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寧回憶:那年跟190的球星在一起

2022/12/0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認識契機

國際交流

那年寧海大學二年級,不同於一年級,她試著在一些交流活動尋找理想的自己。那是漫長的探索,從不同朋友的身上尋找優點,並將之集於一身。一場將近一個月的國際交流,也大大影響了寧海的所思所想。

牆壁先生

安德烈,身高190公分,身材壯碩、五官立體,而且還是頂大的頂尖科系。他個性開朗,生活風格自在,人際關係單純。雖然有著諸多傲人頭銜,他的日常態度並沒有偶像包袱,甚至相對低調。交流活動期間,或許是太過聰明,安德烈有些時候會出點古靈精怪的主意,調皮但也有趣。
各式各樣的參訪和體驗活動,他們團隊出入室內外不同場所。一些較為壅擠的地方,對安德烈而言就不太方便,有時候他會自己撞到頭,有時候他會被別人撞到。「撞到過他」的女生們總是說感覺很像撞到牆壁,於是他就有了牆壁先生(Mr.Wall)的綽號。

夜半覓食

交流環島的其中一天夜裡,寧海、安德烈以及外籍朋友們暫居偏鄉的香客大樓。
深夜,寧海從滿是霉味的棉被鑽出來,去廁所的路上經過男生們的通鋪,遇上翻找行李的安德烈。昏暗的走道燈光下,他倆對上眼。
「欸!你有沒有可以吃的東西?」安德烈盡可能的壓低音量,用氣音問道。
寧海聽不太清楚,揚起眉毛,身體湊上前,悶哼的發出聲音:「嗯?」
安德烈索性直接邀請:「陪我去雜貨店。」香客大樓的地點著實偏僻,別說速食店了,連便利商店都在幾公里外。餓著肚子的他,剛剛摸黑查到的網路資訊,只有幾百公尺外有一間不確定有沒有營業的雜貨店。
半夜十一點的台東,夜色中隱約透著藍光,比起路燈,更亮的是各家戶客廳中的神壇紅光。安德烈沒有注意到寧海的不安,他滿腦子想著等等要吃餅乾、麵包還是甜品。
狹窄的貨架之間,安德烈一個回頭,寧海就不見蹤影。
「你在找什麼嗎?」寧海仰頭問他,他才低頭看到寧海。
找你。「噢!沒有,還在想要吃什麼。」安德烈說。
回程的路上,安德烈問了寧海的身高。「我差不多166吧!」她自然而靦腆的回答。他則思索片刻,又看了一眼寧海的鞋子,才說道:「啊。應該是你穿夾腳拖,難怪剛剛覺得你變矮了。」她對於這段安德烈的恍然大悟獨白有些不解,想著他是不是餓昏頭了,便也沒有追究。

日常

交流活動之後,寧海的好友發現她被標註的側拍照片中,高高的牆壁先生都在她附近。她將照片來回點擊查看,先是隨意推測說道「巧合吧!」後來竟越想越在意,才開始認真思考:「真的假的?有可能嗎?安德烈欸!」
結果不是巧合,安德烈喜歡她,而且他們在一起了。
小說|寧回憶:那年跟190的球星在一起/圖源:Unsplash

迷妹追星

在一起不久,安德烈就有全國性球賽的決賽要打,同一時間,偏偏寧海的系上有迎新活動,還在深山裡面!寧海第一次參與「男朋友的球賽」就是在偏鄉的微弱訊號下跟隨,每每聽到主播提起安德烈的本名,心中都還是沒有實感。
螢幕上轉播起安德烈的罰球特寫,寧海的同學正好看到她的手機,問到:「你有在追籃球喔?」寧海沒有意願向不熟的同學談及私事,隨口敷衍道:「前四強,所以想看看而已啦!」
「欸!那個是安德烈欸!你知道嗎?他跟另一個大學系隊的MVP人氣都超高的!」寧海身旁的同學驚叫著,而寧海的內心又不禁懷疑起:真的假的?強者我男友?

他的喜好

一問之下,才知道迷妹的追求和驚叫是安德烈的日常。幾次約會,寧海觀察著安德烈的喜好(甚至還寫在日記裡),究竟他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呢?
小說|寧回憶:那年跟190的球星在一起/圖源:陳穩
那時候的寧海思索著,如果迷妹注定不會被球員喜歡,那還真是這個世界的 Bug,還不如不要太喜歡(球員)?可是沒有那麼喜歡球員,被球員喜歡或追求,在心目中的價值感,又有那麼珍貴嗎?

行人側目

安德烈是如此受歡迎,相比遜色的寧海當然也問過他為什麼會跟她在一起,安德烈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回應:「噢!你夠高啊!跟你講話脖子不會很痠。」寧海還來不及追問,他便很快接話:「對了!以後跟我出去不要穿拖鞋。」
「為什麼?」
「我會剛好看不到你。」
球星、身高差或許都是寧海被側目的理由,近170公分的她,在女生平均算高,但是在安德烈的對比之下,綁雙馬尾顯得特別自然。
寧海最喜歡的,就是跟他一起搭捷運,無論車廂有多麼壅擠,安德烈都可以輕鬆的壁咚她,為她騰出安全的小小空間。
就這樣,他們習慣了彼此的高度,在人生道路上逐漸同步,一起走了一段路途。

推薦文章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19會員
177內容數
進入一間咖啡廳,落地窗外時晴時雨,在寧靜的空間歇息、思考人生。 看似簡單的理論可能具有延伸道理;看似平凡的關係也能藏著深切領悟,我們一起在生活探索、了解自我、尋找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