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茱麗葉】第三十四章—魔法學徒的生活(三)

2022/12/1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盧埃林重新選定題目,不同於其他人用的是已經有的魔法進行研究或改良,他打算直接做一個非常強力的射擊魔法,不同於之前那種用魔法形成半透明的劍或是光箭,而是打算直接用魔法造出實體。
這個難度相當高,不是具備超高的想像力和清楚知道他想做的那樣物品的結構,基本上是難以單靠魔法還原的。火力低的武器反而比較好做,火力越高需要的想像力和魔力越高,他要把平常拿來投影劍和箭矢的魔法造出槍枝上。
這魔法不只薩奇里好奇,其他人也相當好奇,對這魔法最感興趣的莫過於同樣擅長研發魔法的茱麗葉。
盧埃林提供了計畫表和研究方向之後,薩奇里也在報告上寫下建議閱讀的書籍,要他先從他想用魔法造出實體的物品先研究,先分析具體的結構後,再來思考用魔法轉化。
學習魔法的四人除了聽薩奇里講課外,每週有兩天必須發表自己的研究進度和交出報告,只有齊斯不是薩奇里的魔法學徒。
齊斯可以算得上是宅邸的守衛,本身也在斯蘭特的巡邏隊當衛兵,算是斯蘭特水準不錯的戰士。
齊斯今天不用去巡邏隊,於是就加入課堂,好奇起盧埃林和茱麗葉的研究項目。其他人的研究他已經看了兩年以上,唯獨這兩個新人的研究沒看過。
「原來如此,盧埃林,你認為最難重構的地方是金屬的堅硬度嗎?」
「沒錯,如果精神力不夠,結構就會鬆散掉,在射擊的那一瞬間,恐怕整把槍就先毀了……另外,就是魔力量和魔力品質的問題,也會影響整把槍的堅固度,輕巧和堅固要同時兼具的操作方式果然還是有相當的難度。」
「咒語的部分看起來沒有問題,咒語不長,多練幾次可以放進心之刻印裡,問題在於這把槍的耐用度……子彈的部分沒有限制,但是中途會解體……你有辦法連續變出槍枝嗎?」
「那是不可能的,老師。光是變出一把,我的魔力就有三分之一要拿來維持整把槍的結構。雖然可以連射四發,問題是第三發槍身就開始裂了,第四發的威力不足之外,整把槍也會解體。」
「看來要先解決魔力消耗的問題。」
齊斯聽著盧埃林和薩奇里之間的對談,問柯爾:「這傢伙的魔法是認真的嗎?」
「嗯,我聽說他本來好像想做出其他火力更猛的武器,但是無法克服會解體的問題。」
一來一往的商量之下,盧埃林決定還是從魔力消耗的問題解決,不解決這問題,一把槍只能打三、四發根本沒有意義。
茱麗葉的研究是在布料上或魔法石上增加特殊的隱身魔法,這隱身魔法的術式寫得相當複雜,一開始連薩奇里都看不懂,在茱麗葉的說明下,其他人雖然還是不懂,但他已經理解整個原理了。
問題出在布料的品質和石頭的品質上。
茱麗葉越來越搞不懂到底要什麼品質的布料才能像之前做出的隱身斗篷那麽成功,單是性質類似的材質也不見得能成功,但南北有的材料實在差太多,因此實驗毫無進展。
艾法和艾琳分別朝著縮短咒語長度和修改心之刻印的方向進行研究。縮短咒語的長度最大的問題是改變了整體的效果和威力,艾琳則是即使修改了心之刻印,也無法在心裡先放入已經知道的咒語。
過了兩個月後。
所有人的研究中,最早完成的是柯爾,他終於寫出了結論,把這份報告交出去給薩奇里。
薩奇里讀過後,給了肯定的回覆後,要他準備下一個研究題目,並告訴他下一個研究題目順利就可以讓他考出師考試。
其他人則是已經陷入苦戰,盧埃林改變了術式,也降低的魔法的消耗量,並且穩定的槍身的部分,問題是威力也跟著下降了。
茱麗葉賺了些錢後,買了好幾個品質不同的魔法石,找出了適合做隱藏氣息效果的魔法石,但燒掉的經費實在太高了點。
另外兩人則是毫無進展。
某天的晚餐時間,盧埃林和茱麗葉一邊吃飯一邊討論陷入苦戰的部分,也一起思考了該如何解決這問題。
「我說你們兩個,也太認真了吧?連吃飯時間都在研究魔法啊?不愧是夫妻……」齊斯放下湯匙,忍不住白了這兩個邊吃飯邊討論魔法的人一眼。
「對我來說,這個魔法有著重大意義。明明可以呈現出虛擬的劍,卻無法呈現實體,魔法打造出來的實體也有維持時間上的限制,耐用度問題也是問題。」
「我都開始懷疑我以前學的魔法不是魔法了……」茱麗葉哭笑不得說道。
「你們兩個一直糾結也不是辦法,明天你們兩個、艾法和艾琳都出去散散心吧。」薩奇里提議。
「啊!是要用上發散模式對吧?」盧埃林似乎想到了什麼,解釋:「人類的大腦分成專注模式與發散模式,專注模式會讓自己就完全專注在某件事情上,發散模式則是反過來。這種切換有時候是必要的,過度專注會讓自己的眼界變得狹隘,有時候休息一下再回頭思考會出現靈光一閃的感覺。」
「盧埃林真的很博學多聞呢……」艾法笑著說道。
「嗯,我也覺得,感覺也懂人類的心裡。」艾琳點頭附和,她和其他人觀察盧埃林很久,發現他會很多他們完全不知道的知識。
「其實只是以前看書偶然知道的。」
「真的是偶然?」柯爾半信半疑問道。
盧埃林趁著眾人在嘻笑的時候,朝薩奇里的眼睛看了一下,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是單純故意控制的嗎?
