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來的是感受(四)青春的抉擇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除夕夜,強編了個苡慈去打工的謊言,瞞騙過兩老和其他家人。表面上我樂陶在春節的歡慶,圍爐吃喝談天一如既往。我很清楚,將事實攤開,只會有更多人驚慌罷了!對事情沒有任何助益,反而會令我心紛亂加乘。
除夕夜裡,鞭炮如雷,我心震盪不已。幸有苡琪陪在身邊,苡晴黏在身上。處理苡琪苡晴生活瑣事,讓我有機會暫時抽離憂傷。短暫的斷開憂愁,紛亂如麻的心獲得喘息,思緒枷鎖稍有鬆動。
「媽媽,我住在朋友家,妳不用擔心,我要留在這裡工作。」深夜苡慈終於傳來訊息。簡訊帶給我一絲光亮,我抓緊時間,即刻回撥電話,但!手機又關了。

頓時,感到與孩子距離好遙遠,有種陌生感爬上心頭。

苡慈,妳不清不楚的離開,真的好過分。」
苡慈,妳傳的簡訊內容太過簡單 ! 交代太模糊。 」我自言自語,說了些沒用的。
我有一種被孩子遺棄,情感被孩子斷絕,不知怎麼形容的痛楚。
除夕的早晨,一直到深夜,淚珠無法再偽裝了。決定甚麼都不管,傾盆傾盆的落。許久~許久~
孩子傳給我的訊息太過簡要,不足以讓我寬心。但!這封簡訊,至少證明苡慈是「平安」的。苡慈給我最清楚的交代便是「平安」不是嗎?
苡慈,妳決定提早報到,出生在大人很忙碌的「除夕」。
那年
除夕,妳突然的降臨,帶給媽媽難以忘懷的「驚喜」。
轉眼之間,今年的
除夕,妳突然離家,留給媽媽「驚慌」。
妳喜歡默不作聲,做些「突然」的事。
妳專挑
除夕,創造「驚喜」, 留下「驚慌」。
無可奈何的接受無計可施的現狀,掩藏內心憂慮,草草過完春節。
我竟然找不回孩子,還被迫接受孩子離家,接受孩子要工作。
從除夕開始,生活中突然少了苡慈,家裡的空氣也變得稀薄。
沒有任何聲響的戰局,這第一回合,我帶著傷,認輸了。
雖然出於被迫接受現狀,但我還是默默計畫著如何將苡慈找回來。
我一定要搞清楚,孩子為什麼要離家而去?
我想要了解,孩子為什麼有話不當面說清楚?
我得清楚她說住朋友家,到底是甚麼樣的朋友?
未完~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0會員
23內容數
孩子長大了對我說: 「媽媽妳以前很可怕﹗會把我趕出去。」這是孩子當年的恐懼。 「我們沒怎樣,妳也會莫名其妙打我們。」這是孩子曾經的委屈。 孩子直指我的錯,但聽起來像是控訴,心裡很不是滋味,不舒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