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黎明

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在王國邊遠的地方,有一個世代從事農獵的村子。黎明從小就居住在這個村子裡,他們的家族一直以來,都承擔著保護村民免受野獸或外敵侵襲的重任。黎明的父親也是一位獵人,他因為與不死怪物戰鬥而受傷,最終因傷勢過重而離世。


在黎明的記憶中,她清楚地記得小時候,村子曾經經歷過一次不死怪物的威脅,當時有一位勇士帶領村民們英勇地戰鬥,保衛了他們的家園。這段過往給了黎明無盡的啟示和憧憬,她渴望也能成為一名偉大的戰士,能夠為村子和社會做出自己的貢獻。


在爺爺的引導下,黎明向村子修道院裏退休的老聖騎士學習劍術和作戰技巧。這位老聖騎士是一個經驗豐富且深具智慧的師傅,他耐心地傳授黎明戰鬥的本領,並教導她正直和勇敢的道德準則。隨著時間的推移,黎明逐漸展現出卓越的戰士天賦,她的劍術精湛,身手矯健,策略思維也日漸成熟,每一次的訓練都使她更加堅定自己成為一名真正的保護者和戰士的決心。


當爺爺離世之後,黎明向師傅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並告別了村子。她帶著少少的積蓄,以及師傅給予的推薦信,背起僅有的一把鋼劍,懷著保護弱者、扶持無助者的使命感,踏上了屬於她的冒險之旅。


這一天,她乘船來到了王國東方的港灣都市-維斯帕,一心想念的就是先去冒險者公會登記成為一名戰士,所以在下船時,就詢問了正在港邊忙碌搬運花崗岩石板的水手,水手看著眼前這位穿著黑色斗篷聲音聽起來是位女孩子的人,指向西南面的方向,告訴她經過四座橋梁大概就可以見到了。


「非常感謝你的指引,我將盡快前往冒險者公會。」


「沒問題,小姐,祝你好運,希望你在冒險者公會能夠找到你想要的機會。」


「謝謝你的祝福,我會努力的。」


黎明向水手表示感謝後,她朝著指引的方向走去,並跨上了第一座橋梁。她沿著橋梁在城市的運河漫步,仔細欣賞著橋梁上絢麗的花卉裝飾和河水中倒映的建築物。她發現這個城市是以數十座小島構成的,並由許多美麗的橋梁跨接。


她來到了第二座橋梁,黎明開始感受到城市中的繁忙和喧囂,人們來來往往,各種各樣的叫賣聲音填滿了空氣。


在橋上她目睹了這座繁榮城市的景象,四周充斥著人群,各種各樣的商販擺設攤位,擁擠的市集交流著各種貨物及商品。黎明的目光落在北方比較大的島上,有著一個個大建築物以及販賣各種物品的商鋪,她被這個城市的熱鬧景象所吸引。


接著她來到第三座橋梁,橋上有一名乞丐叫住了她。


「好心的人,請幫幫我吧!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能給我一點點錢幣嗎?」


「我理解你的困境,這裏是一些錢幣,希望能夠幫助你度過難關。」


黎明停下腳步,溫柔地看著乞丐並伸出手遞給乞丐一些錢幣,乞丐接過後感激地點頭致謝。


「謝謝您,善良的小姐,願上天保佑您。」


「你的祝福是我最好的回報,請好好照顧自己,祝你早日走出困境。」


「善良的小姐,讓我再告訴您,犧牲神殿就在這城市的東北方。另外驕傲沒有神殿,因為那並不是一種美德。」


「謝謝你的情報,我會去拜訪的。」


在告別了乞丐後,她來到了第四座橋梁,在橋頭等待著她的是一幢宏偉的建築物,上面的招牌刻著冒險者公會的字樣,黎明摸摸背上的鋼劍,心中充滿了期待和興奮,這裡是她開始冒險生涯的地方。


黎明推開了大門進入冒險者公會,裡面熙熙攘攘,許多冒險者們正忙碌地交談,準備著他們的下一個任務。她走到接待櫃台前,脫下黑色斗篷上的帽子,露出她的金色短髮和藍色眼眸,一位男性的工作人員微笑著迎接她。


