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天晴的生活札記】我們在傘下如此執著凝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前情提要:我是一個住在雙北的花蓮人。


  或許是受到颱風餘災,又或者是為了紀念2023年即將來到尾聲的夏日,總之,前陣子的雙北很常下雨。

  人類終究該生存在陽光底下,雨天並不是我所嚮往的居所。

  什麼意思?

  一下雨我就發懶的意思。

  當然,我這麼久沒更新和雨天並不直接相關,是真的有很多發生在現實世界的現實事讓我頭很痛,但不管怎麼說,一個多月過去,再怎麼便秘也該擠一篇東西出來。

  然後,就在某一個滴答滴答滴的雨天午後,我忽然想到了這一次該寫些什麼。

  靈感如雨,來的突然,讓你來不及喊「不要不要」。


  自從大學階段移居台北,至今這麼多年過去,我有一個很意外的發現。

  我懷疑每個雙北人都是天賦異稟的武林奇俠。他們雙手握力驚人,體態穩如泰山,天生就是要來幹大事的,什麼一把捏爆一顆橘子根本就是信手拈來。

  畢竟,住在雙北的這些年裡,我在路上跟人撞傘,竟然從來都沒贏過。


  不論對向走來的是青春少女、肌肉猛男甚或是一個普通到不行的普通歐巴桑,每當兩方狹路相逢,兩把傘碰在一起時,但凡是個人模人樣的生物體,永遠都能把我的傘撞他一個歪哥七挫,而他們卻半點屁事都沒有,晃都不晃一下。

  以七龍珠來說,我大概就是個飲茶,還沾沾自喜跳上擂台,打算跟西魯大戰三百回合最終奪勝。

  靠北的還不只如此。

  我的傘都已經被狼狽地撞開,稀哩嘩啦淋得滿頭是水,可悲到自己都覺得想笑,對方竟然連看都不多看我一眼,就這樣給我直直走過去,一句拍謝都不說。


  很好啊,這些下至十五歲上至七十五歲的雙北街頭霸王,根本就沒把我這個噴裝仆街的可憐蟲放在眼裡。

  我就連一台砲車都不如,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近戰兵。

  你可能會記得你一場遊戲拿了10殺,其中一次還是屌炸天的四連殺,也會記得你曾用一隻預示者連撞好幾座塔,一路貫通直達主堡。

  但你會記得你吃了幾隻近戰兵嗎?

  不會,因為你只在乎你自己。

  只有Toyz和謝和弦在呼而已。




  以下是我的社群媒體,歡迎動動你可愛的手指,留下回覆及追蹤唷!


  我的粉專:顧天晴的小日光部屋

  我的噗浪

  我的方格子專欄

  我的鏡文學專欄

  我的Penana

顧天晴
顧天晴
顧天晴,也可以叫我阿栗。 一名小說家兼評文人,之前在巴哈姆特替網友評論文章,現在也開始撰寫書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