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小校異聞錄-13

2022/11/1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校長!妳看看我們,看看我跟竣育,難道我們還不夠盡心盡力嗎?難道我們還不夠認真努力嗎?
第二天的課程是在我們學校旁的仙園溪生態步道導覽,認識在地生態及保育知識。由於時間不能壓縮到午餐及下午的課程還有對方要回到台南的路程,我跟竣育又再度開啟仙園Uber模式。你說遊覽車呢?山區路小不易迴轉、會車,而且生態步道就在我們學校旁邊,遊覽車早就躲起來休息了。
再一來一往的路途上,腦海中又浮現長老對我的期許,即使再累也必須撐住,心想:「牙一咬,快要中午了,快要可以把他們送回家了!」於是在課程進行的當下,我也默默在倒數計時。
學生們結束上午的課程後,還在視聽教室開心的互相討論,雖然大部份都是再討論剛剛看到的事物,但討論回到家中要玩什麼遊戲的聲音也悄悄地穿插其中。內股的老師們可能有點疲憊了,對於學生的討論也不再像第一天這麼嚴謹。
午餐時間,校長終於回來了,對於她這兩天的行程,我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去哪裡了?只知道應該是去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議,畢竟我要顧好自己都很困難了,哪有心裡去了解她的行程。不過校長的出現,讓一切從簡的竣育、李組長、我所組成的三人小組頓時緊張了起來!
「李組長您好!這兩天小朋友的學習還好嗎?」看來校長是先找對方發問了,我跟竣育躲到視聽教室的後頭,深怕又有我們的局!
「一切都很好,郭主任跟巴萊茵老師都很協助我們,真的太謝謝校長這次給我們小朋友有機會學習!」李組長不愧是在教育界多年了,一句道謝就把主線拉到已經躲得老遠的我們兩個身上。
校長笑著看向我們,眼神卻飄移到了視聽教室後方的牆壁上,這牆上的佈置不知何時掉了下來,但卻又不完整的落下,而是形成一個尷尬又難看的「吊飾」,這對校長追求完美的性格,無疑是個眼中釘。
「那個牆壁上的裝飾什麼時後掉下來了?」校長來到我們面前小聲的對我們抱怨。
雖然我知道這可能不是一個很好的畫面,但我跟竣育已經忙碌了兩天,卻沒有一句:辛苦了!反而是一個小小的黑點就蓋過了我們的辛苦,我的心裡湧起了一股力量告訴我要說出來:「校長!妳看看我們,看看我跟竣育,難道我們還不夠盡心盡力嗎?難道我們還不夠認真努力嗎?」
雖然我的語氣很平靜,不過還是讓人感受我的憤怒。校長瞬間愣住,竣育更是瞪著的眼睛看著我。再平靜了幾秒鐘之後,校長首先恢復,很平靜且帶著微笑對我說:「我知道你們辛苦了,但是我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說完她就離開了視聽教室。
校長離開後,竣育馬上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對校長說話,你也太猛了吧!」
「我知道可能有點不禮貌,可是兩天下來我們忙到翻過去,那個裝飾掉下來又不是我們弄的,為什麼不能說!」也許是為了這兩三月的壓力有個出口,我一口氣把內心的話全部說出來,畢竟其他導師們也沒看到他們像我們一樣在處理這種專案計畫,這讓我更有一種相對剝奪感,難道撐得住就要拼命接招嗎?
「算了,說了就說了,也是要讓校長知道我們遇到的困難啦!我們先處理完這場活動完再說吧!」竣育小小的安慰一下,此刻我覺得剛剛我說出的話或許真的衝動了一些。
我默默的走到校長室旁,校長一見到我便把我叫了進去。
「我知道你跟竣育這兩天辛苦了,要接待內股的師生,還有課程講師的聯繫,這一切真的辛苦你們了!不過也許我們可以再做得更好一些,我希望你們能夠拿出更多的熱情與嚴謹去讓每個來到仙園的人都感受到你們的態度。」校長緩緩的對我說。
「校長,這些我知道了!」我沒有任何情緒的說完這句話,反正我內心的話也已經說完了,也不必再多說。我對校長表示要去完成今天活動的尾聲,等等還要帶他們去體驗客家擂茶的課程。校長又恢復充滿幹勁的對我說:「加油!」
下午的課程是體驗客家擂茶是整場活動的尾聲,對於擂缽中美味茶香我沒有特別的興趣。我只想要秒針跟時針可以轉快點,讓我可以回宿舍休息!老天像是聽到我內心的聲音一樣,在我回頭的一瞬間就已經是下午兩點整。
學生趕忙收拾好桌面上的工具以及隨身的行李,最後也不免俗的需要再來一張大合照,隨著學生們一個個上車對我們說再見,兩校在夕陽下揮著手向對方道別。至此,我心中的大石總算放下一半了!
遊覽車開走後,我大聲的說:「他們終於走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巴萊茵,你是不是忘了還有明天?我們還要辦108課綱的族語研習喔!」校長笑著說出殘酷的現實並打破我的美好幻想。
好吧,明天繼續努力!至少城鄉共學的階段性任務完成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巴萊茵‧歐拜
巴萊茵‧歐拜
巴萊茵‧歐拜,這是我身為一位賽夏族最原本的名字。我是一個文化工作者,同時也是一位偏鄉老師,我想把自己熱愛的故事分享給大家。希望大家能夠多認識賽夏文化與偏鄉的故事,也多多支持辛苦的文化工作者。2022年開始不定期更新,希望舊雨新知多多包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