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41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四十一章-上下交相賊

馬告徹夜未眠。卯時雞未啼鳴便餵完魚澆好樹,背上雷鳴鐧,備馬出門。
一整個晚上,馬告都在斟酌,要如何中立的陳述,才能不波及其他裙帶和黨羽。
『根本找死,南德馨啊,我謝謝你維護我,但是你現在給我出的難題實在超過我的手腕…』
還立在皇城東門口踟躕,一個穿著藏青色官服的青年朝自己奔跑過來:
「馬告哥哥…馬告哥哥…」
上氣不接下氣。
馬告下馬:
「我可以救德馨了。」
「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但是…」
大大的眼睛被長長的睫毛搧動得更無辜了。
「但是?」
「你可不可以做到,不要讓江家受到牽連…」
「是擔心罪及九族嗎?」
馬告知道,江家與南家是姻親,即便南葆煦肉身沒有真的嫁過去,但是皇帝若要真的動鍘,南嵩老爺和眼前的葆澈絕對躲避不掉被株連的命運。
「不是…」
可是葆澈忘記要擔心自己、退休的老父親或曾經的小德總管。
「那是為什麼?」
馬告現在處理器效能不足。
「江家的三少爺,他…和這件事沒有關係…」
葆澈越說越小聲。
「棣玧嗎?」
我聞到八卦的味道。
「對…」
「你怎麼認識的他?為什麼要替他求情?」
「這…不重要…」
「哎,等我回來你一定要老實跟我說。」
馬告重新回到馬背上,
「他有皇上罩著,沒事!」
「真的嗎…」
葆澈害羞又開心的眨著眼睫。
『我是在什麼時候錯過這麼多精彩故事的?』
馬告一邊想著,一邊平靜的笑了,其實所有人,都有皇上罩著——
大皇子和二皇子,兩個人即便個性處世南轅北轍,都是兒子。
甘嘎維是有軍功的將士,只是城內的人不知道而他本人不想招搖。
我呢,是國賜的書肆執掌,雷鳴鐧就是拿來嚇嚇那些不知情的外人,皇帝如父啊,自從父親去世,皇上和皇太后奶奶便一直悉心待我。
南德馨,皇帝直接給了五品官銜,一年以前儀官一定知道新娘是假的,但是他們還是保護著德馨到最後一刻。
南葆澈,他現在脫離織造其實是一步安全的棋,國子監的團體生活相對透明了他的存在感。
江棣玧,就算是庶出,軍功和嘎維同等,只要他在前線安全,無論是不是凱旋,回到京畿都安全。
江棣恩,鹽政官三品,有沒有大皇子都有著一顆不愧對先祖的腦袋,才情和人脈用在對的地方就對得起社稷,最多就是貶官,撐過瘴癘之氣,繼位的皇帝會讓他回來的。
倒是江棣桐,他什麼都沒有…
『來不及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早朝結束,馬告在偏殿重複了德馨說過的話。
「歐…織造侍郎已經匯報。」
黃帝故作困惑微微皺起眉頭,一派輕鬆。
「是的,我已將證據備齊。」
馬告接力。
「他好像不知道,自己告發的是我兒子的大舅子,我嫡妻的親哥哥和他的一家人。」
不好,皇上開始扯族譜了。
「所以那些證據,全憑皇上處置。」
馬告罩子放得很亮。
「我用我的情報換你的情報。」
皇帝亮牌自己手上的奏摺。
「草民不敢。」
馬告遲遲不敢上前。
皇帝輕咳了一聲。
「馬告,挺難得,你也有怕的時候。」
馬告低著頭上前接下奏摺
——西北西戰事告捷。
左翼將軍珥皇子輕傷無礙,大副甘嘎維重傷昏迷不醒。
遠西外族有意談和,配嫁郡主——
馬告低著頭將奏摺奉還聖上。
「小李子,跟著去拿情報回來。」
「咋。」小李子應答。
「謝皇上。」
馬告行大禮,直起腰,低著頭,背向後退出偏殿。
就這樣,隨著錄冊被皇家奴僕取走,一切都回歸於無,東北的軍事大洞好像從來就不存在一樣。
馬告知道,現在開始,是皇帝故意作為的懸宕;現在開始,才是真正的抗壓測驗與忠誠試煉。
大皇子也知道,所以現在只能惶惶不安地數著日子,再把所有仇恨值轉嫁到德馨頭上。
江棣恩當然知道,他靜靜養著德馨這張命符等著時機到來,屆時翻正可以保命,蓋牌可以洩憤。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