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是我身上的另一個生命體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讓狗進入中正紀念堂,這是對蔣公的大不敬!」
「我從來沒讓狗進入火車,除非你用布袋,把狗包起來,扛過去!」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一日,台灣首隻導盲犬「雅琪」(Aggie),佩戴第一枚導盲犬證明頸勳,開始為主人柯明期服務,柯明期成為台灣第一個擁有導盲犬的盲人。上述狀況,就是雅琪和主人柯明期外出經歷的真實遭遇。
柯明期二十六歲那年,在一場籃球比賽中,球友的手肘撞傷他的眼睛,視神經發炎導致雙眼失明,花了一年多時間,他才接受自己失明的事實,進入台灣盲人重建院接受專業訓練,學習視障人士生活技能,以及讀點字、按摩等專長。
一九九三年,盲人重建院開始推動導盲犬訓練計畫,從澳大利亞皇家導盲犬協會購買一對拉布拉多犬,隔年,幼犬出生,經走路姿勢、反應能力、敏銳度及骨骼肌肉評估,名叫雅琪的白色幼犬被選中,赴日本接受半年導盲訓練。
一九九六年五月,柯明期被選為適合使用雅琪的視障人士,與雅琪共赴日本受訓一個月。
無法想像導盲犬能給予行動有多大幫助的柯明期,既期待,又害怕,在大阪街上,第一次拋開手杖,牽著導盲犬走路,令他驚喜感動,開始學習如何照顧、指揮雅琪,以及人犬的互相配合。一個月後,柯明期與日本專家帶著雅琪回台,在日本專家的指導下,展開人與狗的共同生活,培養默契。
離台前,日本專家告訴柯明期,台北的路況很糟,流浪狗太多,實在不敢保證柯明期和雅琪的安全,這讓柯明期心情一沈。
第一次帶雅琪搭公車,好幾班車的司機見他帶著一隻狗,都不停,好不容易搭上一班車,司機說,「怎麼帶這麼大的狗上車」;他們還曾經歷搭公車被趕下車的遭遇。
柯明期與雅琪
那時的臺灣社會,還沒有形成導盲犬協助視障人士外出的觀念,幾乎所有公共場所對導盲犬都不太友善,柯明期帶雅琪外出時狀況不斷,人欺狗令柯明期挫敗氣憤,狗欺狗令雅琪受傷,這對搭襠的外出,就是一場辛苦、辛酸與血淚之旅。
為了能夠與雅琪暢行無阻,柯明期帶著雅琪,向內政部、交通部、教育部、民航局、鐵路局申請了五張公文,隨身攜帶,保障權益。
經過柯明期與雅琪的不懈努力,四處奔走併肩作戰,二零零四六月,立法院三讀修正通過《身心障礙者保護法》(二零零七年更名修正為《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明定導盲犬可自由進出公共場所、搭乘交通工具,柯明期與雅琪,成為促進視障者權益的先鋒。
雅琪非常稱職,柯明期起身,拿起導盲鞍,不需說話,雅琪就會自動套上,準備導盲上路,人與狗,成為最默契的生活搭襠。
那時,柯明期在盲人重建院上班之餘,也在台灣師範大學特教研究所碩士班上課,雅琪如影隨形,帶著主人搭公車、走路,默默陪伴在一旁。上課時,牠在教室內等候,一趴就是十幾個小時,不喝水、不進食,旁人感覺不到牠的存在。
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日常,對柯明期來說,雅琪就像是黑暗中的明燈,可以讓他無所畏懼地大步走在街頭。
一個下雨天,雅琪帶著柯明期行經一處被汽車擋住的人行道,雅琪示意柯明期——回頭,走別的路。他摸索後發現旁邊還有空間,質疑雅琪為何不通過,拉著導盲鞍,要牠走過去,結果他一腳踩進十幾公分深的積水中,鞋子濕透,這才知道自己誤解了雅琪,趕快不斷向雅琪道歉。
柯明期坦言,雅琪帶給他太多的震撼和感動。雅琪陪伴的第二年,上國小的兒子深夜突發高燒,上吐下瀉,一時叫不到計程車,柯明期揹起兒子,在全盲太太的攙扶下,靠雅琪帶路,徒步走到醫院。
在沒有雅琪之前,他走路靠手杖,路上障礙多,手杖能觸及的範圍有限,稍有不慎就易受傷,導致缺乏安全感,不敢走快,也走不遠;有了雅琪之後,雅琪可以迅速閃避障礙物,帶領他行走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活動空間也被整個拉開、拉大了,「牠對我來說,就好像是『附著在我身上的另一個生命體』。」
雖然柯明期和雅琪這對臺灣導盲犬先鋒搭襠已常在媒體曝光,宣導導盲犬經過訓練,是工作犬,不會咬人,不會吠叫的觀念,並引導民眾,路遇導盲犬時,應保持「四不一問」原則——不呼叫、不餵食、不撫摸、不拒絕,詢問視障人士是否需要幫助,但他們出門時,還是會遇到民眾問:「牠會不會咬我?會不會叫?會不會大小便」;有人在雅琪導盲時,想觸摸雅琪;仍然有人在公共場所、交通工具上刁難他們。
因應臺灣社會對導盲犬的認知不足,他在擔任台灣盲人重建院教務主任、副院長之外,還身兼惠光導盲犬中心主任,努力做導盲犬的教育推廣工作。後來,因工作壓力太大,導致憂鬱侵襲,他在哥哥協助下展開療養,待憂鬱歸零,他辭去職務擔任義工,仍然做導盲犬的引導教育工作,以回饋社會。
柯明期表示,雖然年滿十八歲的視障人士可以申請導盲犬,但並不是每個視障人士都適合擁有導盲犬,首先,要喜歡狗;第二,要有生活上的實際需要;第三,視障人士本身的定向能力必須很強,否則導盲犬也容易迷路。
柯明期與導盲犬,白犬(右)為雅琪
