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綠菊與綠菊之戀

2022/11/0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多年前,我曾參觀台北士林官邸的菊花展。各色菊花讓人目不暇給,比成人手掌更大的白菊花,健壯肥碩,猶如雄糾糾氣昂昂的軍人,氣勢不凡。也有指甲大小的嬌小菊花,粉紅鮮黃,嬰兒般的惹人憐愛。少見的花辦花型讓人大開眼界,放射狀、針狀、球狀等等。還有一株白色的大立菊好像倒蓋的碗公,開了一千多朵,相當壯觀。秋日若有機會至台北旅遊,免費的菊花展值得一看。惟最好避開假日,遊客過多太掃興,再美的花都難免減色。
全場美不勝收的菊花,我印象最深的是綠菊,花色淡綠,顏色比葉子稍淺,好看卻不太顯目,若遙望未走近,可能以為那幾株菊花根本沒開。綠菊種在花盆,看來淡綠是原本的花色,並非因綠色墨水或噴灑等外力染色,不知台灣人是怎麼種出來的。據說綠菊在宋代有紀錄,遺憾後來失傳。菊花展主辦單位沒幫綠菊取些好聽的名字,亦非宣傳焦點,綠菊立於展場一角,未見圍觀人潮。後來我得知台北某些花店也出售綠菊,價格平實,看來綠菊在台灣沒被炒作,只是一種菊花。
金庸的《連城訣》,有一段由綠菊牽引的戀情。落拓江湖的武林人丁典喜歡花卉,參觀漢口著名的菊花會,隨口品題可惜缺了綠菊,身後小姑娘自豪家中的「春水碧波」、「綠玉如意」,豈是平常人輕易見得?丁典回頭,只見一位清秀絕俗的少女正在賞花,一身淡黃衫子,人淡如菊,身旁跟著一個丫鬟。幾經周折,丁典與這位官府千金凌霜華結下情緣。兩人雖身份殊異,難得情投意合,奈何造化弄人,丁、凌未成連理,只求合葬,期待來世結為夫婦。
《連城訣》裡的人際關係令人心寒。親如師徒、親子、夫妻,卻因種種利害盤算而各有算計,出賣、背叛、傷害至親不算什麼,除了自己,誰都無法信賴。在這樣的氣氛之下,丁典臨終口述的戀情,會不會只是丁的一廂情願?狄雲為了合葬丁、凌,打開凌小姐棺木,發現凌小姐在棺蓋留下遺言,證明丁、凌之戀確實情深義重,至死不悔。無論社會風氣如何爾虞我詐,人間仍有真情,不失為讀者的一點點安慰。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