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39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第三十九章-大地遊戲

基本上,相關的人都知道德馨被抓了,而且就囚在江家的地窖。但是沒有人有正當理由搜查。
另一邊,相關的人不知道德馨把大皇子的罪證藏在哪裡。
他們派人去南府搜查,那裡沒有任何戒備,同時沒有任何結果;
判斷線索指向阜邑書肆,這間宅院固若金湯的不是門與牆而是皇親國戚的血統,即便沒有任何戒備,也沒有任何人敢動武。
大皇子很焦急,施壓江棣恩。但是棣恩被德馨的話點醒:
大皇子有沒有繼位自己都由原是鹽政,官三品,一樣叱吒商界,一樣手托政經,何必弄巧成拙弄得一身腥。所以一邊幫著大皇子找證據,卻不能急著殺德馨。江棣恩莫名有一種預感:地牢裡的這個人得留著,無論什麼時局,他都會是關鍵,可能是扭轉輸贏的鑰匙可能是保命的仙符。
因為德馨既是能覆舟的水,更像是能煮粥的水,所以江棣恩甚至開始思考:是不是應該要讓南德馨到地面上住客廂。
有點左右為難;難得有殺不得的敵人。
『是敵人吧?』
江棣恩舉棋不定,所以在地牢裡的畫面很溫馨,奉餐的奴僕、看守的獄卒,都覺得渾身不對勁。越溫馨越血腥,偏偏這次關著的是個遠近馳名的小德總管。大家都不忍心,所以大家很有默契的不上心才可以不要太傷心,還有人已經抄寫心經。
馬告很焦急,要救德馨就得把告發的證據備齊。
全員出動,找了一天,翻遍地面層和地下層,甚至遠得不行的哨口茅屋,都沒有。
『如果我是德馨,我會把東西藏在哪裡呢?』
馬告的天靈蓋像被祖先輕擊,於是他彎下身,爬進小時候沒禮貌的秘密基地。果然看到一個舊舊髒髒的木箱子,德馨細緻得連灰塵都重新用落葉鋪好,但是馬告認得,這是從地下室兵器間新搬上來的。
馬告爬出祭祀的供桌,快步關上門,跑回來又鑽回去,將箱子拖出來。
面對德馨的細心,馬告佩服得五體投地,又同時無奈得嘆氣:
『你是嫌我時間太多嘛,跟我玩解謎遊戲也要有線索啊…』
馬告面前黑黑髒髒舊舊的木箱是背面,正面,是上次那把嘎維製作的鎖頭。
『好極了,下一關,找鑰匙…』
正當馬告完全沒有著落,插著手撓著腦袋,他看到裝著雷鳴鐧的皮革背袋上綁著一張綢布卷,
『那不是我的東西,但是是南家織造的!』
馬告快速解開單節,打開布卷,布的收邊上細細的繡著一小段字
——燙傷的地方不會好,像初遇的心跳不會老——
馬告瘋了的打開家祠堂門往夜深熄燈的書肆雅室奔去,
『你要我找什麼?』
馬告看著手上攢緊的不只布綢,是撕下的一圈袖口!繫著的繩是德馨腰間侍郎掛牌的縫樣!
「那本書在哪?」
書架上找不到,於是馬告衝去膳堂,將用餐到一半的小廝提來,
「書呢?在哪?」
「哪一本?誰要的?」
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對誰都一樣。小德侍郎千叮嚀萬交代。
「袖侍!」
這是馬告擔任執掌多年,第一次對著自己的店員大吼,況且他沒有做錯任何事。
「有啊,在書架上呢。」
恭喜老闆,您接近了,但是距離正確答案還差一點點。加油喔!
「你騙我,我去雅室看過了。沒有。」
馬告深呼吸,平順下自己的衝動,對小廝感到抱歉。
「不用去到雅室,我拿再版的給您。」
無論對誰都一樣,按照著小德侍郎交辦的劇本進行著。
「我要雅室那一本。」
馬告其實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能憑著直覺回答。
「啊,小德侍郎真的是神算,您請稍等,我拿給您。」
馬告看見小廝從櫃檯上方大椽下的暗櫃裡拿出同樣的布綢,鬆了一口氣。
「謝謝啊,抱歉打擾你吃飯。」
叫上長煾總管,回到家祠,關上門,德馨才敢將已經滲滿手汗的布綢打開,是那個德馨視若珍寶的玉製耳墜子,
『他早就知道自己會喪命嗎…』
打開木箱子,放在最上面的就是裝著嘎維軍譽御狀的精緻木盒,其上淺淺的粘著一張紙
——內為聖旨,不可輕舉妄動。
木盒的下方是疊得整齊的許多本錄冊,
『有必要藏成這樣…』
「小德總管真是心思細膩,老爺真的是用對人了。」
「一,他也太不相信我阜邑家的武力值了。二,不要叫我老爺,我還年輕。三,我們都要習慣,他現在升官了,五品,織造侍郎。」
「啊,是,小的妄言。」
「免,走吧,面聖。」馬告急得。
「明日,是否比較合宜。」
長煾盡責的緩下。
「我擔心明日來不及。」
面對摯友的性命,馬告失去平常的冷靜。
「對皇上而言,我們這麼急著定大皇子母族的罪,對所有人都不好,對在外打仗的人尤其不好。」
人生在世總會面臨這樣的狀況,而長煾就是阜邑長文公留給兒子的另一個平安符。
「你說得對…」
馬告將整個箱子復原成原本的樣子,推回供桌下。
『如臨大敵…』
長煾總管看著馬告難得慌張的背影,
『小老爺難得有這個年紀的年輕人該有的躁進。』
「備馬。你去用晚膳吧。」
「我會增派人手保護您的。」
「有勞你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