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擔任導盲犬服務七年多,將屆十歲的雅琪,因四肢關節退化,卸下導盲鞍,邁入退休階段,盲人重建院安排雅琪住進寄養家庭王醫師家中,安養晚年。
雅琪自小受導盲訓練,長年做導盲服務工作,因此個性壓抑,拘謹怕人,也怕狗,失去狗狗的本性,王醫師陪伴雅琪,努力讓退休以後的雅琪好好享受當一隻狗的樂趣,漸漸的,雅琪變得越來越活躍,還到公共電視台兒童節目客串助理主持,玩得不亦樂乎,以至於兒童節目導演也愛上雅琪,希望能夠接手照顧,王醫師忍痛割愛,讓導演成為第二個寄養家庭,只要雅琪幸福快樂,一切都OK。
十二月五日,是愛盲日,也是雅琪的生日,二零一零年末,雅琪身體已很虛弱,無法搖尾巴、抬頭,但看到老朋友來給牠過生日,還是努力發出聲響。
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十六歲的雅琪在領養家庭過世,柯明期在網路發表文章:「Aggie!你是生命之燈,黑暗的盡頭。漫長歲月中,上帝派遣美麗的天使與我相伴,配合著節奏感的步伐昂首向前,穿越了層層障礙,逝去的尊嚴與自信得以重拾……祝福你也永遠感謝你!」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一幀照片:她是我最愛的天使 也與你分享我的出租天使,每天限時租給大家,請大家珍惜她,好嗎。 請讓我還能每天擁抱她,因為我愛她
Thumbnail
avatar
醫聊人
2023-05-20
他是我們最好的象征如果說上個世紀傅滿洲的大火是白人對小黃人的誤解,那麽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好像還真沒誤解錯。 前些日子我在跟別人討論入棺學的時候,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傅滿洲先生,畢竟傅滿洲先生的一生確實算的上是對入棺的完美演繹。 而這麽符合兔兔和粉蛆三觀的虛構人物,卻被詆毀成辱華,多少是有點讓人嘆息。 於是為了讓廣大的兔
Thumbnail
avatar
利维坦冲浪里
2022-12-13
離我而去的,他是我的喜樂今年最大滿月的那時刻,我照例在睡覺。反正有很多天文迷朋友會拍,我看照片就好。
Thumbnail
avatar
Stoneton
2022-07-19
20220125催眠+觀元辰故事--深沈的傷痛,都是自己在生命藍圖中的安排,他人的反應,也是因為他能勝任這角色而被我們選Elsa兒時也曾有過類似經歷,還記得長大後和母親提起時,她那幅驚訝的臉孔,還有急著問「為什麼不告訴我?」的緊張語氣。Elsa告訴媽媽,因為怕說了會被打。媽媽臉色又青又紫、表情非常糾結,但我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才明白:「媽媽是會保護我的。」重提舊事,並不是要指責媽媽,只是想與這段往事做個了結。
Thumbnail
avatar
Elsa
2022-01-25
她不怪,她是我妹妹電影《她不怪,她是我妹妹》講的是一個既過動又躁鬱的小女孩,因為有一天父母爭吵下,父親離世,母親也因治療躁鬱住院而將她送去與哥哥相處的故事。 從起先不諒解到後來的接納,身為演員的哥哥因為她而有不同的改變,也得到預想不到的感情。 ~張老師出書人~
avatar
王映涵
2022-01-07
喬安的日常02他是我的姊夫打從一出生,她就看得到那些妖魅精怪。 其實這算是種家族遺傳,只是經過數百年的代代傳承,到了今日,血緣已經變得相當稀薄,對喬家人來說算是好事,因為他們一直以來都為這份特殊天賦而感到不安,更害怕外人的指指點點。 她的父母算是麻瓜,能看得到的只有祖父,不過也只是糢糢糊糊,以為到此為止,之後的子孫不會再遺傳
avatar
不寫作也梅關係
2021-09-20
他是我老公我遇到一對同婚客戶來財務諮詢,因為他們開始對於「家」有一個想像,但是因為過去沒有模板,所以不知道如何構思 我只給他們兩個想法: (1) 把未來現金流顧好,讓未來的你們,只需要好好陪伴對方。 (2) 如果有一天需要照護對方,做陪伴者,而不是照顧者 一切就從這邊開始
Thumbnail
avatar
來聽張簡講幹話
2021-05-22
她是我孫女 坐在大溝溪親水公園2號亭子旁邊的石頭上,我看著我的孫女,幾乎不相信她是我的孫女。
Thumbnail
avatar
任任
2021-03-02
我們是雙生火焰?他是我的靈魂伴侶?—在愛裡,我們不找唯一標籤,而是找一份連結 相信很多人對 #靈魂伴侶 並不陌生,也或多或少聽過 #雙生火焰 這個概念。隨著現代靈性資訊快速蓬勃發展,網路上不乏這類的介紹文章,而「靈魂伴侶/雙生火焰」這個概念也被賦予非凡的靈性意義,多少為愛情增添些許浪漫色彩。 
Thumbnail
avatar
Evelyn 有醒工作室
2021-02-17
他是我的搭檔,黏美龍-2020 VTL戰報入坑VGC的第一篇戰報。碰到武漢肺炎導致官方賽停辦,看到台灣的PokemonVGC分享社舉辦社戰,起初怕自己被電得亂七八糟而躊躇,但最後還是決定參加 ──也幸好有選擇參加,才能有這一段如此踏實的冒險。
Thumbnail
avatar
寶可夢VGC-黏滑境地
202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