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國急診記之一

2023/01/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晚上7:35在旅館上救護車,9:10離開醫院回旅館取行李,約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老公已經舒服地躺在堪比五星級旅館的單人病房。
卡帕多奇亞醫院對面的清真寺(作者拍攝)
農曆年前,與老公跟團赴土耳其旅遊,行程由伊斯坦堡出發,往南沿著愛琴海、地中海、卡帕多奇亞及安卡拉,逆時針繞土東一圈,最後由伊斯坦堡返台。
此行亮點,除伊斯坦堡,尚有位於愛琴海海岸的艾菲斯(Ephesus,土語為Efes)古城,位於西南部的棉堡(Pamukkal)及位於中部卡帕多奇亞地區(Cappadocia)的高原奇岩景觀及熱氣球。

第四天由棉堡(Pamukkal)出發,經科尼亞(Konya)拉車600多公里,來到Cappadocia已經晚上七點。雖然辛苦,得知停飛多日的熱氣球次日復飛機率甚高,大家雀躍不已。
第五天是星期日,大家一大早起床用餐,在接近零度的低溫下搭乘熱氣球,接連又在奇石岩洞及地下城市等穿梭遊覽,直至晚上六點多才回到飯店。
一進旅館房間,由於放著暖氣關著窗,空氣十分混濁。不多時,老公開始狂咳不已,並覺得呼吸困難。連吸了兩口氣管擴張劑,幫他按摩胸部及背部也不見成效,速速通知當地導遊及台灣領隊。
導遊立即與所屬旅行社及合作醫院聯繫,並請求派救護車到旅館。不到30分鐘,救護車抵達,老公躺在擔架上被推上救護車,領隊與我坐在前座,隨車到醫院。
卡帕多奇亞醫院的救護車,老公剛被推上車。(旅行社領隊拍攝)
在救護車上,救護人員立即將老公罩上氧氣面罩,套上血氧機監測血氧濃度,並用手機的google翻譯詢問他的病史。
一路上救護車閃燈狂奔,穿過燈光稀微的小鄉鎮及街道,15分鐘後,我們到達卡帕多奇亞醫院(Cappadocia Specialty Hospital)。
抵達醫院時,負責觀光事務精通英文的翻譯官已從家中趕到醫院等候我們,協助我們與醫護人員溝通及辦理後續手續。
老公被推入急診區一間獨立檢查室的病床上,幾名醫護人員一擁而上,在老公身上裝上各種維生及檢測儀器,抽血並討論病情及後續處置。
由於醫護人員並非穿著常見的白袍,而是褐色或藍色的衣服或外套,經翻譯官介紹,才知穿著褐色外套的是急診室的值班醫生。
待老公呼吸問題稍緩,即被推去做X光及斷層掃描。另一位急診室較資深的值班醫生看過掃描資料後,建議我們至少住院三天,待次日肺部主治大夫到院後,再做進一步的診斷。
他們隨即安排好病房,派人到超商購買飲水、乾糧及水果,解我們飢渴。待老公在病房安置好,又派車載領隊與我回飯店,並等待我打包好兩人的行李,載我回醫院。
晚上7:35在旅館上救護車,9:10離開醫院回旅館取行李,約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老公已經舒服地躺在堪比五星級旅館的單人病房。
病房廁所的地面及牆面都是大理石鋪面,燈光是感應式的(作者拍攝)
待我打包好行李再回到醫院,已經10點多。包著黑頭巾穿著灰色制服的護理師用手機google翻譯詢問我老公的病史及藥物過敏等問題,補足電子病歷上不完整的資料。
近半夜,護理師進來量體溫、血壓及血氧,檢查點滴及注射抗生素。稍事漱洗,我就在病床旁舒服的沙發床和著老公的呼吸聲,沉沉地睡去。
夜裡,盡責的護理師進來一兩次檢查點滴,我雖察覺她的進出,但實在太累,懶得起身向她示意。
第二天早上六點左右,天色未明,護理師敲門開燈開始量體溫等例行作業,我急忙起身向她道謝。
打開窗簾,天空由暗藍逐漸轉為青藍,對面的清真寺也傳來晨禮的喚拜聲。
[待續]
5.4K會員
229內容數
這裡不做美髮不修指甲,開房間只做明的,不做暗的。朋友不嫌多,讀者不嫌少,無腦老嫗發發牢騷,大家隨意走走看看,坐坐聊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