「你好,我想註冊成為一名戰士,這是我的推薦信。」


「歡迎來到維斯帕的冒險者公會,請填寫這份申請表,然後等待我們的審核。」


工作人員將一份申請表遞交給她,要求填寫個人信息和技能傾向。黎明接過申請表後,開始填寫申請表。她回想起在修道院學習到的一切,深思熟慮地填寫著自己的技能,她寫下了對於保護弱者和維護正義的熱情,以及自己學習劍術的經歷。當填寫完畢後,黎明將申請表交還給工作人員。


「黎明小姐,是吧?我們會盡快審核你的申請,請在等候區稍作休息,我們會通知你結果。」


「好的,麻煩你了。」


黎明向工作人員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向等候區,她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下,在等待的過程中,她觀察著周圍的冒險者,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武器和裝備,展現著各自的特色和實力。


經過一段時間後,工作人員呼喚著黎明的名字,並請她來到接待櫃台前。


「黎明小姐,恭喜你完成登記並成為一名戰士,這是你的公會卡,它將成為你在王國中代表的身份。」


「非常感謝!我很榮幸能夠成為一名戰士。」


黎明接過公會卡,感到滿懷的喜悅和興奮。


「對了,光明戰士是我們城中最為知名的戰士組織,他們致力於保護城市和維護和平,在冒險者公會旁的那幢建築物就是他們的總部,或許你能夠在那裏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


「謝謝你的指引!我會盡快前往光明戰士總部,希望我能夠加入他們。」


「祝你好運,黎明小姐!相信你的熱情和決心將使你在這個組織中取得巨大成就。」


聽完這般介紹後,黎明懷著滿腔熱血以及對未來的憧憬,興奮地前往旁邊的光明戰士總部,期待著能夠加入這個組織。


黎明來到光明戰士的總部時,她注意到門邊坐著一個髒兮兮的小男孩。好奇心驅使之下,她詢問小男孩的情況,才得知小男孩名叫艾瑞克,他的媽媽和妹妹被半獸人綁走了。艾瑞克說著便大哭了起來,黎明立刻感受到了他的絕望和無助。


小男孩說本來希望能得到光明戰士的幫助,但是因為他沒有金錢,所以組織的成員拒絕了他的請求。黎明對這種情況感到不滿,她相信保護弱小和扶助需要幫助的人是一個戰士的責任,不應該取決於是否有委託報酬。所以她決定放棄加入光明戰士的打算,並以拯救小男孩的家人為優先。


「艾瑞克,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請相信我,我會全力幫助你找回媽媽和妹妹。但你先不要哭,我希望你能告訴我更多關於襲擊的細節?半獸人是如何進入你們家的?」


「他們…他們突然出現在我們位於西郊的家,我們家完全措手不及。爸爸勇敢地試圖保護我們,但他們太強大了,殺死了爸爸,然後將媽媽和妹妹綁起來,帶走了她們。」


「我向你保證,艾瑞克,這些半獸人不會逍遙法外,我會將你的家人帶回來。你知道他們可能把媽媽和妹妹帶到哪裡去了嗎?」


黎明再度詢問艾瑞克有關半獸人的線索和可能的藏身之處,艾瑞克擦幹眼淚,提到了一個位於城市邊緣的黑森林。


「黑森林位於城市的西北方,據說深處有一座奢必恩山,半獸人經常在那裡出沒,但是那裡非常容易迷路。」


「不用擔心,我會小心行事。但艾瑞克,你知道到達那座山的最佳路徑嗎?」


「我記得爸爸曾經告訴過我一個隱秘的入口。他說在那附近有一塊石頭,上面刻著特殊的標誌,通過它可以找到一條小徑通往奢必恩山。」


「太棒了,艾瑞克!我會找到那塊石頭,到達奢必恩山,然後尋找你的家人。我會竭盡全力,不讓任何半獸人傷害到他們。」


「謝謝你,黎明姐姐。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黎明輕拍艾瑞克的肩膀並說道:「你不用感謝,艾瑞克。這是一個戰士應該做的事情。」


