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小說]“泰陽的救贖” PT.9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傍晚10:53

子瑜推開了田柾國診間的門

「能跟我來一下嗎?」

田柾國看到子瑜有些驚訝,看了下正在打的報告,沒想什麼便微笑地點了點頭起身

「要去哪裡?是病人有問題嗎?」田柾國站在子瑜面前問道

「不是,是去好好談一下我們的答案」子瑜笑了下

「聽起來很有趣,走吧!」田柾國像是想到什麼般笑道

他倆便一前一後的來到了醫院儲物間

/

子瑜將門關上,把後背貼在牆上深呼吸一下,田柾國有些緊張地抿了抿嘴唇,這封閉幽暗的空間只有他和眼前心動已久的女人,他對接下來的橋段有些期待卻忐忑不安

「過來我旁邊」子瑜對著田柾國示意道

田柾國也聽話的站到了子瑜身旁

「你還記得那天我在車上對你說的話嗎?」

「當然記得」

「我想問你,你聽完後有什麼感觸,告訴我,不要帶有你那份愛我的心思」

田柾國愣了一下,他怎麼可能會對他人一無保留的傾訴,傾訴偽裝在他世俗面具底下的真正自我,何況是她

「現在別顧慮吧,我也會告訴你我的內心,別忘了,我是來告訴你答案的」子瑜真誠地看著他道

田柾國嘆了口氣,用手搔了搔頭髮,轉頭直視著身旁的子瑜,放下防備,深呼吸後說道

「我能理解你當時所說的話,因為我真的是一個世俗人,從小就聽大人的話努力讀書,因為他們說這樣做,我的未來能過得更好,所以我努力念書,考上了醫生,的確,我賺到了很多錢,有了豪宅,和親友投來的讚許眼光,但我其實到現在還是搞不懂,我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我真的喜歡我現在的生活嗎?我到底是誰?

我曾經問過自己,你的夢想是什麼?但脫口而出的是"有一份 能賺大錢 能養父母 有頭有臉的工作 好好找到一個女人結婚 過完餘生"那時我才發現,我的夢想和人生所有的走向,都是別人叫我去做的,去走的,我根本連"真正的我"想要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根本就沒答案,只會讀出別人幫我寫好的劇本台詞,讓這社會的色彩灌入我的全身

他們叫我要有憐憫之心,要有道德,可到底該拔管讓病人解脫還是繼續插上管子看著家屬喜極而泣,我不明瞭,這社會怎麼了?這世界怎麼了?為什麼要讓我選擇?不管哪邊都好痛苦

我不是沒想過離開這被世俗框架綁死的世界,是我早已習慣這樣生存了,我拿不下在別人面前的面具,我不想讓他人看到我想改變的自我,因為人們不想看到跟他們思想不一樣的人,我會害怕,而且,我放不下,放不下心想去愛人的悸動,放不下情慾,放不下親情,為什麼我會喜歡你,為什麼我會不放棄地追求你,先撇除你完美的外貌,你跟他人不一樣,但卻又有些相似,你是讓我不自覺想靠近的人

這是我的真心話」

田柾國眼眶泛紅地直視前方擺放藥品的貨架說道,他不停的用手抹掉淚,不想在子瑜面前露出這種面貌
子瑜輕輕用手拍著田柾國的背

「謝謝你願意說出來」子瑜說道

「老實說,我這段時間自己沉澱了很久,我在思考自己當初說出來的話,那時的我,好像只是為了想迫切證明才說的,我跟你一樣,是個世俗人,只不過我至今仍在努力打破這邊界,因為我厭惡看到人們被社會的淺規則綁住的模樣,我不想靠近

但現在我了解到了,我沒辦法去抑制自己的七情六慾,那僅僅是因為我想證明,證明自己是個脫離世俗的人,但我還是會有需要釋放的情慾,依然需要愛,依然需要發洩慾望,發洩怒,展現喜悅,是我自己把它們都丟下,只不過心仍在苦苦尋找,想抓回,我想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我不要再逃避了,不要再欺騙自己了

