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三)

2022/12/0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晚餐
妳問月,為什麼會一開始就帶妳來這裡呢?這樣的事情,不說要掩飾,也應該不會如此輕易讓外來者知道,而且萬一她是男人假扮成的呢?月笑了,說妳總是有如此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她說她們並不是看一個人的穿著打扮,或是個性氣質來斷定一個人的性別。人類從女人的陰道產出來的時候明明是赤裸的,既然如此,性別怎麼會是這些外加之物可以決定的呢?性別早在母親的肚子裡面就成型了,任何事物都無法改變它。就算改變了,也只是改變外在,而非根本。而人要怎麼活著,活出什麼樣子,全靠自己的決定,不該因為性別受限。妳卻從未想過這樣的事情,就像妳覺得因為自己是女生,所以愛打扮是很正常的。女人天生就是愛美的不是嗎?雖然在追求變美的過程中,妳發現自己並不是那麼的幸福。越到後來,妳越厭恨自己的模樣。甚至有時會恍惚地認為,化完妝的妳,才是真實的自己。拍照的時候,如果是素顏,妳就會拒絕。不然就是一定要用修圖軟體再度改造,放大圖片中的自己,斤斤計較每一丁點不夠好的地方。而後來的妳,出門時幾乎都會化妝。雖然妳已經做了雷射眼睛的手術,但沒化妝的時候,妳還是會戴著足以遮住半張臉的大眼鏡。妳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對妳而言,化妝品已經成為妳身體裡的一部分了。說起來其實有點不好意思,妳剛剛看到女人島上的女人,也在心中默默對她們的外表品頭論足一番。妳感到非常意外,因為沒有一個人臉上有化妝,也沒有人留著長髮。有一些女生留著鮑伯頭,更多女生留著比板寸頭再長一點的造型。所以妳一開始才沒認出她們是女生,但就像月所說,性別並不是靠這些外在事物評斷的。
正當妳還陷入自己的情緒之時,月問妳餓了嗎?晚餐應該已經準備好了,於是妳跟著月回到外面。她說每當月圓之夜的時候,她們都會在戶外用餐。自然光是最好的精華,給她們養分,洗鍊她們的靈魂,而又以月光的力量最為神奇。妳聞到很香的味道,妳問她那是什麼?會是男人的肉嗎?她說,不是的,豢養的男人是給島上的肉食性動物食用的。其實不論吃不吃肉食,取之有道才是最重要的。而島上的肉食性動物,並不會吃女人。不過也有可能,是牠們對於強者的臣服。牠們知道自己是打不過島上的女人的,萬一反被當成食物吃掉呢?而且在她們偶而提供肉源給島上的老虎、獅子、豹等等的動物之後,這些動物對待她們更加親暱了,甚至常常會翻肚跟她們撒嬌呢。妳聽了嘖嘖稱奇,然後接著問月,獅子不是萬獸之王嗎?居然可以跟人類在同一個地盤和平相處?月告訴妳,原來島上不只人類只有女人,連動物也都是雌性。而沒有誰是所謂的萬獸之王,島上的生物是平等的。
她拿起了一串烤肉給妳嚐嚐,她說了一個英文單字,但妳不認識那個字。她向妳解釋,這就是剛剛她說的類肉植物。妳吃了一口,感覺肉汁充盈,在嘴裡爆炸開來。就連咀嚼的口感,都跟真的肉很像。如果地球上有這個植物,妳應該更容易減肥成功吧。有時候妳會忍不住跟好朋友去吃吃到飽,但事後的罪惡感要把妳給吞噬了,妳就會跑去廁所催吐。妳也知道這樣不太好,所以妳就不怎麼吃吃到飽。妳會把一口飯咀嚼到三十下,也試過把飯放在一樓,妳含一口飯,走到二樓再咀嚼。然後再回到一樓去吃飯,重複這樣的行為直到吃完一頓飯。說到減肥的方法,只有還沒研發出來的,沒有妳不曾試過的。