黎明帶著艾瑞克離開光明戰士的總部,將他安置在冒險者公會,並請求工作人員好好照顧他。微笑向艾瑞克揮手道別後,黎明隻身朝著黑森林的方向前進。她知道這個決定可能會讓她陷入危險之中,但她相信幫助艾瑞克是正確的選擇。


穿過城市的繁忙街道,她來到黑森林的入口,她開始仔細搜尋黑森林,希望能找到那塊有著特殊標誌的石頭。


經過一番努力,她終於在一片雜草叢生的土地上發現了一塊被遺忘的石頭。她迫不及待地撥去石頭表面的塵土,露出了指示方向的標誌。黎明欣喜若狂,她知道距離奢必恩山已經不遠了,她沿著指示方向繼續前進,跋涉了一段時間後,她發現了一道隱蔽的林間小徑,那就是通往奢必恩山的入口。


當來到了奢必恩山,黎明小心翼翼地尋找著半獸人的痕跡。


首先她留意著周圍的地形,仔細地查看是否有任何岩石的排列,她知道半獸人通常會在據點附近堆起石塊或設立旗標。其次黎明觀察周圍動物的行為,她知道野生動物往往能夠察覺到不尋常的威脅,因此如果附近有半獸人,動物可能會表現出緊張或者警戒的行為。最後黎明利用她在村子裏學到的追蹤技巧,她搜索著地面上的痕跡,留意著可能的腳印、斷枝或者其他半獸人可能留下的痕跡。


她緊跟著找到的痕跡,通過持續的觀察和追蹤,最終成功地找到了半獸人藏身的洞穴。黎明取下黑色斗篷以及背上的鋼劍,看著十字造型的劍身上,師傅為她刻上捨己為人的教條,大大的深呼吸幾次之後,鼓起勇氣並提起鋼劍走入洞穴之中。


在洞穴中,因為壁上有半獸人懸掛的火把,不致於看不見,但相較外面大白天,這裏頭非常的昏暗。當黎明漸漸深入洞穴時,她聞到一股濃郁的腐臭味彌漫在空氣中,暗處傳來一些低沈的雜唸聲和腳步聲。


她緩慢的移動,努力試著讓自己不要造成任何聲響,但不幸的在這昏暗的環境,還是不小心踩到了一根乾裂的樹枝,產生了一道輕脆的聲響。突然間空氣中所有的聲音都沉靜了下來,黎明馬上就感受到不對勁,並在向前幾步後,兩隻半獸人從陰影中閃現而出,他們的眼神充滿了兇狠和野性。


「你這個該死的人類,我們會親手撕碎你!」


「你可以試試看。」


其中一隻相對嬌小的半獸人拿著一把長槍,毅然向她衝了過來,黎明迅速利用敵人的衝勢,靈巧地閃開,並用一記精準的劍擊切斷他的咽喉將其斬殺。與此同時,另一隻半獸人揮舞著笨重的鐵錘,狂暴地衝向黎明,黎明機敏地繞過半獸人的攻擊,用劍劃向他的側腹,造成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半獸人怒吼著,但他痛到力量開始衰竭,無法抵擋黎明接下來猛烈的攻勢。最終黎明的劍鋒無情地穿透他的身體,那隻半獸人發出一聲慘叫,倒臥在地上。


黎明趁著半獸人倒地的瞬間,迅速回復了自己的姿勢,準備面對即將到來的挑戰,因為她感受到後頭還有一隻強大的陰影在逼近。


「可惡至極!竟敢殺害我的兄弟,別以為你可以活著出去!」


陰影中逐漸浮現出一隻半獸人,這隻半獸人身形高大,渾身覆蓋著厚實的獸皮,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戰斧,他發出低沈而嘶啞的咆哮聲,向黎明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黎明全神貫注地閃避著半獸人的每一次砍劈,她熟練地運用劍術,尋找著對手的破綻。她迅速轉身,一劍斜劈,但半獸人熟練地揮斧格擋住了她的攻擊。戰鬥進入激烈的階段,黎明不斷與半獸人交手,然而半獸人野獸直覺般格檔使他成為強大的對手,她愈是攻擊,他愈發狂暴。