我需要學著與它共處,且不讓它影響我的心,所以...」

子瑜轉過頭,輕輕在身旁小哭包的唇上吻了一下

田柾國有些傻了,有些迷糊地摸了摸唇又看了看眼前的子瑜

「我希望你能幫助我補足我所需要的愛,我也會成全你需要的世俗戀愛,但我只想要求一件事,我們一起相處的過程,請不要帶給我我所討厭的世俗,我也會學著與曾經討厭的事物共處,希望我們能從彼此身上獲得想要的答案

第一天交往快樂,男朋友」

子瑜又在田柾國臉頰上吻了下

「我現在是在做夢嗎?」田柾國愣住地摸著被子瑜吻過的左臉頰,一臉驚訝
「對了,我們可以離開這裡嗎?我怕黑...」田柾國突然抓著頭傻笑道

「是嗎?那要不要去體驗一下...」子瑜邊說邊將走近,將臉靠近田柾國,把他壓在牆上,呈現壁咚的姿勢

「世俗的性福呢?」

田柾國撇嘴笑了下,他覺得這時候的子瑜好不一樣,但那副賊兮兮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他趁機轉身,調換了兩人的位置,一手扶著她的腰,另一手用手指抬起子瑜的小臉邪魅一笑

「歐巴會好好品嚐小綿羊的,要乖乖,別亂跑喔」

/

凌晨 1:06

金泰亨在帶Y/N回病房後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縱使今晚不是他輪夜班,他還是無法閉上雙眼安眠

他雙眼無神地盯著前方的電腦螢幕,但隨即又低頭用手抱住腦袋,腳不停跺著地面喊道

「金泰亨,你為什麼要越線!」

眼眶不甘心的淚就這樣滴了下來,他好困惑,但也好想打死自己

此時,金南俊推開了門走進

「老師?....」金泰亨哽咽的聲音疑問著在面前坐下的金南俊

金南俊沒說什麼,只是用手摸著金泰亨的頭,像是一對兄弟中的哥哥安慰弟弟一樣

「泰亨啊..你很累吧」

金泰亨也不知為何,聽到南俊說出口的一句話,竟會讓他徹底淚崩

「老師..怎麼辦...我又做錯事了,我是個罪人..」金泰亨全身顫抖著抓著金南俊的手哭訴著

他真的好害怕,明明自己發誓過不再越線的,他不想再讓悲劇上演一次,何況是比自己小16歲的Y/N,但自己也控制不住那份悸動,他只能向南俊尋求幫助

「是Y/N吧」金南俊像是知道一切事情地問道

「老師...為什麼..?」金泰亨有些驚訝的抬起頭問道

「我看到了,也感覺到了」

「老實說,五年前的那件事,我到現在還在思考,我到底有沒有做錯,讓你痛苦多年的是我,拆散你們的是我,讓夏小姐離開的人也是我...」

金南俊坦白心聲地說道

「不是你,老師,錯的是我,我一開始就不該接近她的,不該帶給她痛苦的,錯的是那一意孤行又沒勇氣的金泰亨...」

金泰亨泛紅的眼眶面視著地面說道

「我知道Y/N和你都對對方動心了,我本該阻止的,但有些事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動心了嗎?...」

「你還沒意識到嗎?」

金泰亨嘴角勾起,笑了下,他不明白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讓她知道有人會陪著她,會幫她而已,我動心了嗎...?」

金南俊嘆了口氣,金泰亨直到現在還是無法接受自己的心,還是無法真正的"看見"

「這次我不會再阻攔你了,我也希望你能去"愛",你們都有痛苦才會被彼此吸引,我想要你們去幫助對方,在這份關係中學會治癒痛苦,你也需要學會正視自己現在對夏璐的感情到底是什麼,學會去"真正的看見"」

