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3『Blind』心得|手上沒有沾血的惡人

2022/11/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惡夢
「請給我一個普通承受的型號。」
之後,一個大約5歲的小男孩被帶到女子的面前。
女子付了錢後離開。
「我要一個高承受度的型號。」
「請問承受需求的範圍到哪呢?」
「暴力、虐待、殺人的程度。」
之後,一個大約7-8歲身材壯碩的男孩被帶到男子身邊。
跟著那一根如同靈魂引力的繩子。
那是一個一切業障或罪罰,都可以轉嫁到他人身上的世界。
或許你平常有辱罵他人需求,或是抽菸、喝酒,那一個普通承受度的孩子就能替你負擔一切;而當你有更多犯罪的需求,殺人、刑求、虐待、暴力等,也都可以透過高承受度的容器替你排解罪惡。
透過一根與你專屬相連的繩子,就可以在每一次你犯下罪過的同時,讓那些孩子替你受罰。
在酒吧裡面最常見的畫面,就是一群人在吧台區或沙發區大聲的喧鬧笑鬧,隨著不斷下肚的菸酒,站在他們身後的孩子就不斷的以噴吐的方式,流著血。
每個人對於這時代科技下的產物,似乎都不覺得這畫面有那裡不對,視而不見他人的痛苦,慶幸著可以輕而易舉的轉嫁自己的錯誤。
***
在那個暗無天日的牢籠,有孩子被送回來維修、有的被送回來養傷更換手腳,更多是那些縮在黑暗角落裡瑟瑟發抖害怕被修好後,又要被重新出售的孩子。
牢房裡有一扇窗,透出了一點點的光。
終於有一個孩子伸出手,才發現一扇窗開完後面還有一扇窗,如同一個由窗戶串聯起的隧道。那窗網刺傷了他們的手,但他們沒有知覺,只是更加拼命的開窗,第18扇、19、20、21……他們終於看見了那道光。
然後他們就跟著撲面而來的毒氣,慢慢的腐蝕了他們全部的面容與身軀。
Blind劇照
他們終究是逃出去了。
#夢醒
嚇出了一身冷汗,心跳飆破140。
歸咎於最近正在不分晝夜的追韓劇Blind。
你以為這是夢境?結果最可怕的是,這都是現實。
『犯人抓到了,但正義實現了嗎?現在呢?犯人死了,但你說的正義,實現了嗎?』---失蹤的黑色M
釜山兄弟之家福利院
根據 釜山兄弟之家福利院事件 改編的 韓劇Blind,可以看見政府高層把這些流民、流浪漢、孤兒全部匯聚在一個收容所,縱容內部進行人口販賣,甚至把這些當成國家收入,而他們說是為了奧運街道肅清;可以看見警察勾結福利院職員,他們利用孩子去工作後的所得,豐滿了自己的口袋,而他們說自己是為政府照顧底層的英雄;可以看見醫院、實驗室沒有第二句話的接受了那些傷痕累累、殘破不堪的屍體,供給他們做解剖、研究,而他們說自己是為了拯救生命
更遑論那些性侵、中飽私慾、虐待、殘殺的罪刑,在70-80距離現在不到40年的年代,建造了一座所有的人對這些惡行都視而不見的集中營。
釜山兄弟之家福利院
每一個外面的人,即便想要揭開真相,卻仍逃不過政府官商勾結的網;每一個從裡面想要往外逃的人,也根本逃不出這隻手遮天的困境。
直到今天,韓國的真相委員會,才終於把這侵害人權的事件一層一層的剝開給全部人民了解。那滿山將近700具的白骨,還有數不清被往外送的屍體,不知道是否能夠安息。
絕對有。那個讓你拿起刀的理由。不要因為自己沒有遇到,就說那不是理由。
Blind
我理解Blind劇中長大的孩子們,為什麼選擇殺人這種私法正義去復仇。因為他們經歷過太多次的向外求助無門的狀況,他們每一次帶著希望的去敲門,但每一次他們都只能重新被送回地獄,每一個人都是幫兇。有人與福利院勾結、有人因為害怕而沉默、有人覺得事不關己:我只是沒有阻止、我只是看見,我沒有實際加害他們
最終他們只剩下自己。如果不是用自己的雙手去復仇,他們不知道自己能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在他們的世界裡,沒有公平也沒有正義。
只是戲劇必須走向那種庸俗的,不論什麼都不能成為你殺人的理由,的結論。
依照Blind劇情裡面的惡人來說,多的是把他們腸子拉出來打結都不過份的角色。
更可怕的是這些人,可能都是別人的好先生、好太太、好父親、好媽媽,而他們虐待的,只是他們工作中的商品、生活中情緒洩憤的工具。
每一個沉默的旁觀者都是助紂為虐的幫兇,而每一個轉過身背對的人都只是讓他們更變本加厲的助力。
無能為力,或者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被放在靶心的對象,究竟能不能成為理由,人性中那膽小懦弱的部分,則成為了道德譴責的對象。
「正義是眼睛看不見的,但時間過得久了,終究會有人能看見那果子;但很不幸的是,不義也會結果子,而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一個充滿了不義的果子的世界。」---失蹤的黑色M
陸劇韓劇...或許美劇心得評論,許多精采絕倫的影視創作帶給我們快速吸收新知識的便利,進而引起的反思或價值拉扯,值得更多的討論與想法激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