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吃一口】這回只好做一個不具名的悲苦陳訴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次不會附上太多店家資料,只因這是埋藏在我記憶深處,蒙上一層淒霜苦雨,不願輕易對他人訴說的黯淡舊事。


用白話文來說,因為我怕被告。




人生啊人生,我們都希望能掌控自己的命運,窮盡一生走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可驀然回首,才發現有那麼一些時候,竟連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


有道是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大腸頭。


好比想吃燒肉的心情。


可惜,那時的我真是太聰明了。


如果我早知道會經歷這麼些事,或許我就會曉得要趁早回頭,不會再如此執迷不悟。


但「早知道」這句話說得輕巧,又有誰真能做到呢?


《霸王別姬》說得好,真是不瘋魔不成活啊。



好,我知道一定有人開始不耐煩,覺得這到底什麼垃圾幹文。


莫驚莫慌莫害怕,我真的要開始說正事了。


今天,將是一段愛與冒險與燒肉的故事。



之前曾說過,我很喜歡吃東西,當然也很喜歡吃到飽。


對年輕時候的我來說,但凡說到燒肉,那一定就是吃到飽。吃得不夠飽,我可是不去的唷。


我喜歡吃到飽的原因,不在於能不能吃到回本,而是我可以吃到各種各樣的餐點,想點什麼就點什麼,充滿自由的探索樂趣。


沒錯,吃到飽堪比一款精彩的開放世界遊戲,是一趟充滿未知的探險之旅。路途上偶有顛簸,但這些美好與挫折,都將成為無可替代的體驗。


前提是這款遊戲要有美好的成分。


一款完全沒有任何優點,只有一個又一個雷點的遊戲,那不叫什麼開放世界遊戲,那他媽的叫糞game。


那不小心誤入糞game的我叫什麼?


叫盤子。



我已經忘記,當初是什麼樣的季節,懷抱什麼樣的心情,又是什麼樣的機緣巧合,讓我跟老婆決定踏入這間燒肉店。我能說的只有這間燒肉店至今仍健在,而且估狗評分相當不錯。


我還記得這間燒肉店,一進門迎面而來的是正正常常的櫃台,櫃台左邊是廁所。


除此之外,我對於店內一切基本都是空白的,不曉得是那段回憶太沉重,被我的大腦選擇性遺忘,還是真的沒給我留下什麼值得記憶的特點。


……也可能是其他部分的特點太強烈,導致這部分相對薄弱。


總之價格忘了、服務忘了、餐點忘了、桌子椅子長啥樣我全都忘了,我只記得吃燒肉的過程中,我始終聞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味。


並不是想像中那種油脂被高溫炙燒過,充滿炭火與食慾的濃厚氣味,而是另一種,出現在某個月圓寂靜的冷夜下,屬於清朝殭屍片的氣味。


我一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氣味。是桌上某種食材或醬料的味道?還是我老婆最討厭的韓式泡菜的味道?


直到中間我去了一次廁所,這才明白──喔,我靠,原來是廁所的尿垢味。


而我,我就是那個積了八百輩子的衰運,必須在夜裡出去倒尿壺,結果不幸撞上殭屍的可憐仔。


這廁所的尿垢味,竟然強烈到可以從遙遠的門口出發,沿途突破各桌裊裊升起的燒肉炊煙,九彎十八拐直接灌進我的鼻腔,這份不屈不撓矢志不渝的意念,還真他媽讓人欽佩啊哇操。


要是我念書有這麼認真,早就上哈佛了都。



雖然我說得很氣,但還請容我澄清。這都只是歲月裡微不足道的往事,時至今日,皆成雲煙。


人間倉皇,紅塵喧囂。


唯一讓我稍感掛念的,恐怕僅剩這件店竟然他媽還沒倒閉,這麼一件小事吧。



總而言之,這是一場令人驚訝的飲食旅行,只可惜沿途都像是欠債跑路,後面還有債主隨時拿著西瓜刀追上來,見面二話不說就是砍。


從未想過,竟能有這樣截然不同的體驗,好評推推,但我不會告訴你是哪間店。




「面對疾風吧!」──Yasuo

「伸縮自在的愛!」──西索

「幹怎麼這麼臭啊,一直飄出臭味嘔嘔嘔嘔嘔……」──廁所


raw-image
顧天晴
顧天晴
顧天晴,也可以叫我阿栗。 一名小說家兼評文人,之前在巴哈姆特替網友評論文章,現在也開始撰寫書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