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42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四十二章-死生蹺蹺板

關塞外的狼煙燃了一年多終於熄停,京城內卻開始硝煙彌漫。那些做過黑心勾當的,沉不住氣的,開始門內清算,自己人的內鬥耗損換替了新血一大半。
大皇子在皇帝廢與不廢之間。南德馨在棣恩殺與不殺之間。
這樣的局面對馬告而言是最極致的平衡,可惜這樣的平衡很片面,危如累卵。是皇帝對南德馨的懲處,撤了他的直諫豁免,卻還是留著他的官銜。
過了一個半月,一切彷彿事過境遷,馬告還是等不到凱旋,烏爾家族在被抄家的邊緣;
是皇帝湮滅的證據,此事就像翻篇,德馨不會真的被遷怒,因為那會讓一國之君看起來小心眼,卻同時也等不到救援。
江棣恩變成關鍵。
精神狀態變得暴躁易怒的大皇子依然得罪不起,棣恩奉承著威脅,要威脅要先找到弱點,所以江家二少爺天天往地牢和德馨促膝長談
-結論-德馨如果有弱點,都遠在天邊。
-心得-南府總管肯定兼差很多,要當保姆要當心靈導師要當伴讀,而且暮鼓晨鐘勞心諄諄,春風化雨循循善誘。
「您要不要移駕客廂!」
終於受不了小木魚常敲的江鹽政對南侍郎的敬稱嚇傻了從僕。
「你要不要放我出去?」
德馨對棣恩的平語讓獄卒開心得要妻子甭抄心經。
「不可,留住你,不是我決定的。」
棣恩習慣廝殺,習慣爾虞我詐,但是不習慣面對太過溫馨的場面。
「那我喜歡這邊,我可以自己決定吧。」
可是有德馨在的地方總是一片溫馨。
「可以…」
左右逢源嘛,官場技巧誰不會…
於是,地牢唯一的對外窗被擴大,木柵改成小雕花,太陽太大還有薄布簾。過了半個月,大皇子還是不放人,德馨還是請不出去,牢裡開始出現小德總管喜歡的小樹盆栽和一些書卷,燈油無限量供應,飯菜是熱的,茶水很乾淨,棉被很新。但是德馨只是摺得很整齊,他躺在稻草上,蓋著破布襖。那還是幾天前這間地牢清潔打掃時好不容易留搶下來的。那是嘎維用過的東西。沒有味道,沒有溫度,但是有意義。
-*-
「夠了,我覺得時間差不多了。」
江家大少爺荒唐的拿著矮凳靠著柱子坐在正堂的廊道旁,指揮僕人用紅泥小火爐煮水,他正要自己泡茶。
「兄長,您不要玩了。」
棣恩怎麼都勸不下哥哥的玩興,只能背手站在身旁候著。
用白布巾包起粗陶壺提耳的棣桐停下,抬頭看了棣恩一眼,
「你也是。」
將滾燙的熱水倒進已經放入大紅袍茶葉的西施壺裡。
「哪一個部分?」
棣恩摸不著頭緒。
「皇帝其實只是在等打勝仗的人凱旋,並不是在為犯錯的人拖延時間。」
棣桐沒有想到泡茶如此繁瑣如此危險,實在是太燙了,便開始推拖給僕人。
「我們,沒有錯。」
棣恩思索了一會兒,肯定句。
「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催促僕人將新茶端上來,又燙得接不住,便轉遞給棣恩。
「萬一大皇子仍然是儲君?」
棣恩不怕燙。
「萬一不是呢?」
棣桐皺眉支使僕人將小茶盞換成偌大的茶碗,才不會燙著手。
「只能賭一把。」
棣恩自己再倒了一杯。
「你要不要先把事情做對,再賭,贏面比較大,賠率比較小。」
棣桐用大大的茶碗裝著上好的茶。
「誰的對錯?」
棣恩看著兄長的茶碗太空了,拿起茶壺示意再替他加斟。
「南府德馨,現任織造侍郎,他的通天直諫比照以前的南佬,意思就是,只要他想,就可以跑到皇帝跟前參你一把;只要御林軍想,就可以侵門踏戶來我們家提人。」
棣桐婉謝,這樣一來豈不是一樣滿水一樣燙手。
「現在都沒有,是因為皇帝還在猶豫。」
棣恩蹲下小聲地說。
「無論皇帝猶不猶豫,我們究竟拿什麼關人家?」
棣桐很少很少這麼清醒這麼具批判性。
棣恩意識到,來自各方的諸多指教,通通指向同一個結論。
「放了他,對你才是最好的。」
-*-
泡茶是酉時。入夜,棣恩便讓家僕持自己的令牌去地牢,領著德馨從後院門放離江府。
德馨不知道是誰幫忙遊說,但是他認得令牌是兩年前成親時與自己拜堂的人所掛在腰間。
「請幫我向江二少爺說一聲:謝謝招待,我睡得很好。」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