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36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三十六章-此物結同心

自從得知嘎維征戰西北,德馨工作得更勤奮了。每天認真地吃飯認真地睡覺,還常常騎馬晃兜。
工作效率太高的壞處就是,德馨在大量的錄冊比對之下查到東北部的小缺口,那是大皇子母族——烏爾家——的陰謀。
德馨將所有相關的錄冊都封裝進從地下軍火庫搬上來黑髒陳舊的藥材箱裡,再將箱子推進祠堂供桌的下方,把裝著軍譽御狀的那只漂亮的木盒也放進藥材箱裡。用脖子上繫著的紅繩串著的耳墜子解開鎖,取下鎖頭,扣鎖在藥材箱上,再將鎖頭面朝內的放好。
在案上留了一封手書,拿著織造侍郎的令牌進入皇城,等了皇帝一炷香,面聖。
「卑職,查到了…一些出入,不知當講不當講。」
德馨雙手互持,面朝下看著地毯。今天是塞北的進貢,金黃融融的祥雲紋樣很吉祥。
「小孩,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來嗎?」
皇帝令身旁所有的人都退下。
「對,和馬告無關,要懲就罰我一個人。」
德馨知道自己越級上報,但是他必須這樣,也許能讓罪責範圍最小化。
「手放下。過來我身邊。」
你不只頭腦好,挺有義氣。這樣的人在朝廷是會吃大虧的,就跟你的南老爺一樣。
德馨踩著穩定的步伐走向皇帝的龍椅,踩上一階木腳墊,彎下腰低下眼,用極小的音量堅定的說出:
「烏爾將軍。」
這是皇帝預料之中的答案,但是日子比預估的要早了一個多月,
『他太聰明!』
捻了捻拇指上的玉環,皇帝沉下眼神也沉下聲嗓:
「你知道你可能回不了家嗎?」
「但是我想救二皇子。」
這次,德馨微微抬起頭,堅定地看著皇帝的容顏。
「你們,」
有那麼一秒鐘,皇帝被這雙澄澈的眼眸騙去,
「根本非親非故,甚至以前的織造南府也和二皇子沒有關係…為什麼?」
「沒有原因。」
德馨的堅定很特別,沒有攢緊的拳頭沒有橫突的青筋沒有熱灼的呼吸也沒有汗涔的背脊。
老皇帝細細的看著眼前人,
『不是栽贓嫁禍的心虛,也沒有報仇償債的痛快,這個年輕人平靜得出人意料,與家宴那日唯唯諾諾的南府總管判若兩人;而我不覺得他會一夜之間翻臉變成直通皇門的織造那樣睥睨無理…究竟這幾天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皇帝細細的想著所有人的關聯:
眼前的人不熟官場不是政客,所以穿針引線的人才是解謎的提示
——阜邑馬告——
戰場上應該只有小珥和甘嘎維這兩個人值得努力保持中立的馬告這樣動用關係,我的這個小兒子長年不回京畿,別說認識德馨了,連我這個老父親都不知幾年沒見,
『不可能。所以只有甘嘎維。』
老皇帝慢慢的端起茶盞,慢慢的輕啜有點放涼的茶,無所謂,眼前的男子沒有家宴那天蒼白,他脂粉未施但是唇色和頰靨都散敷著細柔的暖光,
『我見過,那是思慕我的女子與我見面時才有的模樣。』
「年輕人,我很老了,我看過太多事情。」
皇帝對自己的推理很滿意,但是同時又覺得不可思議:
『兩個男子,嗎?』
兩個個性迥異的人會互相吸引,但是同性相斥…
『看來我看過的事情也還不夠多呢。』
「我…」
德馨見識過老皇帝的深謀遠慮,一時之間語塞:說了覺得不合情理,不說又覺得逃不過這雙智慧深藏的眼睛。
「誰?」
老皇帝覺得跳過中間的委婉會更容易。
「卑職由衷的希望戰爭早日結束。」
德馨覺得現在無論搪塞不搪塞,都不能提及任何姓名。
「你在保護他?他有這樣保護你嗎?」
老皇帝懂得的,但是老皇帝心疼眼前人那顆義無反顧的心。
「有。」
德馨曉知嘎維對自己的義無反顧,而這次自己不再是被保護的那個人。
「斬釘截鐵,挺好。願他平安歸來。」
鬆了一口氣,老皇帝放下涼了的茶。
「承蒙皇上金口。大家都會平安歸來。」
大局為重大局為重,德馨最會說這樣的場面話,避掉尷尬。
「很好,如果他回來了,你一定要跟我說。」
一來想驗證自己的推測,一來想為這兩位對社稷有功的年輕人做點什麼吧,如果他們需要的話。
「皇上?」
這裡沒有別人,所以德馨的疑惑很直接。
「年紀大了,覺得人生有點無聊,而你們,真摯可愛。」
老皇帝瞇起眼和藹的笑了。
其實他就是想看看這兩個人站在一起的模樣。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