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ㄧ)

2022/11/2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妳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不在房間裡面,但實在想不起來為什麼自己一個人來到這裡的。昨天晚上睡前還在跟好朋友討論想買的口紅色號,新出的遮瑕妳也很想買。遮蓋黑眼圈的問題,真的很困擾妳,更別提鼻翼兩旁了。說到這裡,妳就有好多事情要抱怨,妳是雙眼皮啦,但就是不夠深,害妳還要去貼雙眼皮貼。很猶豫要不要去動手術,但失敗會不會變更醜。還有鼻子可以再高一點就好了,這樣戴墨鏡才好看,雖然妳幾乎不戴。還有還有,如果眉型可以是像孫藝珍那樣溫柔就好了,妳的粗眉總是讓妳看起來很像男人,男人才應該粗眉毛吧?嘴巴了話,大概是不好也不壞,不過如果能像安潔莉娜裘莉那樣性感,妳一定會更開心的,也就不用把唇膏往嘴唇外再多塗一點。然後再加上郭雪芙的微笑唇就完美了,妳就不用每次都要在嘴角畫眼線液再拍開。唉,還有頭髮不夠多也讓妳很煩惱,羨慕明星豐沛的髮量,長頭髮加上波浪捲真的好性感又浪漫。妳為此留了長頭髮,但就是沒那麼好看。說到這裡,背上的痘痘讓妳很困擾,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背上會長那麼多痘痘,只能再去看皮膚科擦藥了。講到身體,那要抱怨的可多了,女明星的身材一個比一個好看,而且人家都說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大概是妳還不夠努力吧。怎麼一想到自己,就抱怨不完呢?明明是愛自己才要變美的吧?唉,不想了。
妳慢慢坐起來,環顧四周,妳到底怎麼來到這裡的啊。看起來像個離世小島,但四處的蔬果農田,又很像是有人居住的鄉野。妳試圖站起來,但頓時感到頭重腳輕,跌坐回地上。這時候妳發現自己坐到什麼東西上面,妳看了身下,發現自己的後背包。電光石火間,妳想起來一切了。妳本來要跟朋友到澎湖三日遊,但是朋友因為男友的關係,突然說不去了。其實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而且妳自己也是,常常在戀愛的時候搞失蹤,在失戀的時候才回到好友身邊。是半年前的事情吧,說好要去高雄,但妳因為男友說要帶妳見家長,妳於是興奮得推開與好友的約定。還以為那之後就是求婚了,畢竟妳也三十歲了,差不多該結婚生子了吧。誰知道見了家長之後,反而分手了。妳覺得也不是男友不愛妳,就是他媽媽真的太難相處了,果然天下婆媳問題就是最難解的,好險妳沒嫁過去呢。想起來了是妳先放好友鴿子在前,就沒像昨天電話中那麽生氣了。妳跟好友為了不去澎湖的事情吵了起來,最後掛電話前,兩人都說了重話。妳還是決定要自己來,畢竟什麼都訂好了,不來很可惜。雖然妳很懷疑,今晚敢不敢自己睡。沒想到飛機在半路出了問題,妳們好像被捲進去一個漩渦,而那也不是真正的漩渦,大概也不是純粹的黑洞,真的要說起來了話,其實滿像銀河的。難道妳是穿越時空了嗎?這種程度了話,應該是超越次元了吧,難怪這裡跟少年pi裡面的小島有點像。該怎麼辦?妳突然之間痛哭出來,星際效應裡的馬修麥康納有可能回家,但以妳的智商怎麼可能啦。而且,這裡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高科技的東西。雖然妳出生的年代,也不如現在方便,但妳早就被高科技麻痹了。
妳哭了好一陣子,直到聽見自己肚子咕嚕咕嚕叫的聲音才停了下來。妳用襯衫內側擦乾了眼淚,決定先去覓食再考慮之後要怎麼辦。說是覓食,倒是也不需要。到處都是妳辨識得出來的水果,石榴、香蕉、蘋果⋯還有好多種。妳拔下一串香蕉,走到溪邊過一下水,就撥開來吃了。滋味跟地球大概是沒什麼差別的,只是妳的唇釉印在香蕉上,吃下肚的除了香蕉的味道,還有唇釉的味道。妳突然覺得很噁心,不知道自己怎麼能這樣擦著口紅吃東西。吃完東西,也等於唇彩都吃進去了,之後甚至還要再補新的唇彩上去。有趣的是,自從武漢肺炎之後,妳還是那麽做。明明都要戴口罩,但一旦化了妝,妳就沒辦法忽略唇彩這個步驟。妳到溪邊,捧起水來洗臉漱口。想起來後背包裡面的化妝包,妳連卸妝水都帶了一瓶,因為這款好用啊,所以必帶。妳拿出它,倒在化妝棉上面,把臉上的妝都卸了乾淨,再到溪邊洗臉。妳拔了另一根香蕉,繼續吃了起來。其實妳滿喜歡吃石榴的,但現在沒有刀,也沒辦法把它剖開。連續吃了三根香蕉,妳感覺到體力慢慢回到身上,所以妳決定背上背包去四處看看。
妳本來滿害怕森林的,可能是恐怖片洗腦了妳,雖然本能想親近大自然,但又打從心底感到害怕。說到恐怖片,妳就想到好幾部,在森林虐殺女人的情節。也許是因為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女人,於是妳也就自動將自己還有女性代入受害者的角色。對於探險的幻想,妳想像的不是勇敢的,不是征服的,而是有個高大的男人抓著自己的長髮,將自己拖進森林的畫面。想到這裡,妳打個寒顫,把一頭長髮順到身前,這可是妳細心呵護的寶貝。那些恐怖的畫面在妳腦海中浮現,但很奇怪的是,妳不像以往感到害怕。妳以為森林應該多少都會有點陰森的,但陽光均勻得灑在樹上,土地上,似乎沒有一絲陰暗的存在。而這樣濃度的陽光,居然也不劇烈,是溫暖的,也是舒服的。這股暖意鼓勵妳繼續往前走去,妳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覺得有點累的時候,妳決定先停下休息。妳拿出手機,打開健康app,看看自己走了多遠。居然不知不覺走了一萬多步,但相較以往的妳,這時候早就該趴下了。難道不同次元的地心引力也有不同的計算方法?還是剛剛吃的香蕉有什麼神力嗎?
