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術,假如榮格48

2023/01/2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皮質小人。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rtical_homunculus
「又一個荷姆克魯斯?!」澳福不解。

「安東妮這個說法,我認為有可能哩~」榮格聽了吳爾芙的觀點,也表達自己的看法,「18世紀末期,高爾醫師(Franz Joseph Gall)根據他的觀察及研究,發表了顱相學*理論。他認為,大腦是心靈的器官,每個人的頭殼形狀不一樣,源自於不同的獨立器官運作的結果,例如這裡,」榮格指向耳朵與眼睛之間的區域,「顳骨這塊掌管食欲,按照高爾的說法,喜歡美食的人,這裡會比較發達而明顯。」

澳福聽到榮格的說明,忍不住向吳爾芙湊近,想要證實榮格的說法是否可靠。吳爾芙被澳福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下,向後退了一步:「你的心態很不健康!」

「형,我看吳爾芙小姐的臉很漂亮,沒什麼特別呀~」

「呵呵~」榮格見吳爾芙和澳福的互動,忍不住笑了出來,「高爾這些顱相學家,他們是用手掌以及指尖來觸摸感受頭顱形狀,這樣子才能判斷不同心理特質的強弱,你看不出來是很正常的。」

「你別靠我太近,」吳爾芙聽了榮格這麼說,趕緊又退了一步。

「好啦,不鬧你了…」澳福訕訕的說,「…如果心靈可以直接從外在分辨出來,那就太簡單了!我不相信一百顆橡樹種籽,都能長出一模一樣的橡樹~像我們中華帝國就有個說法,『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這道理。」

「對呀,我們前天烘烤出來的麵包,就和昨天烘烤出來的麵包,都是麵團烤出來的,外觀看起來也一模一樣,還真的味道有些差別哩~」吳爾芙對這兩天嘗到的麵包印象深刻,特別提了出來。

「對呀,這就是我說的,安東妮對品嘗麵包,不,該說是對食物有特別強的感受力,比我們兩個人還要厲害,」榮格接著說明,「按照高爾的說法,她的顳骨會比我們還要發達。可是你看,安東妮的臉就是和我們差不多。此外,顱相學家們的說法也不一致,有些人認為精神器官數量有二十多個,有些人認為這數量將近五十個,我到底要相信誰呢?所以到了十九世紀中期,顱相學也就沒落了。」
顱相學。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renology
「嗯嗯,和我想得一樣。」澳福補上一句,「不過,吳爾芙小姐,형是說了什麼,讓你想到腦子裡有個荷姆克魯斯呢?」

「窩不知道…卡爾說荷姆克魯斯是個渴求肉體的精神存在,沃夫你剛剛又提到自我提升,我就想到以前見過奶娘的姪女,那時她才剛出生不到3個月,還是個很小很小的嬰兒,眼睛幾乎都是閉著睡覺的。可是她被奶娘抱在身上時,身體弓曲著、慢慢移動手腳,努力往奶娘的乳房蹭過去…蹭到乳房去之後,嘴巴自動靠過去,開始鼓著兩頰吸吮起乳汁…那麼小的嬰兒,沒有人教它,自然而然就會為了生存而努力*…到底是身體的活動帶動靈魂的發展,還是,靈魂透過身體展現它的存在…我還真的分不清楚哩…」

「吳爾芙小姐,你的觀點很有意思…」澳福撫著手,望著吳爾芙,「按照형的說法,荷姆克魯斯在瓶中裡會因為發酵作用而慢慢從精神體變成小人,而我們今天開始培養的魯邦種,再過個五天也會慢慢發酵*,成為麵包的起種,這發酵作用,不管是對荷姆克魯斯或是麵包,都是重要的過程,差別在於荷姆克魯斯是煉金術士提出來的概念,而魯邦種是實際可以達成的目標。」

「…荷姆克魯斯是個概念,煉金術也是個概念…」榮格仰著頭,似乎眼光停留在某處,「…如果你們的說法成立的話,笛卡兒的身體和心靈二元論就值得再討論了,身體和心靈無法視為單獨存在的,而是一體兩面的事情…」榮格一邊說著,一邊在工作枱前來回踱步著。「…精神體渴望著身體,單純的物質又能變化為生生不息的麵包起種,精神和物質相互渴求、身體和心靈可以轉換…這不就像是銜尾蛇,首尾相銜、一直流轉著嗎?」榮格露出沈思

