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a故事】(一)結束也是一種開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的阿嬤前幾天走了,突然想起蠻多小時候的事情,於是隨手寫一些。可能沒什麼主軸,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但我不是要大家留一些請節哀之類的安慰。我的心情很平靜,跟我阿嬤現在的心跳一樣平靜。




先說說我的阿嬤吧。


我的阿嬤原本是一個蠻胖的人,幾年前因為中風癱瘓床上,吃喝拉撒都只能靠別人照顧,之後日漸消瘦,最後瘦成皮包骨,算是晚年終於瘦身成功。


不過我一直覺得胖胖的她特別可愛,看她瘦成這樣,心底不免有些唏噓。



小時候我算是阿嬤帶大的。記憶裡阿嬤都會揹我到外面走,等我大一點會牽著我,帶我在附近散步。


最有印象的,是當時我家的巷口有一間麵店,阿嬤每次都會帶我去那邊,買一顆貢丸給我當點心吃。


有天晚上,我爸媽帶我去散步,路上經過那間麵店,我突然說我要吃貢丸,但我媽說沒帶錢包。


沒想到麵店老闆娘看到我直接說:「啊沒關係啦,這是老太太的孫子嘛!」


於是我順利得到一顆貢丸。


可能也因為這樣,小時候的我就跟阿嬤一樣肥美。


每次講到這件事,我媽都說我在附近認識的人比他們還多,大家都知道這是老太太的孫子。



雖然我阿嬤孫子女很多,但每個人都說我是阿嬤的金孫,阿嬤最疼的就是我。


這份疼愛似乎愛屋及烏,不只是我,就連我老婆也跟我阿嬤很親近。


之後再提吧。




前面說到,我的心情很平靜。


這麼多年以來,我曾設想過很多次阿嬤走的畫面,每次都覺得很難過,但實際經歷時,卻無感到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現在回想起來,或許阿嬤這幾年的病床生活看在我的眼裡,隱約讓我覺得她早就已經死了,也就沒有那種人離開的衝擊感了吧。


我常常會想,像她這樣癱在床上,全身無法動彈,幾乎不能講話,每天連白天晚上都分不清楚,真的還能算是活著嗎?


會不會死了對她來說反而比較好?


說實話,聽到我媽在電話裡告訴我阿嬤走了的瞬間,我想的不是什麼「怎麼會這樣」,而是「終於」。


她終於可以解脫了,太好了。


雖然差一點就能撐到九十四歲了很可惜,但九十三歲也很棒了。


謝謝妳哦,阿嬤。




話說回來,在我回家看她的當天發生了一些事。


阿嬤離開的時候,家裡長輩說早上830-1030會先在我家幫她整理遺容,之後再送往火化。


當天我是早上九點左右抵達花蓮,原本想說要不要搭計程車,但忽然有種想法,想看看這些年阿嬤留下哪些痕跡,於是徒步慢走,從我的舊家沿路走過阿嬤常去的地方,一路走回我老家。


等我走到家的時候,大概是945左右,他們已經載著阿嬤出發火化了,我幹!


阿嬤妳怎麼沒有等我R!


只能跟阿嬤說聲拍謝啦,孫子在最後一天搞這齣,最後一程來不及送妳囉。




看完記得幫我按讚留言或分享,不然我叫我阿嬤去找你ㄛ!

顧天晴
顧天晴
顧天晴,也可以叫我阿栗。 一名小說家兼評文人,之前在巴哈姆特替網友評論文章,現在也開始撰寫書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