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哪裡才是家2-3治癒

2022/10/0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治癒

黎晞升上高中那年,母親再婚,對象是一位脾氣古怪的醫生,膝下有一子。
異父異母的新哥哥畢律是個醫學生,與黎晞之間總有著無可言喻的距離感,另也因課業繁忙,很少回家。
畢律從小接受非常嚴格的教育,性情變化極端的父親和完美主義的母親雙雙寄予厚望。宛若人生注定窒息,他不太覺得自己需要呼吸。
「國民學長型」外表的他,有著不太長的烏黑捲髮、濃眉、雙眼皮,成長期開始就一直維持壯碩的身材,現在的年紀更是讓人覺得成熟又可靠,眉眼間的幾絲陰鬱並不容易察覺。
黎晞打從國中日漸消瘦,上了高中更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總說自己「心臟痛」和無法控制的嗜睡和失眠。
身為醫生的新爸爸為她安排的身體檢查全數正常,搞得媽媽也不相信她,認為她是為了逃避課業,或者為成績退步找藉口。
*
某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高二的黎晞,獨自一人,蜷縮在廚房的角落,臉上沒有眼淚,而是無盡的冷漠,一手拿著菜刀,另一手腕懸在半空。
「血液流乾以後,死成了,媽媽會在一個寧靜的早晨看到沒有呼吸的我,而她後悔不後悔也再與我無關。」黎晞的心中不是第一次有這些聲音,不一樣的是,她已經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了。
手腕寒毛感受到金屬冰冷的表面之時,家門厚重的鎖頭傳來轉動的敲擊聲,黎晞看向玄關,因為很肯定養父和生母都在主臥睡的安穩,她毫無頭緒。
肢體不帶什麼力氣的畢律微醺而愜意的踏進家門,遠遠的,下巴微微上揚的角度讓月色把他姣好的面容照的老亮,迷茫的眼神試圖聚焦在他陌生的妹妹身上。
沉默。
畢律花了幾秒鐘理解眼前所見,然後安靜的朝黎晞走來,把她手上的刀子輕輕放回刀架。
他替黎晞和自己各倒一杯水,技巧性的讓她為了接受那杯好意而站起來。
「辛苦了。」香水味和酒味交織在哥哥身上,黎晞這才意識到他應該是一時沒捷運回租屋才索性回來的。
她什麼也說不出來,也沒有話想跟這個從不關心家人的醫學系高材生說。
「再多活三分鐘吧。等我洗個澡。」畢律看黎晞沒有其他反應,就按著她的肩膀讓她半推半就的坐去他床上等他,忽視黎晞防備又哀怨的眼神,隨手把牛仔褲口袋的錢包扔在書桌就輕巧的把門帶上,洗澡去了。
黎晞四處張望,簡約的房間裡最多的就是醫學專業的書,看著令人嚮往也令人討厭。
媽媽並沒有因為多了一個醫學生兒子就善罷甘休,硬是把自己對醫師這個職業的期待放在黎晞身上,深怕女兒無法功成名就會被新的夫家更加看輕。
黎晞已經累的什麼都不要,命也不打算要。她想著:「如果哥哥洗澡超過三分鐘,我是不是可以走去廚房把最後一件事……」
然而,隨意用毛巾擦拭頭髮的哥哥打斷了她的思緒,拉了電腦椅在她面前坐下,畫面像極了診間裡的醫生和病人。
「有沒有受傷?」他的語氣比剛剛溫柔許多,但她不是很願意與他太親近。
「我沒事。」她看著木質地板,不擅長說謊卻也不想顯得太笨拙。
哥哥伸手把黎晞的左手翻向掌面檢視著腕關節,確實沒有什麼傷痕,反倒是手肘內側的瘀青引起他的注意。
許是看到一些針孔,畢律施加力道把黎晞的手掌扯向自己,有點意外地問她孔洞的由來。
