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體瑯琊榜__《瑯琊榜》雜談67-79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67夏江初五時的布局

夏春跟夏秋是夏江有意引他們出去(小說中的夏春是跟著去道觀聽師父的私生活的)也沒讓他們知道夏江自己設的局。小說中的蒙摯在牢中跟夏江的對話,一開始就是要他趕快認罪把衛崢交出來,夏江說夏冬的口共都是假的,蒙摯說:「夏冬對你如此信任,你卻敢做不敢當。」還說兩個少掌使已經招認夏江跟他們說劫匪闖入懸鏡司不必認真抵抗。夏江接著問那他們沒提到火藥嗎?蒙摯說:「口供上沒有。」

68被踢倒的燭台

小說中,靖王在聽到衛崢講梅嶺一役時,氣到將堅硬的梨木坑桌掰下了一角。

69 佛牙初場

準備出發去九安山時,列戰英先去蘇宅接蘇兄去靖王府集合,待吉時(午時)再隨隊伍一齊出發。靖王那時被梁帝召見不在府中。蘇兄與列戰英閒聊之際,突然聽到動物的叫聲。蘇兄心振了一下,然後悠悠的關心起來,還跟列戰英分享他(蘇兄)有異能:動物都與他非常親近。確實,佛牙進來時,觀察著蘇兄幾秒,一聲狼嚎,一弓後背,用吞下整個獵物的氣勢衝向蘇兄。因為列戰英從沒看過這舉動,原地嚇到說不出話。佛牙雙爪搭在蘇兄肩上,鼻子在蘇兄肩頸嗅著,這模樣跟牠對靖王撒嬌的時候一模一樣。後來,飛留對牠也很有興趣,就玩起了你追我跑的遊戲,久了也就親近了。

70 午睡也要去

九安山,靜妃在帳棚內與蘇兄見面時,與電視劇相同有換茶手滑找痣環節。不過小說中還增加了一些…靜妃提到《翔地記》上的批註,她故意問蘇兄是否還記得那個地方(就是蘇兄母親閨名-溱瀠)的名字?蘇兄愣了一下回答:「忘記了。」靖王本想搶答,但靜妃直接句點他(說只是問問罷了),靜妃接著關心蘇兄的身體,問他平常用什麼藥?蘇兄回答不清楚。靜妃又接著問能否切脈?,像電視劇一樣,靖王搶先阻止了,但靜妃仍強硬執行。垂目診了半日,才緩緩收手。靖王準備彎腰詢問母親情況,還沒開口就看到靜妃淚如雨下。靖王大驚,問:「是否有不舒心的事?可吩咐兒子料理…」但靜妃沒有答,只不斷落淚與搖頭。就這樣扶著靖王哭了好一陣子,才緩緩問他:「今日可曾去向父皇請安?」靖王先是說了上午一直跟父皇待著,又會父皇還在午睡…小說中的靜妃是回應是:「午睡也該去」接著說:「至少等他醒了,如果聽到內侍說你來過,父皇心裡也會很高興的。」

71 童路背叛

在九安山時,有個人說要來找蘇兄,那個人一臉青種髒污又披髮,就是童路。蘇兄已經從十三先生掌握童路背叛的原因(因為譽王以雋娘相逼,雋娘是秦般弱的師姐)。因雋娘跟童路說想要斬斷過去,因此兩人決定歸隱田園。沒想到剛出城就被滅口的人追上了。雖然逃過一劫,但雋娘身負重傷,當晚就咽了氣。童路希望替雋娘報仇,所以才來找宗主。童路為了證明自己的情報是真的,將帳壁上懸掛的軍刀朝頸間抹,欲以死明志,被蒙摯奪走了軍刀。宗主冷酷地說:「這樣也沒用,如果你寧願死也要保雋娘的話呢?」童路才崩潰大哭說雋娘已死,葬在五鳳坡。之後就被單獨關押。

72北坡有路,一條很陡很險,我跟小殊才知道的路

當他們在討論的戰略時,蘇兄直接拔靖王的腰刀,當下靖王驚呆、蒙摯冒冷汗,但蘇兄毫無察覺,很認真討論戰局。討論到後來蒙摯就問到:「雖然討論到能多久回來,卻沒討論到靖王要怎麼出去?」蘇兄回答:「這是我的疏忽,要衝去求救,只能靠殿下的悍勇之氣了。」蒙摯認為這個提議不妥,而蘇兄指低頭裝思考,但眼尾飄掃靖王。靖王主動回應可以走北坡。後續台詞跟電視劇相同。

在會議結束後,靖王跟蒙摯說了「陛下和貴妃一定不能有事!」蒙摯回答「是!」眼尾飄向蘇兄(因為靖王並沒有包括到蘇兄),而此時的蘇兄表情尷尬,因為他才發現靖王的腰刀在他手上。靖王隨著蒙摯的眼神看了蘇兄,發現有失,連忙補充:「雖然蘇先生有有護衛隨從,但還是要當心他的安全。」

之後,靖王也接到京中密報:禁軍過於安靜,排班異常,譽王奉皇后懿令多次進天牢看夏江,一待就是半天,但京城還算平靜,巡防營照常值勤。

73 九安山事件之你什麼時候脅持了朕?

