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23年糕

2022/12/0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3月2日
春天似乎正在接近,冷鋒卻未停止;多了水氣的高壓,讓天空飄下細雨。停止構工任務,部隊營內休息。大家被趕到中山室內,不是武器保養課目,就是思想教育課程,不得閒就是了。還好輪到我衛兵班次,離開無聊的人群,到連部頂端放哨。最近防衛部的頭頭們又是鹽吃多了,太閒!他們下達了新規定,凡站衛兵的,不分日夜、不分地點、不分軍種,一律戴上防毒面具。在綿綿雨絲中帶防毒面具?不好吧!但既然有「天兵」,自然就有「天將」,有什麼辦法呢!
白天單哨,一個人會很無聊,戴了防毒面具,又不能唱歌,做什麼好呢?規定在何種狀況下,都不能站在碉堡內,下著雨,只能夾槍站在碉堡上,東看西望。耶!從面具的眼鏡部分望出去,就像在船艙的舷窗看景物般,別有趣味。透過樹杈,看到遠方的海,就像陸上行舟,搖啊晃的,將我載到蓬萊仙島去吧!想起來時坐著補給艦,瞬間就是半載,家中情事卻恍如昨日,時間啊!
「要不要吃炸年糕?」伙房的阿傑突然在我身旁出現。我的魂差點嚇飛了,很肯定的,如果是敵人,我準沒命!什麼戴防毒面具的規定!視線都被限制住了!
「怎麼現在還有年糕?」我像青蛙般的聲音說。
「說什麼?聽不清楚!」阿傑邊甩著樹枝,邊疑惑的說著。廚房的伙夫真閒啊!
「我說,怎麼現在還有年糕?」我拉開防毒面具,露些縫答著。
「阿就是連長的年糕很多,我自己留下一些。」嗯,夠義氣!A來的還敢跟我分享!
「好啊!謝謝!」
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痴。阿傑像幽靈般地,消失一會兒又出現,手上拎著塑膠袋,黃橙橙的四五塊炸年糕來了。我謝著接下,放入防毒面具袋中,這可是最高機密!望著上下出入口,只要沒人,就掀開面具,塞口炸年糕,香酥脆甜黏,真是口福啊!尤其在這節骨眼,偷吃的刺激、獨自的特權享受,更增添了當下的邊際效應。
無聊的兵役!下衛兵後,連上開始打掃環境,拿著掃帚畚箕的到處是人,想到剛才的年糕,還好!我窩在中山室看書,不必加入他們「清潔隊」的行列。正讀得起勁兒,突然聽到集合哨聲;奇怪,什麼事?當然我可以照樣不理,衛兵嘛!不必跟著部隊行動的!一會兒全部的人都跑到中山室集合好,鴉雀無聲。
「注意!連上有四位弟兄,剛剛在頂端哨所被雷擊,生命危急,現在要輸血隊伍。」
預官排長緊張的宣佈著。適才由他分配任務,如今出事了,他真怕帳算在自己頭上。不一會兒,營長、連長、營輔導長、連輔導長都趕來,要大家別亂了陣腳,在連上集合待命。說完他們都趕這去善後。
天啊!是命嗎?是運嗎?還是凡事有上帝安排?如果再早個一小時,被雷打到的就是我啊!或許,還多個伙房阿傑。沒有炸彈,沒有子彈,沒有戰鬥,只不過掃個地,這幾位戰士就要殉國嗎?什麼世界啊!我溜到伙房,找到阿傑…
「聽到了嗎?」這時一些話是要避諱的。
「那為阿逆?」阿傑茫然地說著。他應該也會慶幸沒這樣的命吧!能吃到年糕很重要!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隨興閱讀,喜悅寫作。
在那海角服役的記憶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