我們的學妹呀!」
包廂裡瀰漫的香水味,不會混雜,而是像百貨公司那樣自然,或許再加上一點點雪茄的菸草味。
黎晞觀察學長們的對話,其中不乏遊艇、投資、出國、潮牌、精品等關鍵字,不免覺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她想起小時候流峰曾經在校車上對她說:「書裡寫的東西又不一定都是對的!」然而中學這六年,她過著學校和家裡兩點一線的生活、埋首書堆,她也想要真正活著,像眼前的這群人一樣。
黎晞發現盛空的排外性較一般人高,許是自小就跟在特定地點土生土長的孩子有些差距。即使是同年齡的對象,價值觀、生活品質等也相距甚遠。
這個發現,還給過去的自己一個公道:返台那年,她以為是自己被「嬌生慣養」才會與眾不同,中學時期,她以為是自己痛恨讀書才會坐不住。其實,這些歧異的感受,不過是環境、特質和心智所產生,並無對錯。
然而,盛空也不是有歸屬感的地方,她認為自己無法屬於任何族群。
*
炎熱的夏天,好多次,流柊去找黎晞,只為了短暫的見面。
關文在租屋撿到黎晞所在的縣市的發票,明顯就是流柊遺落的,這個故事輾轉傳到盛空的眾人耳中,間接證實了大家的心裡一直以來的猜測。
「木冬!」某一次,玩得正起勁,黎晞習慣性的叫了流柊。眾人瞬間沉默,看向他。流柊笑了笑,問她:「怎麼了?」
「你看我第一名!」黎晞指著飛鏢說道,然後流柊跨著修長的步伐輕快的找黎晞單挑。
一旁的朋友看傻了眼,討論起國中那年流柊因為有人稱呼她木冬而生氣的事件。
*
仲夏,他們在流柊的租屋玩耍,然後一起在鏡前整理服裝,他靜靜的看著她畫眉毛,她輕輕的擁抱他看著他抓頭髮,凝視著鏡中的彼此眼神中若隱若現的愛。
他們一起出門,卻又假裝同時出現在校友會只是偶然。就像八年前,在球場上,用眼神打招呼的他們,只因不想被同學起鬨,他依然是多年前偷偷守護黎晞的劉柊;她,依然是多年前默默欣賞流柊的黎晞。
校友會後的返家途中。
「我們在一起好嗎?」黎晞終於鬆口。
「抱歉,是我之前沒有想清楚,我們不能在一起。」流柊卻拒絕了。
夏日煙火終會結束,他們的未來就是那黑暗的夜空。
黎晞無法理解,為何過了一個暑假,流柊的態度轉變如此之大,她努力的在腦海尋找蛛絲馬跡,卻意外發現流柊的身世。
小學那年,學務主任對流柊說的話、時家司機提到的線索、那張安保室翻拍的照片,她將時姓和老家的地點鍵入搜尋引擎,跳出的畫面不只是翡翠天閣這個著名建案為時家所有,而是時家跨足建築、顧問、影視等領域,全部隸屬於「天時財團」。
不知流柊是不是刻意和黎晞保持距離,大家一起玩樂的日子漸減的同時,流柊也總是提早離開。甚至流柊也不再現身包廂,連網路遊戲也不見蹤影。
黎晞在流柊帶她進入的圈子,終究不踏實、沒有歸屬感,一切的關係都漸行漸遠,若有似無。
這些年
不該相愛的時間
總是跨海的地點
即使共同的朋友在身邊
我們卻因著不同的信念
你若隱若現
我陷入深淵
心遠距離遠
窗外霧濛濛一片
等待平行線重合那一天
黎晞在日記上隨手寫下這段文字。
回想著這些日子,她和流柊毫無聯繫,他們之間的關係存在於其他人的心照不宣,都比故事本身還來的璀璨。隨後她拿起外套,去了咆嘯酒館,校友的秘密俱樂部。
她一個人坐在沒有管制的區域啜飲調酒,富家千金的喧嘩和紈褲子弟的歡呼填滿整個空間。
「欸!下禮拜夜店慶生你去不去?舞王都要去了,你也來啊!」一個穿著世界限量款球鞋的高個,將手搭在西裝矮個的肩膀上問著。
「舞王?你說流柊?」
「不然還有誰?盛空只有他稱霸夜店啊!一句話,去不去?」
「好啦好啦!欸!流柊本來就常常不醉不歸我知道,他最近泡夜店怎麼也越泡越兇,說睡路邊被送警局真的假的?」
沒聽到答案,黎晞面前出現一個濃妝豔抹的女子,妖豔的在原地輕搖著翹臀問黎晞:「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乖乖女也來酒吧啊?」
黎晞的表情從莫名其妙變成驚訝,是徐蓁!
沒等黎晞回答,徐蓁逕自說著:「哎呀~最近我們群組天天在約打鏢啦!想說來這裡這麼多次今天才看到你,很意外而已。」然後得意又輕浮的以「流柊還在等我,先走啦~」作結,踏著高跟鞋離去。

125會員
179內容數
進入一間咖啡廳,落地窗外時晴時雨,在寧靜的空間歇息、思考人生。 看似簡單的理論可能具有延伸道理;看似平凡的關係也能藏著深切領悟,我們一起在生活探索、了解自我、尋找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