黎明察覺到自己需要改變策略,她退後一步,蓄起力量,然後猛然衝向半獸人。她迅速掠過半獸人並來了一個轉身,趁勢一劍斬向半獸人的後頸,成功擊中要害。半獸人發出一聲嘶吼,搖搖欲墜。黎明抓住機會,再次發動攻擊,將鋼劍從後方刺入半獸人的胸膛,了結他的生命。


戰鬥結束後,黎明心跳不已,她感受到首次戰鬥的激動和勝利的喜悅,但很快地她壓抑這些心情,因為她知道後面還有更多的挑戰和危險在等著她。


這次黎明更加小心在尋視前方,並繼續往深處探索,但不知道哪時前方突然冒出一箭,她的左臂不小心被暗處射出的毒箭命中,箭上的毒素迅速蔓延,使她感到虛弱和痛苦。她發現遠處有一隻半獸人得意洋洋地在嘲笑著,這使黎明明白她必須迅速解除毒素的影響,否則情況將變得更加危急。


黎明深吸一口氣,忍著劇痛拔出了毒箭,並決定使用她在修道院時學到的「聖火淨化」術,她開始集中精神,咏唱師傅教她的禱詞。


「光明啊,請賜予我神聖的力量,聖火啊,請燃燒著淨化的烈焰。我以善良之心,祈求您的庇護,施展慈悲的奇蹟。」


一道熾熱的聖火在她手掌中形成,發出閃閃的光芒,她將手掌輕輕觸碰到被毒箭傷害的地方,聖火瞬間傳遞到她的身體,開始淨化毒素。然而這個「聖火淨化」術並非沒有代價,施法者在解除毒素的同時,將受到聖火火焰的傷害,黎明感受到火焰燃燒著她的皮膚,帶來刺痛和灼熱感。


她忍受著痛楚,堅定地將毒素從自己的身體中驅散,隨著聖火的力量不斷增強,黎明感覺到毒素逐漸被清除,她的身體逐漸恢復了力量和活力,在確定沒有大礙後,她決定在地面上靜靜躺著裝死,以等待時機的到來。


當半獸人見到眼前的敵人不堪中毒並昏倒時,開心地放開戒心並大步向她走近,並使用手上的弓輕撥地面上躺著的黎明。


「太棒了,看起來是位女孩子,而且沒有其它兄弟跟我搶,這下連我都有新娘了。」


黎明見到他已無戒心,立刻起身並站了起來,半獸人看到她這般操作驚呆了,就在這隻半獸人震驚的目光下,她馬上握緊手中的鋼劍,眼神堅定,迅速地揮動鋼劍,以出其不意的速度和準確度斬殺了他。


最後,她來到了洞穴的最深處,黎明發現一隻盤坐在營火前的半獸人。這隻半獸人比之前所見過的更加龐大,頭上戴著用獸骨制成的頭盔,整體形象就像一只兇猛的大野豬,身體強壯且肌肉結實,手臂粗壯有力。黎明警覺地注視著這個巨大的敵人,她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兇殘。


「沒想到我們這半獸人先鋒隊的精英都不是你的對手,看來兄弟們都死在你的手上,可惜的是接下來就算我辦婚禮也沒意義。強者,你的名字是?」


「多說無益,快點釋放艾瑞克的家人。」


「艾瑞克?看來是那對母女的家人,但這對母女理應歸我了,我用我的實力獲得了她們。」


「人們並不是物品,沒有所謂獲得不獲得,你快放了他們。」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有那能力的話…。」


在幾句短暫的對話後,半獸人舉起腳邊的一把粗糙大砍刀,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向黎明猛烈地揮舞而來。黎明的身手敏捷非凡,她躲避了半獸人每一次的砍擊。她舞動著手中的鋼劍,化身為一道靈巧的劍影,緊密貼著半獸人的攻擊路徑,尋找著最佳的反擊時機。


