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陽光街出發(上) | 第一座遊樂園

2023/04/2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今天是Yo²World轉動的第 3 天,準備進入夏季,台北內湖的小孩來訪。

▌第一座遊樂園

我的第一座遊樂園在陽光街,台北內湖的陽光街。
內湖位於台北市東北部,境內多山丘,形成很多小盆地,當時漳州籍閩南語稱盆地為「湖」,內湖即代表「內部盆地」。
內湖的陽光街樂園,坐落在婆婆爺爺家,一個僅有樓梯的公寓五樓,以及開闢新世界的六樓花園。
用「我的」這個前綴其實不夠謹慎,如果時間線穿插在一起,幾個陽光街長大的小孩中誰說了這個遊樂園是「我的」,那一定會引起爭端、爭論不休。我甚至能想象,我也許會故作大人姿態,用「我們的」來擺平這場浩大的爭執。
不過在我享用樂園的短暫時間里,大孩子都已經各自忙碌,只有我和我姐在拌嘴,以及婆婆爺爺口中哥哥姐姐的故事。
題外話,婆婆爺爺是我的外公外婆,因為很親,所以免去了「外」字,不知道是哪裡規定的叫法,可以考慮改朝換代了。每次寒暑假,我和我姐都會回婆婆爺爺家住,我恨不得宅在陽光街撐滿所有假期時光 — — 用來玩樂,以至於常常忘記寫寒暑假作業。
一樓大鐵門守著一整幢樓的人家,鐵門上一格格銜著信件的信箱,總有一戶被塞得滿滿的。門上信箱的右邊,有聯通對應每戶座機的按鈕,「確認過暗號」就可以打開鐵門。
很多時候,婆婆爺爺會計算著我們的航班時間,還沒等按按鈕、報上姓名,鐵門就「自動」開了。老式公寓的樓梯並不好走,偶爾會有幾階高度不平均,走的時候需要特別小心。五樓對於我的短腿來說,真的很遠,但興奮會讓人忘記身體上的疲憊。
鐵門拉開,內里還有一道,附近很多人都會為了安全而設兩道門。進門的小陽台擺著幾顆新鮮的石蓮花和魚腥草,婆婆會迫不及待地和我們介紹他們。
放下行李後,我們會有一個大大的擁抱,感念重聚、慶祝假期的開始。婆婆爺爺一早起來就會在客廳里聽新聞、看股票,配一碗麥片咖啡。
時間一過,就到了我和我姐的沙發嗨唱秀,唱卡通的主題曲,那時候卡通台引進大量日漫,無外乎一些魔法變身主題;因為太喜歡看電視的卡通,尤其是25台的「東森幼幼YoYo台」,所以誕生了Yo.Yo.的名字;
追看不太懂的偶像劇,6:30的娛樂百分百,跟婆婆爺爺一起看兩個半小時的台語八點檔,有時候我姐和我會接著看很晚才播出的康熙來了,從看不懂到跟著大笑,花了我不少時間。
客廳里深綠色的長桌抽屜里,藏著珍貴的玩具,沒有客人的時候,我會拉著姐姐坐在木地板上玩。
有時爺爺會帶我們去看他收藏的小玩意兒,電池測量器、放大器、鴕鳥蛋,綠色士兵、熱帶動物,可以開艙的航天飛機,還有拉著掛在摩托車尾的安全帽,就會啓動馬達的摩托車模型…
爺爺說很多小玩具都是撿來的,於是我也試圖在路上發現寶藏。爺爺的房間在婆婆房間的對門,連接的天花板上塗畫著深藍色的星空。
書房裡靠牆擺著一颱風琴,是阿姨小時候練琴留下的。上面貼了簡譜音符,我就看著數字來回地彈,一邊踩著踏板鼓風,想象自己是鋼琴大師。牆上有一個鉛筆畫的公主,是表姐留下來的永不厭倦的聽眾。
最最有趣的還是六樓的花園。
「我要去樓上澆花咯」、「我們去樓上畫畫寫字」、「我想去樓上盪鞦韆」
⋯⋯
雖然只有「樓上」的簡單名字,但在學校作文比賽里,我更願意賦予她「夢幻樂園」、「超級後花園」的華麗稱號。
「樓上」原本是鐵皮屋頂下的空地,爺爺鋪上幾塊人工草皮拼接,擺放三兩長凳,讓大小朋友在上面塗各色顏料;婆婆從花鳥市場陸續買來好幾株花草盆栽,從小草小花到藤條藤蔓…他們總是會創造奇妙而浪漫的事。