天色比起剛出發的時候又變暗了一些,妳也開始緊張起來。擔心找不到適合的落腳處,當然更擔心的是要自己一個人在森林睡覺。其實妳在家時,也常常不敢自己睡,有時候看個稍微恐怖的畫面,就張著眼睛,直到早上才睡。甚至還有不斷回想恐怖畫面,把自己嚇得不敢睡的經驗。剛剛還充滿全身的力量,好像又從四肢悄悄溜走。妳鼓起的勇氣,已經變成了焦慮。這時候妳又開始想哭了,但妳忍耐著。妳總覺得聽到什麼聲音,所以怕會驚動對方,但還是得要繼續往前走。這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一片大霧,妳有點想要放棄,但如今好像也沒什麼好放棄的了。於是妳牙一咬,眼一閉,就往前邁進。說時遲,那時快,眼前的濃霧突然往四處迅速散開,映入眼簾的是許多小木屋,而且還有好多人。妳很激動,今晚不用自己睡了。但妳不確定,妳會不會先成為她們的晚餐,所以也不用睡覺。這時候幾個人抬起頭來,與妳對看。妳愣在原地,不確定該不該繼續往前走。她們應該是女人吧,但她們的長相跟身體,又讓妳不太確定,女人可以長得如此健壯嗎?其中一個女人,放下手邊的工作,朝妳慢慢走過來,妳說了妳好,又說了嗨,不確定她們能不能聽得懂,但妳也只會這兩種語言,喔,硬要說了話,還有台語。
她走到妳的面前,兩手向前伸出,妳下意識跟著她做一樣的動作,她輕柔卻又堅定了將妳拉向她。然後只見她閉上雙眼,跟妳越靠越近,直到妳感覺她快碰到妳時,妳嚇了一跳,反射性將眼睛閉上。妳只感覺到她的額頭貼上妳的額頭,這個動作持續了幾秒,妳就感覺到她的離開。隨著她的離開,妳慢慢張開眼睛。只聽見她用英文做自我介紹,她說她的名字叫作月,是女人島的島長,很開心歡迎妳的到來。妳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又流了下來,好像很少從女人那裡得到這樣的溫暖。雖然妳們素未謀面,但奇怪的是妳覺得她並不陌生。就像妳明明是路癡,這裡也沒有網路導航,可是妳就是知道往哪個方向走。好像心裡有個聲音,引導妳發現她們。妳不知不覺把心裡的話講了出來,只見月看著妳的溫柔眼神帶著笑意。妳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地球上的男人也沒有見過這麼帥的吧。月輕輕拍了一下妳的頭,妳也停止了眼淚。她說要帶妳參觀女人島,之後就轉身向前走去,妳急忙跟了上去。妳發現這裡的模樣其實跟地球上沒有太大差別,只是女人島比較像是遠古時代的地球。可是妳發現這裡雖然純樸,但卻並不會覺得她們落後。可能是因為所有女人在工作的時候都是有條有理的,節奏輕快,好像她們不是在做什麼苦力,而是在運動表演而已。每個人的模樣都是健壯,而且整潔的。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裡與妳想像中的遠古時代不一樣,既不荒涼,也不雜亂。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嗨嗨大家好,這裡有女本位敘述的故事,歡迎收看。抖內讓我更有時間跟力氣可以繼續創作,謝謝。小說《活著》連載中。
《活著》
NT100/次(單次購買)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嗎?變美是愛自己還是恨自己?為什麼雄性動物大多都比雌性動物好看呢?人類為什麼不是?在這些前提之下,描述一位愛漂亮的女孩穿越到了女人島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