她把手抽回來,腦海浮現多次抽血的疼痛,試圖把自己藏起來,音量比剛才還低:「反正說了你也不會相信。」
無法再與黎晞對視,哥哥坐到她身邊,一把擁入懷中,強壯有力的手反覆的順著髮流撫摸。
「黎晞…」他傾身摟著她說道:「對不起,我明明知道我爸會搞事,還讓你一個人承受這麼多…」哥哥接不下話,但越發強勁的擁抱讓她幾乎窒息,這感受讓黎晞哭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
黎晞在呼吸困難的狀態哭泣,著實越哭越喘,哥哥才鬆手取出一點距離,她逕自爬到床頭把自己塞進棉被。
觀察她漸漸平順的呼吸,哥哥確定了下:「還好嗎?」黎晞點點頭。
在畢律誠懇的關切之下,黎晞慢慢說出她的苦衷,身體不舒服、父母的不信任,加上升學的壓力,讓她苦不堪言。
心臟痛?畢律啟動腦中的搜尋引擎卻一無所獲,但他不敢對眼前的小病人有任何質疑的隻字片語,連「是心悸嗎?還是胸悶?」都說不出口。
畢律試探性的把手移到書桌上的聽診器,黎晞也看到了,眼神閃爍不自在的神情,他於是作罷,凝視妹妹的雙眼說:「身體不舒服一定很難受吧?尤其還沒檢查出來,又不能改善症狀,會很焦慮。我還不是真正的醫生,也沒有看過你的檢查報告,但是我保證會盡力幫你。」
「如果沒有聽聽看你的心音,我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畢律走向電燈開關,把頂燈切換成昏暗的燈光,接著說:「這樣好了!如果你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就告訴我,我會馬上停下來。」
比起害羞,黎晞更擔心的是畢律在檢查之後像父母那樣不相信她,但還是點點頭,臉上少了些不安。
畢律先是用手心溫熱聽診器,隨意和黎晞聊天。
聽診器碰到黎晞的胸口,金屬的觸感竟不像以往冰冷,她的身體雖然下意識地往後退,但畢律健壯的手已經輕輕繞到她的背後防止她亂動,他溫暖的手掌,紳士般的控制著黎晞的移動空間,讓她不禁倒抽了一口氣,然後試圖控制臉頰的紅暈。
*
翌日。
「黎晞!再不起床趕不上校車了!」母親從廚房大聲地叫喊。
畢律穩重的從房間走向飯桌,輕聲淡定的跟他的繼母說:「讓她再睡一下,等等我載她去學校。」母親對於這兄妹關係的變化毫無頭緒,但也不再吭聲。
*
後來的日子,黎晞三不五時就會去哥哥房間撒嬌。
「哥,我不舒服…。」黎晞拖著尾音,趴到畢律的床上。
「哪裡不舒服?」即便床就在書桌一側,畢律仍然目不轉睛的看著平板和電腦螢幕。
「全身都不舒服。」
「那你先冷靜一下。」畢律一手隨意安撫黎晞,一手草草把這個段落的筆記寫到平板。
黎晞躺在哥哥的床上,餘光注意到他健壯的手臂和專注的神情,差點窒息,趕快補上的吸氣卻讓敏感的畢律瞬間關心她:「呼吸會喘嗎?」黎晞害羞的側身背對哥哥,他卻把她的頭稍微側過去,測量她的頸動脈,喃喃著:「心律是正常的…」接著叮嚀:「呼吸很不舒服一定要直接說,不然我沒辦法及時幫忙你,知道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穩
陳穩
「生活,見微知萌。」開過飛機、待過醫療業、當過模特和老師。人生系作家,自暈體質,是心理男也是心理女。 📝閱讀書評/心理成長/航空科普/原創小說/生活感悟📖知音可貴難覓,說書只為知己,一朝聽書即為子期。✨合作邀約歡迎至文章下方留言,或請移駕至 Facebook 粉絲專頁私訊!
留言0
查看全部
Tang Free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