「你是說,上次沃夫要我們推倒麵粉山、牆圍麵粉湖的那個形狀嗎?」

「嗯,正是正是;沃夫提到生生不息,我才想到銜尾蛇,甚至,你剛剛提到的大地之母,以及上次提到的席拉娜姬,都給我更多的靈感…」

「說到大地之母,我不是才說了我家先祖那本書《紅色樓房的夢》嗎?這故事一開始那位修補天空臭氧層的女神(女媧),在我們中華帝國的說法,她是人類的始祖;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還沒有人的存在,那位女神她拿起地上的泥土,捏出了娃娃樣的物件,放在地上,那娃娃就能行走,成為最早的人…」

「誒,這個在《聖經》<創世紀>裡也有相似的說法哩~『耶和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地上的塵土造出了一個人,往他的鼻孔裏吹了一口氣,有了靈,人就活了,能說話,能行走。上帝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亞當。』*是說東方和西方都有相似的故事,都說人是神以泥土做出來的咧~」生長在牧師之家、從小熟讀聖經的榮格,輕易背誦創世紀的內容,完全沒有吃螺絲,聽得澳福嘖嘖稱奇。

「修蛋幾勒~」吳爾芙突然喊出來,「卡爾,我平常很認同你的想法及觀點,但這次我站在沃夫這邊…」

「???」榮格不清楚吳爾芙的意圖,澳福也同樣露出困惑的表情。

「卡爾,我書讀得沒你多,頭腦也沒有你好,」吳爾芙一邊說,一邊看著榮格的反應,「但家父藏書不少、雜書也多,有些書深得我心、讀完印象深刻…不過…」榮格點點頭。
一休和尚。圖片來源: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8%80%E4%BC%91%E3%81%95%E3%82%93_%28%E3%83%86%E3%83%AC%E3%83%93%E3%82%A2%E3%83%8B%E3%83%A1%29
「考考你。」*
「儘管考。」

吳爾芙叫陣後,榮格立即答腔,顯然接受挑戰,看得澳福為難起來:這兩個人是要出對子了嗎?

「對死他!」澳福心裡暗暗為吳爾芙加油;如果有賭盤的話,他要買吳爾芙小姐獲勝。

「世界上最早的文…」

「我知道,甲骨文!」澳福忍不住插嘴,隨即捂住了嘴。

「嘖!」吳爾芙白了澳福一眼,「…明是哪個?」

「埃及。這也太簡單了吧!」榮格捻了鬢角,顯得勝券在握。

「錯!」

「錯?」

「答案是,美索不達米亞的蘇美(𒆠𒂗𒂠,ki-en-ĝir)!」

澳福聽過蘇東坡,不知道蘇美文明;榮格曉得兩河流域的椰棗很好吃,也神往大金字塔,卻不清楚蘇美文明和吳爾芙想說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蘇美文明裡,有個烏魯克(Uruk)王國,吉爾格美旭(𒄑𒂆𒈦,或名吉爾伽美什)是當時的國王。由於當時的宗教,國王要透過女祭師才能獲得他的地位,而吉爾格美旭悍然拒絕女祭師的求歡,也等於公然反叛了女神…你也知道,在農業社會裡,國力的強盛是由農業的生產力來決定,而人民的多寡又會影響農作物的收成。於是,吉爾格美旭運用他的影響力,聲稱自己是女神的夫君,代表女神執行管理與統治,架空了女祭師的權力*…到最後,大地之母被天神給取代,宙斯成了掌管世界的天神,然後…」吳爾芙遲疑了一下,「…歷史論述的主角就變成男性,上帝就成創造世界的神了…」

「아닙니다…아닙니다…아닙니다(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榮格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卻一時找不到反駁吳爾芙論述的支點,口中喃喃著。

*顱相學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renology

*為了生存而努力的新生兒
https://youtu.be/XFZQ9kSPNmQ

*渴求肉體。Wilder Penfield (1891/1/26)提出皮質小人理論;在此與魯邦種的發酵相對映。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7%9A%AE%E8%B4%A8%E5%B0%8F%E4%BA%BA

*紅色樓房的故事,《石頭記》之緣由與女媧之關連,見假如榮格44

*《聖經》<創世紀>1:26
https://www.biblegateway.com/passage/?search=%E5%89%B5%20%E4%B8%96%20%E8%A8%98%201%3A26-28&version=CUV

*考考你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8%80%E4%BC%91%E3%81%95%E3%82%93_%28%E3%83%86%E3%83%AC%E3%83%93%E3%82%A2%E3%83%8B%E3%83%A1%29

*吉爾格美旭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90%89%E5%B0%94%E4%BC%BD%E7%BE%8E%E4%BB%80%E5%8F%B2%E8%AF%97

吉爾格美旭故事詳見:<神話時代:兩河傳說中的英雄和情慾>
https://showwe.tw/choice/choice.aspx?c=299

*架空女祭師的權力,見《陰性追尋》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20297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3會員
17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