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LPR
發佈於庫璐坎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原文

好多時間過去,阿祖的眼睛不知道已經眨過幾次
「鎧鷹」最初的測試已告捷
下一階段實測前,捷里的地位已經提昇了
開始有了旗下應管理的人
黃昏的使者說,讓幕頓的管幕頓
可是阿祖大概還是在那段記憶中種下普普耶駑[1]
根下得太重,拔除不了
除非要用烈火燒盡,否則永遠忘不了那天虹那笑成彎月的眼角
瓦伊庫庫或許就在那個時候對捷里說了耳語
那天,黃昏的使者不在
捷里有機會碰觸「鎧鷹」核心的寶石
他的手指沾染上想拔除普普耶駑的衝動
他回想起在祖底冷的日子
他有著許多的理想與抱負
他學著許多技藝,但總是力道不夠,做得沒有穩度
他回頭學了各種農務,還是沒有好的成果
雖然沒有誰笑過他,但心裡總是焦躁
總算來到這個新地方,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應
那些笑聲不是笑話他,而是連同過去的種種一起取笑
就算是婭達也曾經跟他說
沒關係,做布諾的左手也很好,如果真回頭去做
那這段時間的努力又算是什麼,他的堅持又算是什麼?
一想到這裡,右手指腹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瓦伊庫庫不斷在捷里的耳畔旁提醒著這些話
不斷提醒他那天、那時候
瓦伊庫庫要捷里做祂的信徒

解釋

[1] 幕頓大陸西岸特有種植物,易長難除,跟又深又廣,能在極短時間內將周遭水分吸盡,其他植物難以生長,通常會用火燒方式除去,但也容易影響到其他作物。庫瓦族人也常以「記憶被種下普普耶駑」比喻難以消除的回憶。

【聯絡LPR】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LPR
LPR
台灣的文字創作者, 東立原創輕小說大賽銀賞, 小說、現代詩、散文都有沾一點點。 著有《她與她未開啟的匣》、《狂飆戰爭》、《BJD靈魂之歌》等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