但這些方法都難以持久,妳為此感到非常苦惱。每次回家時,媽媽都叫妳多吃一點,不要再減肥了。妳摸摸自己的頭髮,也覺得因為減肥導致掉髮更加嚴重。為了濃密的秀髮,妳減少了間歇式減肥。但是前男友總喜歡捏著妳的肚子説,他怎麼跟一隻豬在交往,或者是問說一份鮪魚肚生魚片多少錢?妳也覺得自己很胖,但妳喜歡前男友肉肉的,因為這讓妳很有安全感。好朋友常常罵妳自己瘦得皮包骨,卻跟頭豬在一起。妳不好意思回嘴好朋友説,其實她也是啊。妳覺得她明明比妳還瘦,不過她的男友,卻比妳的前男友還胖。
月又拿起了另外幾串蔬果給妳吃,妳真的覺得這裡是人間仙境。好像沒有什麼多厲害的調味方式,可是就是非常好吃。好像滿足的不只是身體,還有心靈。妳曾經覺得自己的嘴已經養刁了,因為未經調味的原型食物,妳是吃不太下去的。現在才知道,妳是被麻痹了,所以嚐不出食物本身的不同風味。吃了幾串之後,雖然妳肚子還餓,卻推開了她遞給妳的食物。妳說妳吃飽了,但妳說完以後就聽見肚子叫的聲音。妳很難為情,為了自己一下就戳破的謊言,然後也突然覺得有點委屈。月說沒關係,這些都是蔬果,並不會給妳的身體有太多負擔。而且在女人島上的活動量是很大的,如果沒有吃飽肚子,反而會容易昏倒,這樣是更加危險的。聽到這裡,妳覺得自己的臉熱熱的。想起來自己好像曾經有一次的減肥,是斷食減肥法。當時妳也是只喝水,後來在課堂上就突然昏了過去。大家還以為妳怎麼了,妳推託說月經來貧血。妳不敢講自己是因為斷食,所以沒有體力。減肥好像就是應該偷偷減的事情,因為如果沒有成功會覺得非常丟臉。更何況大部分妳認識的女孩子,都好像天生就那麼瘦。妳很羨慕她們,覺得那種柔弱的樣子很美,一定能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妳從小就長得很高,但妳不想比男生高,這樣看起來不太像女人。於是妳常常駝著背,殊不知這樣看起來更難看。而駝背這件事情,跟妳發育的早也有關係,妳覺得胸部凸起來的樣子很丟臉。妳甚至連月經來了,還有胸部長大了都不敢跟媽媽說。只是自己用衛生紙墊著內褲,還有一樣用衛生紙包裹著乳頭,讓它們不要緊貼著衣服激凸。因為妳們家不是會討論這種事情的家庭,長大後來才覺得奇怪,為什麼如此自然的身體成長變化,居然變成彼此都有默契不去提起的隱晦禁忌。但這樣的方法當然不可能持續多久,妳後來還是被發現了,被三代同堂會審的時候,妳還覺得好像做錯什麼事了呢。好險她們看著妳的神情是驕傲的,說妳已經長大了,要漸漸變成女人了,而妳當然還分不清楚女孩跟女人之間的差別。現在想起來覺得好像有點諷刺,當女孩的時候拼命想成為成熟的女人,當女人的時候拼命想成為稚嫩的女孩。什麼少女感,什麼蘿莉風,還有所謂的凍齡,好像要求女人跟浸泡過福馬林的屍體一樣不能改變一絲一毫。妳心想既然來到一個全新的世界,以往的一些規則,是不是可以拋開一些了呢?反正沒有任何一個人認識妳,妳好像不用把不符合社會期待的自己藏起來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嗨嗨大家好,這裡有女本位敘述的故事,歡迎收看。抖內讓我更有時間跟力氣可以繼續創作,謝謝。小說《活著》連載中。
《活著》
NT100/次(單次購買)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嗎?變美是愛自己還是恨自己?為什麼雄性動物大多都比雌性動物好看呢?人類為什麼不是?在這些前提之下,描述一位愛漂亮的女孩穿越到了女人島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