「可如果那幕又上演呢?如果我又害了Y/N呢?我還放不下夏璐啊!」

「泰亨啊,過去是過去,夏璐是夏璐,Y/N是Y/N,如果你一直逃避,一直認為只要隨著自己的心走的話都會變成悲劇,那你的痛苦只會一直卡著,我不是叫你要談場浪漫的戀愛,而是因為你對Y/N已經有感情了,這是一條你們得一起走,學習並放下的道路,別被以前的陰影綁住了現在的自己」

金泰亨依然有些迷惘,他愣愣地看著他總是依賴著的南俊

「老師,你的意思是,讓我照著直覺去和Y/N相處,不要害怕那件事會再發生嗎?」

「沒錯,不要壓抑自己的內心,我相信你會找到答案的」金南俊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給了金泰亨一個讓他放心的微笑後,金南俊便轉身離開,他知道,他只能引路,真正的關卡,金泰亨要自己克服

金泰亨依然坐在椅上,不過早已停止哭泣,他抹掉了淚水,他想嘗試改變,嘗試改變自己的心

/

隔天早晨 9:32

昨晚人生中第一次的性愛讓子瑜有些手足無措,但這與以往不同的面貌卻也讓她感到驚訝

昨晚Y/N崩潰的一幕,子瑜其實也站在門外看著,她並不擔心Y/N,反而是替她高興,因為她能正視自己的心了,在昨日與田柾國聊過後,也讓子瑜決定不再害怕在Y/N面前嶄露出自己想露出的心,她想成為Y/N能訴說心事的姐姐

「Y/N」子瑜來到Y/N床旁坐下

「子瑜姐,早安」Y/N邊笑著說道邊整理著頭髮

「雖然現在不該再提昨天的事,但我想告訴你,你做的真的很好,如果以後有甚麼心事,也可以來找姐姐說」子瑜真誠地看著Y/N

「我知道了,謝謝你姐姐,我現在真的很好」Y/N笑著回道

「姐姐今天變得好不一樣,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可能吧,姐姐現在正在努力學習好多事情,也正在接受會害怕的事物中」

「我相信你可以的,姐姐,加油喔」

「嗯,謝謝你Y/N」

在子瑜離開後,Y/N打從心底的為子瑜高興,現在的她整個變了,雖不明顯,但Y/N看得出來,她的眼底有色彩了,原因可能就是那個吧

田柾國早晨查房時的笑容

/

傍晚7:28

「金醫生,Y/N發燒了,你能來看一下嗎」

接到護理站的電話後,金泰亨趕忙抓起聽診器來到Y/N的病房

踏進病房,只見Y/N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喘著氣,一旁的護士正幫Y/N量體溫

「燒到幾度了」金泰亨走上前,問的同時彎下腰把手掌覆蓋在Y/N額頭上,燙的跟剛燒開的開水一樣

「39度了」護士回答道

「幫我拿一下氧氣罩」

金泰亨輕輕將Y/N的頭抬起,幫她戴上

「這樣呼吸會舒服一點」他輕聲說道

有了氧氣罩後,Y/N的呼吸明顯變得流暢一些

「這裡我來就行,你先去忙吧」

護士離開後,金泰亨拉開Y/N的棉被,解開了她胸前的幾顆扣子,潔白無瑕的肌膚和淡紫色的內衣肩帶便這樣坦露在他面前,Y/N只是靜靜地看著,沒說什麼,視線只停留在放在自己胸前的那隻手上

他把聽診器放在Y/N上下起伏的胸上,認真的聽著,他靠的很近,Y/N能感受到他鼻腔散發的溫暖氣息,他身上的香味,像是在多瑙河岸聞著青草香的慵懶

「打個針吧」金泰亨重新戴起聽診器,把Y/N的扣子扣上,拉回棉被

當他轉身準備去拿藥時

Y/N的小手緊緊抓住了金泰亨手腕上的袖口,他轉過身,看到Y/N正用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隱約可見在霧氣壟罩的罩子裡嘟著小嘴

