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紐西蘭來的有婦之夫 Day3~4

2022/12/04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與Z在一起的第三天,我們白天即與昨晚才回來的B道別,
往新莊方向尋找適合攔便車的點。走了一段路後,
約莫過了近十分鐘攔到了一台正要送貨去附近工廠的大哥,
到達送貨點後我們幫他把貨搬下來。
他後來把我們送到土城交流道,我們繼續攔往南下的車。
我們很順利地攔到了一台也是要往新竹市區的車,
車主從事廣告相關行業,但由於是Z在前座與他互動,
我沒有干預太多。他把我們放在新竹火車站附近,
我們慢慢走到樹匠創意蔬食,
準備參加她們這天下午的小市集與在地歷史文化的導覽。
--
一到樹匠便看到大樹忙進忙出,跟Yoyo打聲招呼後,
我們把東西暫放在裡面,因為攔便車很順利,到時時間還很早,
Z就說他想找咖啡喝,因為他習慣每天早上喝一杯。
我們走了一段路後到了一家咖啡店休息,
Z點了杯摩卡,但送上來時卻是黑咖啡,
對咖啡很講究的他跟店員確認,但礙於店員不太會英文,
我擔任中介幫他們溝通。原來這黑咖啡的名字叫摩卡,
並非是以摩卡咖啡的方式製作,Z對我小抱怨了一番。
--
我是屬於有無線網路就能宅一整天的類型,
由於Z也需要與家人連絡和處理自己的事務,
我們在咖啡店待了一段時間。不過他還是想試圖與我聊天,
他說到他喝完後還想出去逛逛,問我要不要一起,
因為當天實在太熱,我回應希望直接等到市集開始,
我們再徒步回去就好。他竟然回一句讓我超傻眼的話:
「You smell like vegina.」,我甫聽完用很猙獰地表情看著他,
他竟還特地拿Google翻中文播給我聽:「妳聞起來像陰道。」,
我聽完表示不悅,結果他居然回:「在紐西蘭這樣講很好笑」。
--
我記得在第一天爬山,他講到他老婆的時候,
他竟然只是稱讚他老婆的外貌有多美,內涵完全沒講。
所以我已經確定這傢伙根本就不是為了無私的愛而來,
無價擁抱這行動對他來說,
主要並不是希望找到方法讓所有女性和子女都能安然活在這世界上,
而是或多或少能滿足他各方面慾望和優越感的工具。
我從第一天觀察他到喝咖啡下來,他的言行舉止已被我看穿,
他就是一個完全不知道自己處於種族及性別優越的既得利益者,
我暗自希望以後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瓜葛,無奈這段旅程還有二天。
--
下午參加了樹匠與他們好夥伴合辦的一個市集,
他們提供了老玩物的遊戲,我們也一同下去參與。
永久停業 樹匠創意蔬食 107 則 Google 評論 $餐廳 地址: 300新竹市北區中央路43號 你 4 年前到過這裡
進行一段時間後,今天要接待我們的沙發主來了,
是一位從巴拉圭交換來的清大學生:F在台灣待了兩年,
中文已經到可以正常溝通的程度,
聽到他說中文我表現訝異的表情讓他感覺大驚小怪了。
市集之後是個文化導覽,由於解說的內容太過家族歷史,
我們三人聽到一半決定脫隊閒逛。走到新竹迎曦門附近,
Z看到有群學生在練舞,主動與他們打交道。
後來我們逛完後回到樹匠吃晚餐。
--
F騎機車回去後,我與Z搭公車過去清大與他會合。
他的喜好是釣魚,由於是Z找到的沙發,我與他沒什麼共通點,
跟他用中文介紹完禮物經濟後,他看起來也興致缺缺。
後來Z與他交談,他其實也沒有表現很積極的感覺,
看來他的調性大概就是這樣。F拉了兩張床墊,我與Z今晚就睡在客廳。
Z後來跟我說到他剛在公車上有寫關於我的詩:
「The love from his free hug is his drug
他充滿愛的無價擁抱是他的毒藥,
A gift from above like a dove its love
這份禮物有如鴿子帶來的愛
Like a dove it is pure, the cure nothing truer
純淨如鴿,真切療癒。
His love is a drug in the form of hug
他的愛是種擁抱形式的毒藥,
No strings, or things just love it brings
沒有任何引線,就只是帶來愛
The things and the strings mean nothing to him
任何引線或其他事物對他而言都沒有意義
Nothing not one two or three, but you and me
不是一個兩個或三個,而是只有我和妳
Not tea nor a fee, just something free
既不需要茶也不需要小費,就只是無價
Free from mind thats Entwined in stuff rewind
讓無數被纏繞的思緒重整
Go back to the start
回到最初的樣貌
The love from his free hug is his drug.
他充滿愛的無價擁抱是他的毒藥。」。
我感謝他送給我如此有趣的詩,但這並不影響我對他的評價,
同樣的,我對他的評價也不會影響我對待他的方式。
--
隔天一早我們便先行離開F的家,
吃完早餐後,我們前往清大附近的交流道攔車,
但由於車流太過複雜,攔了一小時才終於攔到一台車。
他只到過一個交流道的頭份。到了頭份交流道後,
我馬不停蹄地繼續攔車,Z則表示他有些疲憊,
他先到對面的麥當勞休息,我繼續攔車。
不久後他回來,說明他因為太陽曬太久,
感到身體不適,決定想先行回去台北。
我當下想要幫他攔一台北上的車,因為在交流道附近,
我有些大聲地跟他說明狀況,他感覺到我很生氣,
但事實上我只是希望他能夠盡量用不花錢的方式離開這而已。
不久攔到北上的車,Z上車與我告別後,我回程的際遇才正式展開。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Ia̍pPhokHiân,named Alfred Ye,Kha-ta̍h-chhia跤踏車. 2012~14年推廣#TheVenusProject#維納斯計畫;2015~16在島各地Free Hug,創造#性不別愛無主#sppabc;2017~22 Keng-êng經營#tâigí台語tâi台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