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選劇|無臉英雄與「帶子狼」原型?星戰外傳《曼達洛人》中的符號解讀

2022/10/1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孤獨的賞金獵人孤身走在黃沙遍野的荒地上,他手中帶著任務,向無垠宇宙的彼端走去。
《曼達洛人》作為《星際大戰》最為成功的衍生外傳之一,在拋下了天行者家族的愛恨情仇及涉及一整個銀河系的大戰後,其另闢蹊徑,著重刻畫星際牛仔老曼(Mando)的冒險之旅。值得一提的是,從《曼達洛人》中既可以見得《星際大戰》宏大的宇宙觀,又不涉及複雜的歷史線,可謂是很適合新手入門的影集。
首先,它在不內耗星戰原創劇情的同時,又賦予經典 IP 新的意義。正是因為正傳的神話難以被超越,若是一味執著於主要角色間的愛恨情仇,恐無法滿足粉絲的需求,因此深化同宇宙中的其他角色故事顯得如此重要。此外,它不去談關於曼達洛星球的過往歷史,不談曼達洛人的內戰與舊共和國、帝國的糾葛,將故事的焦點放置在主角一人上。這種作法非常利於吸引新的粉絲,新觀眾不再需要補習完多部電影才能理解影集內容,而是能迅速進入神秘的宇宙故事中。
故事的時間線放置在帝國覆滅後,新共和國正試圖恢復銀河系的秩序,儘管如此,在偏遠的星系中,舊帝國的殘餘勢力仍時刻潛伏、伺機而動。影集名稱的「曼達洛人」,即是來自曼達洛星球的民族,他們驍勇善戰,近似於古希臘城邦中的斯巴達人。而在星際大戰的世界觀中,曼達洛人的組成並非是依靠血緣,而是依靠對於「曼達洛之道」(The way of Manda)的信仰。影集中男主角老曼(Mando)接獲了帝國殘黨的委託任務,要他將身分不明的外星嬰兒帶回實驗室。原本凡事使命必達的他,卻對這神秘的外星嬰兒起了憐憫之心,並下定決心要將它帶回同伴身邊。
成為無臉英雄
當迪士尼正式收購了《星際大戰》IP 之後,在推出衍生外傳時也見得品牌間的協同效應──即與漫威的合作關係。《曼達洛人》系列的編劇是由導演過《鋼鐵人》系列的強・法夫洛(Jon Favreau)擔當重任。有趣的是,《鋼鐵人》與《曼達洛人》同為頭盔英雄,但不同於漫威英雄往往懷抱著一種理想主義,試圖依靠自己的超能力來拯救世界,《曼達洛人》中的主角卻是遊走於灰色地帶,多數時候以利益為取向,與其懷抱理想,更多時候是為了生存而行動。在戳破虛無的英雄主義幻象後,反倒反映出現實的無奈。
在《曼達洛人》中主角因奉行著「曼達洛之道」,不曾在外人面前脫下面具,因此其配戴的「T 型頭盔」便成了老曼的主要特徵。這也是整部影集最神秘之處──觀眾正在看著一位無法展露面部表情的主角演繹劇情。老曼的面具由珍貴的貝斯卡鋼(Besksar)所鍛造,金屬尖硬的外表遮掩了主角的面部特徵,每每當他登場時,眾人皆會畏懼於其曼達洛人的身份,他所代表的是「曼達洛的群體,而非他個人」。其如同一位荒野俠客,行走於荒蕪的星球上,形象剽悍而無所畏懼。於此,若將「頭盔」作為一種符號上的解讀,一方面標誌了他所屬的群體──傳說中的曼達洛戰士,同時隱藏了其個人特徵。也就是當他選擇戴上頭盔,成為群體的一員時,就相當於放棄了世俗的自我,轉而服膺於群體價值之下。
從鉅觀的角度來看,主角很多時候都面對著「自我\群體」間的糾結,整齣戲的衝突性就在於,以群體價值作為核心精神的曼達洛人,在面對內外在衝突時,會做出何種選擇?是否會為了守護自己想守護的人,進而打破團體規章?
帶子狼原型
本劇除了以神秘、身分不明的曼達洛人作為賣點外,曼達洛人身旁被網友暱稱為「小尤達」(Baby Yoda)的外星寶寶,更是掀起新一波的星戰熱潮。擁有強大原力,卻不知如何控制自己能力的寶寶與成熟老練的星際獵人的組合,近似於 1970 年代日本漫畫《帶子狼(子連れ狼)》之原型。《帶子狼》為一部設定於江戶時代的時代劇,主角拝一刀遭仇敵嫉妒陷害後家破人亡,故帶著獨子踏上復仇之路。
除了《帶子狼》外,在其他影視作品中,如盧貝松執導的《終極追殺令》(1994),也見得這種冷酷殺手與童稚幼女(子)的組合。透過將兩位不相稱的人物放置一起,形成世故/天真、穩重/幼稚的戲劇衝突感。然無論是在《終極追殺令》或是《曼達洛人》中,主角都是看似冷酷的獵手,他們彷彿置於食物鏈的頂端,張開大網等待上鉤的飛蟲。而做事這麼從容不迫、冷酷無情的獵手,終究還是會為愛而感化,成為一隻撲火的飛蛾。
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終極追殺令》裡的一幕:年輕的瑪蒂達躺在里昂的大床上,張開雙臂、望著天花板,向對方告白道,自己能因他感覺到愛,「在肚子裡,暖暖的」。正因為還有著童稚的天真,才無懼於將內心澎湃的情感坦露出來,重新教會了大人如何去愛。也正如同《曼達洛人》中,曼達洛人與外星寶寶間如父如子的情誼,表面上是幼子被大人所守護,但從內在來看,卻是幼子以一種毫無保留的溫暖治癒成人內心的傷痛。當歷經風霜,知曉人間險惡的曼達洛人,遇到呆萌的外星寶寶後,他甘願為了寶寶卸下頭盔,放下固有的原則,展露內心的情感。
結語
作為一部成功的外傳影集,《曼達洛人》能獲大眾喜愛絕非偶然,特別是該劇透過多層次的細節營造,帶給觀眾新的觀劇體驗:
從視覺上,星際怪物們形象塑造上的仿舊、復古感,在融合了科幻星際風格後,仍維持著 80 年代太空電影基調;從聽覺上,其透過低調沈穩的配樂,帶出荒野俠客身上的冷峻、冒險氣息,有別於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在星戰電影系列中激昂的樂調,從配樂中便能充分區別出正傳與外傳。甚至在結尾處,以美漫的視覺營造,創造出彷彿在閱讀漫畫的刺激感。
作為觀眾,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那浩瀚的宇宙中,曼達洛人仍乘載著他的剃鬚刀號(Razor Crest Spaceship),穿梭於神秘的銀河系間。
全文劇照:IMDb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6K會員
1.7K內容數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