聽到消息的梁帝大怒,並與靖王討論策略。梁帝:「最近的援軍應該是帝都的進軍啊!」靖王:「叛軍就是從西邊過來的…」這時靜妃建議兩邊都派更適宜。靖王也同意另外派人去帝都求救以避嫌。

74 九安山事件之山上就拜託大統領了

當靖王走往山道邊準備出發時,蘇兄與蒙摯已在,一個指著前方地勢,另一個頻頻點頭。臨走前,靖王向蘇兄說到:「我看你指點佈兵防衛,連大統領都那般順從,想必另有名師指點,回來再來好好指教。」蘇兄本想否認,但一來靖王講對了,二來如此危局,講什麼都不合適,因此閉口不言。

75 言侯詠唱

先說一下,小說中沒有甄平的戲,但有大梁第一高手的描寫。另外,飛流也被派到蒙摯那裡去。回到小說劇情,當淮王、紀王相繼詢問「援軍還沒到嗎?」詠唱的是蘇兄,「攻破了宮門,還有這到殿門…只要一息尚存就不算失手。」蘇兄繼續說:「陛下身邊也有寶劍,不是嗎?」梁帝想起了年輕時的風雲情懷,握起了一旁的寶劍,凝視良久,卻遲遲無法拔劍。接著,靜妃緩緩起身,快速拔劍,說道:「請陛下賜劍予臣妾,臣妾願成為陛下最後一道防線。」

76 來了!

靖王來了由飛流帶進來的。一開始佛牙一直想往外跑,但蘇兄都緊抓不放。但後來蘇兄抓不住,佛牙便直接衝向殿門。飛流撞開門,說:「來了。」然後就轉頭跟佛牙玩了。

*此戰

戚猛仍生龍活虎,列戰英手臂受了刀傷,吊著,無法抱拳。而穆府、言府都沒有出場。

77 白毛

當怪獸被戚猛抓住關在籠子時,蘇兄對他感興趣,所以想要去看看。靖王聽到外面大叫一聲就跑了出來,靠近一看才發現蘇兄雙手握住怪獸的腕部,而怪獸想掙脫。此時,怪獸的眼睛又發紅,戚猛大叫這是要吸血的意思。蘇兄喊說:「你放心!你們沒看見他在忍嗎?他是想吸人寫沒錯,但他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傷人。」接著喊了戚猛,要了刀,蘇兄直接割腕,要怪獸吸,也說他的血含藥,會比較舒服的。怪獸最後吸了幾口又退回去了。這時,蘇兄又要戚猛給他籠子的鑰匙,要放他出來。也像電視劇一樣要靖王同意讓怪獸與他同住。

78 景琰,別怕

靜妃看完聶鋒的病之後,水牛送靖飛回去,蘇兄開始寫信要找藺晨。蘇兄寫完信就開始胸悶頭暈,趕緊吃了一顆護心丹,然後就暈倒了。飛流在蘇兄身旁,他知道只要蘇哥哥吃了紅色藥丸就是最糟糕的情形,現在再看到昏迷。趕緊大叫「水牛!水牛!」這時靖王才剛送完母妃回來,一開始他也以為他聽錯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看到蘇兄倒在地上便打算抱起上床,但發現床上已經有人,思索一下,就把蘇兄抱進自己的主屋。找了太醫來診,都診不出什麼,說是「外表感症屬寒症,但細究脈象卻是火躁旺盛」這時蘇兄醒來,要靖王讓他回去照顧他的病人(聶鋒),但靖王說蘇兄就是病人,要他在這裡好好休息,靖王會在外看公文。又過一陣子,列戰英來報蘇兄情況不樂觀,所以又趕緊叫了太醫,靖王就坐在蘇兄身邊在等太醫過來,蘇兄喊了「父帥」,但靖王沒聽清楚。太醫會診無果後,蘇兄又開始囈語。聽到的人是列戰英,他聽到時臉色一僵,覺得是自己聽錯了。在靖王詢問下,列戰英回答他聽錯蘇先生說:「景琰,別怕...」蘇兄不曾再靖王面前教他的名字,所以靖王也很意外。這時,蘇兄又出聲了,這次非常清楚:「飛流」,他要飛流去看聶鋒狀況。而靖王跟蘇兄說,如果再不醒,天亮就要再去找靜妃了。

*名字猜猜樂時間軸

關於靖王各自問靜妃及蘇兄故人的名字,在小說中,順序是這樣的。在一次靖王早上向父皇請安時,靜妃私下跟靖王說:「因為陛下夜間睡不好,所以午時再來寢安即可。」靖王也這個機會問了「梅石楠」。靖王問到後,立馬回他的主屋,看到剛喝完粥的蘇兄直接問。

*關於被逮回來的鴿子

九安山的鴿子會先飛到京城到蘇宅給黎綱或甄平,然後他們在飛鴿傳書給藺晨。

79 紀王難以下嚥的一餐

電視劇中梁帝先是問他靖王性格如何?再問他靖王對東宮之為有沒有想法?紀王回答但凡皇子都有。梁帝回應:「你也是皇子阿」,紀王回答:「我是皇弟,是一樣的。」梁帝再召淮王、豫王,並要紀王留下來。

*春闈

每三年一次,在二月舉辦,由禮部主持,梁帝指派主考官1名,副主考18名。靖王提了鳳閣閣老程知忌,及18位六部年輕氣盛的官員。

電視劇於2015年播出;製作人:侯鴻亮。英譯:Nirvana in Fire;原著:海宴。原著作者介紹: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願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遊,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15會員
108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