半獸人的攻勢狂暴而霸道,他用力揮舞著大砍刀,試圖重創黎明。黎明憑藉著敏銳的洞察力和精準的身法,始終能夠在千鈞一發之際巧妙地躲避,同時利用半獸人攻擊時的破綻,迅速做出反擊。在反擊中她總以毫不留情的力道,從下往上猛烈地砍劈。在一次精準的反擊下,黎明成功斬傷了半獸人握斧的那只手臂,瞬間破壞了他的攻擊力。


半獸人因劇痛而怒吼不已,但他並不打算就此束手就擒,憑藉著野性的本能,他突然用剩下的手臂發起一次致命的攻擊,試圖對黎明造成嚴重傷害,然而黎明利用身體的靈活性迅速轉身閃避,成功避開了這次的攻擊。趁著半獸人攻擊失誤的瞬間,黎明抓住機會,用鋼劍猛烈地在半獸人身後,劃下一道可怕的傷痕。在鮮血四濺的痛苦中,半獸人半跪於地,淒厲地嚎叫著。


「人類啊,我承認我輸了,巴可很榮幸死在強者的手裏,可以的話,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巴可?我的名字叫黎明,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榮幸。」


「哼哼,黎明…真是個好名字,但從你講話中就感受到,你跟我有相同的特質,恐怕你最後也會跟我有一樣的下場。」


「沒關係,巴可,若那是為了世上的大眾,我甘願承受。」


「呵 呵 呵,來吧,黎明給我個痛快!」


黎明面對這個把頭低下靜靜等死的敵人,目光堅定而冷靜。她舉起鋼劍,帶著決絕的表情,毫不猶豫地砍下了半獸人的頭顱,徹底終結了他的生命。


解決眼前的強敵,黎明鬆了一口氣,在半獸人的屍體後方,發現了一個昏暗的角落。當她走近一看,眼前出現了個牢籠,裏面關押著虛弱而饑餓的二個人。黎明心急如焚地衝向牢籠,發現二位正是艾瑞克的媽媽跟妹妹,她緊張地用鋼劍敲掉籠鎖,釋放了他們。


「你們平安無事,我很高興能找到你們!快點,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回到安全的地方。」


「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們。」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你們現在需要回去休息,快跟我走,我會保護你們的安全。」


「但我們已經家破人亡,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不不,艾瑞克還在等著你們,千萬不可以放棄希望。」


「真的嗎?艾瑞克還活著,神啊,感謝您…。」


艾瑞克的家人們雖然疲憊不堪,但在聽完黎明的話後,他們的眼神開始充滿了希望,淚水也不斷流淌而出。黎明緊緊地將他們擁入懷中,心中默默祈禱,希望這一刻能讓他們忘卻所有的痛苦。隨後她向艾瑞克的家人保證,她會帶領他們脫離這個險惡的洞穴,回到艾瑞克的身邊。


當回到冒險者公會,見到媽媽的艾瑞克,眼中開始泛著淚水,他急切地跑向母親的懷抱。母親緊緊地擁抱著他,溫柔地撫摸著艾瑞克的頭髮。妹妹則躲在母親的身後,眼神中透露出害怕和驚訝。


黎明走向她並輕聲安慰道:「不要害怕,你已經安全了,你的勇敢和堅強讓你和哥哥重聚了。」


妹妹慢慢地露出了一個害羞而天真的笑容,她走向艾瑞克,輕輕地握住了他的手。


在場的工作人員被這一幕所感動,並為這個家庭的團聚鼓掌喝彩。黎明的勇敢贏得了眾人的敬佩,她用自己的力量改變了這個家庭的命運,給予他們新的希望和勇氣。


黎明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她幫助了一個需要幫助的家庭,儘管她沒有加入光明戰士組織,但以自己的方式成為了一位真正的光明戰士。

79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四)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五)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六)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