「盧埃林,你真的是因為感覺到的氣息才在意我的眼睛吧?」
「沒錯啊,因為那個氣息,實在讓我有點不喜歡呢……以前我也感覺過類似的氣息。」
「老師的眼睛真的有氣息嗎?我們從來沒感覺到耶。」艾琳納悶問道。
「有,不過老師可能有控制住吧?希望就這樣一直控制下去,可是老師已經七十歲了,這樣下去靈魂可能會出事……相處了一陣子,我真的很希望老師可以進入輪迴,千萬不要被吞噬掉。」
「你……原來如此……呵呵,哈哈哈……你到底是聰明還是笨呢?是哪個女神派你來的?」
「嗯?你在說什麼呢?」
「你是神明代行者吧?」
盧埃林冒起冷汗,笑咪咪地反問:「老師,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喔,我只是偶然路過這個國家的魔法師,剛好在競技場上贏了,剛好引起柯爾哥哥的注意而已。」
「是啊,的確是一連串的偶然,但也可能是女神故意為之的安排。另外,我在猜,你說那個魔法對你有重大意義,是因為你要拿那個魔法殺魔王,對吧?」
盧埃林表情有點僵硬,冒著冷汗問:「不管我是不是神明代行者,你都打算處置我嗎?那茱麗葉呢?你也打算拿茱麗葉開刀嗎?」
「可是,盧埃林這魔法既然是為了殺魔王,老師你為什麼要緊張?」柯爾這一問,換薩奇里無言以對了。
「茱麗葉,我們離開吧……既然老師不信任我,我也沒有辦法繼續待在這裡了。」盧埃林垂頭喪氣說道。
「嗯,雖然有點可惜,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妳的身體沒事吧?」
「還在正常能活動的範圍,在我失去活動能力之前,應該還有辦法出國。」
「茱麗葉,抱歉啊……」
「你在說什麼呢?我們本來就一直在旅行,遲早都會離開這裡,只是提前了而已。」茱麗葉握起盧埃林的手,笑著說:「不會有事的,接下來要往北走對吧?」
齊斯錯愕說道:「等一下,你們兩個別給我擅自決定!薩奇里先生你也是,盧埃林其實根本什麼都沒做吧?」
薩奇里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說:「的確,盧埃林沒有做出實質傷害,他也只是一直在觀察而已,茱麗葉也從頭到尾都跟整件事情沒關係,因此就這樣把他們當成敵人是我做得過了,實際上他觀察歸觀察,也沒有顯露出敵意。」
「咦?」
「你如果真的想殺我,剛才就會動手了。」
「我從一開始就沒要殺了您啊。」盧埃林扶額嘆氣,他根本不是為了殺魔王而來的,他不打算做這種明著找死的事情。
「也沒證據說他是神明代行者。」柯爾補上這句話。
確實沒有任何證據……薩奇里摸了摸下巴,點了點頭,認同柯爾這說法。
盧埃林鬆了一口氣,總算瞞過去了……
茱麗葉仍緊緊握著盧埃林的手,臉上的表情頗為不安。
「沒事的,我不會讓妳受傷喔。」盧埃林摸了一下茱麗葉的頭,安撫道。
「盧埃林,謝謝你。」茱麗葉回以溫和的微笑,其他人似乎覺得畫面太過耀眼,果斷別過頭,免得被閃瞎眼。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會員
171內容數
熱愛閱讀,享受閱讀,推薦好書,避開雷書。 本人喜歡閱讀的類型有勵志、學習方法論、小說(尤其輕小說)、心理學、腦科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