「我不想打針...」Y/N用早已沙啞的嗓音說道

金泰亨回過頭,坐到了床沿邊,由上而下看著Y/N的小臉,撫摸著Y/N的臉頰哄道

「你乖,如果到時候繼續燒就不好了,這個針是幫你的,不是害你的」

「可是我還是怕...咳!咳!」Y/N咳著回道

金泰亨輕輕拍著她的背,但同時卻笑了下,像是想到了什麼

「那Y/N小朋友是想要吃糖糖還是要抱抱啊?」金泰亨像在哄小孩般地問道

「還是想要歐巴帶你去玩玩啊?」

Y/N本就燒的通紅的臉此刻因為害羞變得更紅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她迴避著金泰亨的視線倔強地說

金泰亨覺得可愛地笑了下,隨後便起身到床尾的推車拿出針管和藥劑

金泰亨站在床前的推車旁,拿著細細的針管,另一手輕敲著將空氣排出,他的側顏體現了他此刻的認真與專注,緊接著,他拿起針筒和酒精棉片朝Y/N走來

Y/N直直盯著金泰亨手上的針筒,緊張地嚥了下口水,金泰亨在床沿邊坐下,移了移位置,讓自己更靠近Y/N,一手抓緊針管,一手將Y/N左手袖子輕輕拉開

在給了Y/N一個放心的眼神後,便開始幫Y/N消毒,接著,他將針輕輕插入細嫩的肌膚中,Y/N閉起了眼,卻還是因疼痛而抖了一下,金泰亨一邊推著藥一邊哄道「乖,別動,馬上就好了」隨後針被抽了出來,Y/N也才慢慢張開眼睛

「打完了」金泰亨把Y/N的袖子拉上,起身說道

他到外頭倒了些溫水,隨後拿著幾顆藥丸和杯子回來

「先把藥吃了」他扶起Y/N的上身,讓她坐起來,背靠在枕頭上

Y/N順從地接過服下,金泰亨的眼一直沒有離開過她

「喝點溫水,喉嚨會好一點」

「嗯...」

「你能抱抱我嗎?...」Y/N突然問道金泰亨

金泰亨有些愣住,但還是微笑地點點頭,坐到Y/N旁對她伸出雙手

Y/N立馬從被窩爬起,將腳跨到金泰亨的腰旁,用手緊緊抱住他的肩膀處,臉也塞在了他的頸窩,就像一隻無尾熊抱著媽媽一樣

金泰亨不知道Y/N的抱竟是這種,有些緊張,但還是順著心中直覺用雙手緊緊抱住她的背和腰,她全身發燙,讓金泰亨擔心地再次摸了下Y/N的額頭

「對不起,但讓我這樣子一下下就好...」Y/N輕聲說道

「明明還是小朋友啊」金泰亨輕輕搖動著身體說道

「讓我現在當一下小孩吧,現在就好」
Y/N又抱的更緊了

「你可以一直在我面前當小小孩的,喜歡這樣抱嗎?」

「嗯...我一直想被這樣抱,謝謝你成全我的夢想」Y/N的眼神有些迷茫的說道

「你累了嗎?藥效應該發作了」金泰亨看著手臂快掉下來的Y/N,暗自對自己說道一定要讓她感到幸福,以前都沒被好好地抱過,其實很渴望吧

「嗯...」Y/N的頭就這樣從金泰亨的頸窩掉到他的胸膛靠近手臂的地方

金泰亨輕輕將Y/N的身體抱起,轉了下方向,讓Y/N的雙腳在另一側,呈現坐式公主抱的姿勢,另一側用雙手環抱著她,哄著Y/N睡

Y/N的雙眼閉著,眉頭卻因頭痛而緊皺著,小手依然緊緊抓著金泰亨的衣服

金泰亨就這樣,抱著Y/N整整一個晚上,直到自己也跟著倒下睡著,但手依然沒有離開

昏暗的黃光,依然下著雪的窗外冬天,金南俊看著他倆,靜靜拉上了Y/N床旁的簾子

Kiki
Kiki
ARMY 【有你們在 沙漠也能變成大海】 Wattpad:kiki0110 創作內容皆為虛構 不定時更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