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麗榭宮的餐桌》破解葡萄酒🍷鬥外交心機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每逢政權交替、貿易條約更迭,各國元首會談,國宴上喝什麼酒,暗藏玄機。

追根究柢,還得回世界美食殿堂,艾麗榭宮(the l’Elysee palace)廚房,翻開《艾麗榭宮的餐桌》這本書,去探究外交場合配酒「暗示」的詭詐在哪。

本書作者西川惠,曾長期擔任日本駐巴黎新聞通訊社主管,藉職務之便,對法國國宴下了很多苦工研究,歸納重點,可發現法國國宴選酒的通用原則:

要表達敬意、熱情交好,主菜選酒不是拉菲堡就是拉圖堡,香檳是庫克,甜點配貴腐甜白酒必是伊更堡(Château d’Yquem)。

但慘遭法國總統示意用稍次級葡萄酒「賞排頭」、「暗示不夠格喝最好」的,包括柯林頓、葉爾欽、日本羽田首相、拉脫維亞國會議長等。

回頭再看曾角逐美國總統的希拉蕊,第一夫人期間,曾用1992 Domaine Drouhin Pinot Noir Laurene宴請日本天皇,但國務卿卸任前,卻用「稍嫩」的「穆恩-蔡」卡本內蘇維翁Moone-Tsai Cabernet Sauvignon Napa Valley 2008,跟習近平說:「兩國合作,可釀好酒,但好酒要陳,等我上台,苦澀少些,那時喝更好!」。

請中國新老大喝酒,竟沒打開美國酒界最引以為傲的「交響樂一號」(註1)、甚至「尖叫的老鷹」(註2),來請習近平喝,用意是尊敬歐巴馬作東為大?還是輕視習近平?

當然,美國人當時不請中國元首喝最頂級葡萄酒,是不是賞排頭,雙方各有解讀空間。

而葡萄酒本身的香醇芳香,終究會比這些政客心機流傳長遠。

註1:「交響樂一號」Opus One葡萄酒,加州葡萄酒大老羅勃蒙大維(Robert Mondavi)畢生驕傲。

註2:「尖叫的老鷹」Screaming Eagle,港名「嘯鷹堡」,產量極其稀少的頂級限量美國紅酒,在加州拍賣市場上有「鑽石」綽號,意即像鑽石可直接兌現的頂級葡萄酒。

延伸推薦閱讀:

《艾麗榭宮的餐桌》/ 西川惠 / 商周出版 / 台北市立圖書館、各公立圖書館可借閱

Box:「王者之酒」拉菲堡 Chateau Lafite

18世紀時,拉菲堡所有人尼可拉斯侯爵(Nicolas-Alexandre, marquis de Ségur),在當時以釀酒技術聞名,一度在歐陸贏得「葡萄酒王子」的美名,拉菲堡「王者之酒」綽號也由此而來。

尼可拉斯侯爵還曾同時擁有「五大堡」的拉圖堡(Chateau Latour),以及「心與你長在」的卡倫思嘉堡(Château Calon-Ségur)。

1855年分級制度後,拉菲堡與拉圖堡始終高居不分軒輊的前兩大名酒,而史上最貴的一瓶拉菲堡,卻並非酒本質特佳而要價甚高。

這瓶1787年拉菲堡被拍出156000美元的單瓶天價,拍賣前被考據過、曾被歷史上最有名的拉菲堡紅酒迷,也就是美國開國元勳、獨立宣言起草者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擁有過,頗有點電影《國家寶藏》味道,但後來也被質疑該酒擁有史的真實性,被懷疑是大騙局。

喝酒不開車、不騎車

11會員
114內容數
葡萄酒 Wine 紅酒、白酒、香檳、氣泡酒、貴腐酒、甜白酒、玫瑰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