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空中飛人 但我不想環遊世界

2022/10/2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22/10/13,因疫情封鎖兩年半的邊境大門總算敞開。回國終於不用再關禁閉,周遭親友們雀躍的心再也按捺不住,IG、FB再度被來自世界各地的網美照洗版。
大家都說:「自由空氣真好!」可為什麼我卻開心不起來?
記得很久以前看過的電影片段:一位老囚犯在獄中生活了二十幾年,好不容易盼到假釋,卻在出獄後沒多久上吊自殺了。
當時的我無法理解:自由不是件好事嗎?為什麼好不容易脫離牢籠就要結束生命?
經過兩年多的半囚禁生活,一夜之間恢復自由身的當下,我好像有點懂了……
未來看似萬里無雲、無邊無際,要面對的恐懼之牆卻比天還高。
恐懼一 嫉妒心
當周遭同事親友紛紛化身網紅,出入國外各大景點拍照打卡。說不羨慕嗎?怎麼可能!
當別人開心地抱著滿滿荷包出國解放身心時,不禁懊悔疫情期間受不了種種防疫限制的自己,以疫情當藉口不去上班。也沒有好好運用沒有上班的日子研究投資理財、兼職斜槓培養第二專長。好不容易盼到自由,殘酷的是錢包厚度輕薄如紙,儘管羨慕嫉妒恨卻也無可奈何。
疫情期間吃不了的苦,落後大家的存款進度只能在疫後付出時間加倍奉還。
恐懼二 我真的自由嗎?
想當初仗著年紀輕,不怕熬夜永遠不累,藉著工作之便用力飛用力玩。加上員工福利,還能帶著家人用比一般人更優惠價格踏遍大江南北
出門在外只要說出任職的公司、職銜,輕輕鬆鬆就能收穫眾人羨慕的眼光。
然而頻繁的差旅生活不利成家。年紀漸長,想要結束漂泊生活,無奈其他職缺的報酬連餵飽自己都嫌勉強。
看似自由之身,不過是自願套入眾人期待與鈔票結成的鎖鏈。
恐懼三 迷惘
不可否認,當了兩年多的薪水小偷不為別的,圖的不過是薪水比一般上班族高,只要一人飽全家就飽。
可是,如果哪天這個「家」不再只有我一人,現在賺的還夠用嗎?
如果增加工作時間,三年五年後,體能狀態能適應目前的工作強度嗎?
就算體力、薪津可以維持現狀,生活只剩下工作的型態,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嗎?
比起揮霍爆買大撒幣,在小小租屋處添購實用家電就可以開心很久很久。
比起他鄉的大山大海、山珍海味,最愛、最常去的地方,不是熱門打卡地,反而是有生活感的小鎮,路邊不知名的咖啡館或麵攤,還有飯店鬆軟的枕頭山。
在台灣,我已有暫時棲身的租屋處。屋子傢俱雖非新品,但足以應付日常所需。
出差時公司安排下榻的旅館,少有赫赫有名的五星級酒店,不過房間乾淨整潔、伙食飲水樣樣不缺,沒什麼好挑剔的。
作家吳爾芙曾說道「女人若要寫作,就要有錢、有自己的房間。」
現在世界各地不怕沒有落腳的地方了,就只差願意動筆的女主角而已。
我是飛人,什麼時候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窩,而不再只是環遊世界羨慕別人的家?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Coffee Tea & Me
Coffee Tea & Me
27追蹤者
87內容數
專門勸退懷有空姐夢的沒良心阿姨
勸退對航空業憧憬的—嗜茶咖啡如命的空中上班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