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被以為是維京圖騰的東東

上週日一位會在動脈上刺青「動脈」的朋友傳訊息來問:

:「你知道這是啥嗎?」
:「恐…(想了想不對,這個不是恐懼之盔 (Helm of Awe),而是另一個很像的什麼?)…」
查了一下資料。難怪,想不起來怎麼講,根本沒有中文的一般翻譯…這個符號稱作 Vegvísir,以冰島文音譯是「維格比希爾(之後就稱之為「羅盤符文」好了)」;收錄於冰島的《胡德抄本 (Huld Manuscript)》。
  對於盧恩符文/弗薩克有興趣的朋朋們可能已經看過這個東東,也常常以為這和盧恩符文系出同門,而且是維京人的產物。不過,老實說這和一般在盧恩占卜常見的 24 字盧恩符文及維京人都八竿子打不著。要徹底講清楚它是一大挑戰,底下簡單介紹一下它的來歷,以及相關的誤解就好。那我們開始吧!
  原本想這麼說的,然而就在同一週,和友人一起去逛了一圈威士忌專賣店,碰巧遭遇架上這一支 — — Flóki — Icelandic Young Malt — — 又是 Vegvísir。於是我決定偷懶介紹這款具羊屎涵養的威士忌就好(並沒有)。這支酒的商標設計頗有巧思,除了用古弗薩克寫了一圈明明是現代冰島文這部分很假掰之外,寓意確實相當豐富。豐富到我好像連弗洛基 (Flóki) 本人都得提一下。
  於是,想想礙於表達媒介的限制;打算把對於 Vegvísir 的簡介放在這裡,至於弗洛基與開拓冰島的故事就留到之後會上線的 Podcast 節目上。那我們重新開始吧!
我會以以下幾個點逐一展開▼
  1. 維京人與冰島
  2. 冰島符文
  3. 恐懼之盔
  4. 羅盤符文
  5. 現代魔法的應用與誤解

1. 維京人與冰島

冰島是怎麼被維京人發現的呢?就像哥倫布重新發現美洲那樣(為什麼是「重新」?因為至少在歐洲史的脈絡中,很有可能第一個抵達美洲的也是維京人),一切純屬意外。九世紀中葉,一群維京人(挪威人)原本想去法羅群島 (Føroyar) — — 一個當時維京人用來養羊或當航海中繼站的地方 — — 結果迷路走過頭(大概就像騎車很快的時候用 Google 導航會發生的事),展開了一小段冰原歷險記,這個地方就是冰島。
  爾後這片為探索區域被許多同鄉知道了,島上的人口越來越多(這間接誘發了之後維京人向西發現格陵蘭與北美洲)。島民通常來自挪威與愛爾蘭地區,許多是奴隸或亡命之徒,也聚集了基督徒及其他各種不同信仰的異教徒。
(儘管我們有所謂「北歐神話」的說法,然而那基本上是硬拚硬湊的產物,不同地方的神話與信仰體系多少都有差異。像是可耕地較多的地方多崇拜庇佑豐收的神祇(如弗蕾 (Freyr)、弗蕾亞 (Freyja)),農業不發達的地方則可能崇拜奧丁 (Odin) 或索爾 (Thor) 等與航海、戰事較直接相關的神祉。)
  冰島最初幾乎可說是完全宗教自由的,直到維京人衰落後,基督宗教的影響力才越來越強。基督宗教帶來了便於書寫的文字(拉丁文)以及重視教育的文化。(相對來說,盧恩文字並不那麼適合書寫。)而魔法書與民間詩歌即是在天主教時期才比較完整地記錄下來。「恐懼之盔」與「羅盤符文」是在如此背景下創作出來的。