玻璃缸里魚蝦作伴,烏龜漫遊 — 我常會擔心蝦會被魚吃掉,烏龜會爬出來。
魚缸換水是項大工程,也是小孩最期待的節目:婆婆負責撈魚撈蝦、爺爺負責用虹吸管換水,好像水族館的配置也不過如此。
姐姐和年齡相仿的表姐總是玩得比較好,還會作伴去嘗花蜜(請勿模仿,有的花蜜有毒!)。
婆婆總是很悉心地照料那些植物,爺爺和舅舅時不時要來鏟除一些比我頭還要大的蜂窩。儘管我愛跟著婆婆澆花換水、跟著爺爺泡茶聽收音機,但我和螞蟻、蚯蚓、毛蟲和蜜蜂始終沒辦法成為朋友,所以我常常一個人躲在鞦韆上,好像晃起來就不會被蟲蟲襲擊了。
鞦韆也是爺爺純手工製作,粗鐵鍊、包裹木紋紙膠的木板、特製靠枕改良的靠背,全世界最安全的頂級手工鞦韆就大功告成。
爺爺很喜歡教我寫字、下五子棋(他是五子棋高手!)、念英文單詞,他會把報紙上的英文格子漫畫剪下來,加菲貓的最多,Snoopy第二,攢著厚厚的一疊,隔一段時間就用訂書機釘在一起。
週六的蘋果日報最好玩,娛樂版面翻到中間頁會有個副刊,有找茬遊戲、塗色遊戲和心理測試,有時候是星座運勢,看完報紙,手上都會留下黑色的墨跡。我們會圍坐在彩漆的長凳,輪流圈出圖上的不同,偶爾會把畫好的圖傳真給報社(應該是?),期待下周的報紙會留下我的名作,帶上一張超市代金券。
碰上需要拜拜的日子,婆婆會帶著我們在樓上的樓梯間燒金紙(一種宗教習俗),我總會盯著燒金紙桶里的火焰,稍稍熄了些才敢丟進去,婆婆總笑我膽子太小。她常常會教我如何應對困難,面對新生活、新朋友,「以前我就教你姐姐、還有你小姐姐、大姐姐…」
中秋節,爺爺會召集全家人在樓上烤肉、聊天、賞一年僅開一次的曇花。
從樓上到樓下,竟然也會捨不得。
晚上躲進婆婆的臂彎,聽著婆婆的呼吸聲入夢。偶爾我會和姐姐小聲模仿婆婆的小小鼾聲,然後埋在被子里偷笑。
不過更多時候,我們會選擇在睡前偷偷地和婆婆玩跳棋、接龍、抽烏龜(抽鬼牌)、撿紅點,還有一個叫「掲示板.ストップ」(Keijiban.Sutoppu)的紙牌遊戲。翻譯成中文是「公佈欄.停止」,有點像簡單版的UNO,老一輩也會用台語「刮之枋」(khe-tsi-pang)來指代撲克牌。
有時爺爺會從對面的房間來「突襲檢查」,叫我們早點睡覺,我們才會乖乖收拾、準備休息。
爺爺偶爾會開車載我們一起去costco大採購,飲料、烤雞、披薩,然後拎著幾大袋回家。
假期結束前的一天,小時候的我一定會大哭 — — 在婆婆面前,因為爺爺不喜歡小孩哭。我會和她說我多不想離開這裡,充滿傷心和一點憤怒的。然後她會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我上學幾個月的時間過得有多快。
想到好多細節的畫面,謝謝我記憶尚佳的腦子。
獨一無二、絕無僅有、無可比擬,陽光街的孩子們在敲打我的腦袋,讓我用許多珍貴的詞藻,在Yo²World還原一個無可複製的遊樂園藏品。
歡迎來內湖,帶著心裡的小孩,我會向你介紹我們的第一座遊樂園。
#今天是Yo²World轉動的第 3 天,歡迎來訪#
#有想去地方、想要小旅行計劃歡迎與我聯絡#
#Yo²World記錄記憶故事#
*(圖片僅供分享,其版權歸原創者所有)
YoWorld小世界筆記
YoWorld小世界筆記
嗨,我是Yoyo,花了20年在上海畢業的淡水人,現在準備啟動台北生活模式。歡迎來到我記憶的小世界,聽我述說每個相遇,在某個你可能曾經到過的角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