2. 冰島符文

冰島符文就形式上來說,也受到歐甘文 (Ogham) 的影響,也就是古凱爾特的書寫文字。(前一節提到愛爾蘭,正屬於凱爾特文化圈的重鎮。)絕大多數的符文使用都訴諸特定的有限效果(像是驅趕疾病或索求其他特定事件的發生),該類型符文在使用目的完成後必須銷毀。
  因此,多半也以殼蟻輕易被焚毀或破壞的載體為主(木片、獸骨、獸皮等)。這也是為什麼考究起古符文魔法的難度非常高,畢竟很少有相關物件遺留下來。古弗薩克 (Elder Futhark) 的魔法記述更是絕跡,而幾乎不可能再於現代重建。(除非妳加入「魔術協會」?)
(順帶一提,相對於有限效果的符文,類似於永久效果的符文也沒那麼罕見,只是通常不是太有趣。載體是巨石的雕刻就屬這一類型。內容通常都是被動的;像是「誰若搬遷或摧毀了這塊石碑,將會不得好死!」之類的。)
  冰島符文的體系約在十七世紀整理起來並趨於完備,透過現今留下的古抄本能夠部分地回溯出那些符文的使用目的。符文一般都是服務於當時冰島人會在乎的那些生活中的各種疑難雜症(例如避免牛隻遭竊盜、對抗黑魔法或惡魔)。
  從冰島符文中殼蟻觀察出一些與盧恩文相似的軌跡,但由於基督宗教的影響已經深入民間生活與文化傳統,許多基督宗教元素也牽涉其中,而難以截然區分開來。
  雖然許多魔法譜中都有出現盧恩符文,然而,大多數的魔法譜都是 17 世紀以後由冰島人結合東方(泛指卡巴拉、亞伯拉罕諸教祕主義)與西方的魔法施作所構成的混合體。內容包含天主教觀念或圖騰,甚至卡巴拉秘數理論及計算公式,也可見基督宗教神話中推崇的幾位聖賢(所羅門王、聖約翰、大衛)。
  至此,這些魔法譜也當然不大可能在維京人身上出現。儘管維京時代已經有基督宗教的廣泛傳播,而盧恩符文終究是異教信仰的符碼。

3. 恐懼之盔

礙於恐懼之盔常常與羅盤符文搞混、關係不明。因此,還是先略為介紹一下這個同樣受廣泛喜愛的符文。
  恐懼之盔有八臂與四臂等兩種表現形式,其名稱出處來於齊格飛 (Sigurd) 傳說的〈法夫納言 (Fáfnismál/Fafnismol)〉,該篇章收錄於《詩性埃達 (Poetic Edda)》,圖騰類似船舵。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 13 世紀左右,北歐人才開始使用船舵作為操作船體方向的設計,原本則是以船尾的固定船槳來控制。 無論如何,15 世紀以前並不存在這種圖騰,維京人使用的相關符文的原始形式,目前仍尚未有明確的出土文物可指引之間的關聯性。
  齊格飛手刃法夫納 (Fafnir)(龍)後,贏得了尼伯龍根 (Nibelungen) 的寶藏;恐懼之盔 (Ægishjálmur/Helm of Awe) 便是寶藏之一。這或許並非實質存在可佩戴的頭盔,而是獲得某種精神上的加護。據說,在額頭畫下該符號殼蟻施加恐懼在敵人身上,尤其克制蛇類。
  然而,「龍」作為邪惡生物的形象,在古日耳曼異教中不存在(甚至普遍崇拜蛇,因為蛇象徵生育)。作為有翼之蛇的龍象徵了邪惡生物,這類想法合理推測是從亞伯拉罕諸教中取材的(伊甸之蛇對夏娃的誘惑)。這故事老掉牙到讓我得了癌症,就不說了。
  提醒一下,文章開頭提到羅盤符文出自《胡德抄本》,恐懼之盔則不是,年代估計更早;除了《詩性埃達》儘管提到了這個東西,但符文圖騰的收錄卻是在另一本紀載於 17 世紀冰島的未知作者所著 — — 《魔法手抄本 (The Galdrakver Manuscript),修復後編號:Lbs 143 8vo》 — — 據說恐懼之盔正是羅盤符文的原型。

4. 羅盤符文

終於來到主角,讀到這裡的諸君真有耐心,給妳拍拍手。「Vegvísir」在冰島文的字根上殼蟻拆解為「道路 (Vegur)」與「指示 (Vísir)」;恰如其分地象徵著羅盤的作用。在《胡德抄本》中記述的效果是「配戴此符文者將不會在暴風雨或惡劣的天氣中失去方向,既使不確定要去何方亦然。」在現代神祕學也有「不在人生旅中失去方向」的衍生意義。
  最早可能確實僅僅是以保佑航海平安之用;一種精神的保證,讓航海者可以感到安心,堅信自己將會安全地抵達旅程的終點。值得注意的是,正如恐懼之盔,沒有任何證據指出這份符文在維京時代或更早期就被使用過。
  回頭過來說說為什麼我覺得這瓶身上圖案的設計很好。除了三隻烏鴉與弗洛基(冰島最初的拓荒者之一)表達的意象外,在羅盤符文周邊盤繞一圈的盧恩文字:「ᚻᚢᛖᚱ᛫ᚢᛖᚷᚢᚱ᛫ᚪᛞ᛫ᚻᛖᛁᛗᚩᚾ᛫ᛖᛒ᛫ᚢᛖᚷᚢᚱᛁᚾᚾ᛫ᚻᛖᛁᛞ」。以現代冰島文翻譯則是:「Hver vegur að heiman er vegurinn heim.」
  可能有些已經對盧恩文字(或至少在古弗薩克上)有認識的朋朋們會納悶,為什麼「ᚢ」會發「v」的音呢?不是應該是「u」的音才對嗎?
  須知維京人或更早的古日耳曼人並不是以盧恩文字作為日常的書寫文字,只有極少數有頭有臉的人物知道如何撰寫或閱讀;平時一般民眾皆以口述等語音形式記錄或傳誦事情。
  在許多出土文物中皆可見這些以聲音辨別文字的案例;例如「我聖化 (I consecrate)」這個動詞,盧恩文字就曾經出現「ᚢᛇᚢ」、「ᚹᛁᛃᚢ」、「ᚹᛁᚺᛃᚢ」、「ᚹᛁᚺᚷᚢ」等書寫方式。有時礙於其他使用盧恩文字的族群在自然發音上缺乏「v 」和「u」的區別,也會簡化成他們所屬之語言社群內殼蟻讀出的唸法。
  那這段文字是什麼意思呢?出自一句冰島諺語,翻譯成中文是「從家出發的每一條路都是回家的路。」再想想羅盤符文的涵義,是不是很有相互呼應的感覺呢。一方面,這句諺語也在某個層面上展現出維京人的特色或精神:「不論在什麼地方都有辦法適應,讓那裏成為自己的家。」
  這不是說說而已,實際上在維京歷史上,這是真實確鑿的事。從西方北美洲、到地中海沿岸與法國北部、東至基輔羅斯王國都能找到他們的聚落遺跡。
  有朋朋可能想知道更多有關羅盤符文的圖騰意涵,畢竟八臂都有其獨特的紋理。不過,很遺憾地我必須向諸君報告一下;有關這個符文更豐富的意涵目前還是不明的狀態。
  儘管在《胡德抄本》中找到許多穿插於拉丁文之間的盧恩文字;但羅盤符文本身沒有明顯可對應的盧恩文字。(有趣的是,在其他目前已經出土且成功修復的冰島符文書當中,有許多圖騰都有相似之處。)如果有朋朋考據到足夠解釋其中一槓符文的資料,希望殼蟻不吝分享!

5. 現代魔法的應用與誤解

維京人不會知道冰島符文

綜合上述,幾項有關維京人的迷思便迎刃而解。首先,維京時代嚴格來說是從 9 世紀至 12 世紀中結束;因此,在此之後才被傳誦、記述的符文,至少在尚未有其他出土文物提供佐證之前,沒有什麼理由相信那是屬於維京人的東西。
  在這個意義下,不論是恐懼之盔還是羅盤符文,都與維京人沒有直接關聯,而是冰島的獨特傳承(或許一部分也與丹麥相關,這兩個地區基於政治因素關係密切)。

冰島符文不完全出自北歐神話

儘管在冰島符文的諸多手抄本中能夠找到許多古北歐神話中赫赫有名的神祇大名(像是奧丁、索爾),但也同樣收錄了許多泛基督宗教的元素在其中。因此,嚴格來說冰島符文是結合了古北歐信仰、維京文化與基督宗教神秘學及其他東方術式的魔法實踐。

冰島符文與盧恩符文沒有直接的繼承關係

現代神祕學重構的、以 24 字古弗薩克符文展開的魔法譜甚至連維京人都不見得看得懂,遑論去使用它。維京時代普遍使用的是經簡化(餘 16 字)並且產生型變的後弗薩克 (Yanger Futhark)。
  此外,盧恩文字作為一種書寫文字,也有明顯區域性演化的傾向(不同地區有不同寫法或發音)。儘管冰島魔法譜抄本中殼蟻窺見許多盧恩符文穿插其中,但其確切的源頭已不可考。

承上

所以妳就知道市面上常見的以羅盤符文為中心,又環繞一圈 24 個盧恩符文(古弗薩克)是一件多麼莫名其妙的事;這完全是現代神祕學重建的產物。但這也是我個人的看法,也許她們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吧。
這一篇文章對於完全沒有接觸過盧恩符文、冰島符文,又或者不太熟悉維京文化、北歐神話的讀者來說,大概會有點難懂。不過,也是剛好最近有這些際遇,想趁機紀錄一下。之後會努力以更平易近人的方式介紹一些基本的詞彙。那就先這樣啦,我要去喝 Flóki 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看待「北歐神話」、「盧恩文字」、「維京人」的態度有點認真的那種人。
關於北歐神話、盧恩文字/弗薩克文 (Runes/Futhark)、維京人、異教 (Pagan/Heathen) 的報導與創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