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體瑯琊榜__《瑯琊榜》雜談80-92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先說本篇劇透到不行,雷到爆,不喜歡被雷的務必迴避!~


80 九安山後續

譽王滿門被關進寒字號。言皇后有靜妃的求情讓他沒有被列為同黨逆案,還有言侯上表請求削去言氏歷代封爵與尊位以示恕罪,但梁帝以讀不回。

當宮羽提議要替宗主分憂,代替夏冬禁天牢,蘇兄問他身高怎麼辦?(夏冬比宮羽高一些)宮羽回答有增高鞋。蒙摯覺得這個提議不錯,主動表示可以幫忙安排,還要蘇兄別操這個心。

81 蔡荃與蒙摯關係

因為九安山事件,懸鏡司的事交由刑部及大理寺處理,經過一個月的磨合,刑部可說是越挫越勇,長進了不少,兩部門配合極好。之後,梁帝決定裁撤懸鏡司,將職權細分,併入大理寺及刑部。但也因為之前的摩擦,部分刑部官員不忿於大理寺的刁難,竟故意衝撞大理寺正卿葉士楨,好在被蒙摯先攔住了,才沒發生大事,蔡荃也再三感謝蒙摯的幫忙。剛好兩家府第也不遠,變一同乘車。

82 藺晨初場

在車上,蒙摯從車窗看到沈追報著跟他肚子一樣大的西瓜。此時,馬車上捆木材的繩子意外斷裂,以看就要壓到審追了,這時,飛流趕緊救援。人都沒事,但有賠償要處理,路上聲音吵雜,卻聽到有公子風流地在搭訕美人。沈追看不下去言語阻止,公子循著聲音,看到了這群人,也看到了飛流,換搭訕起飛流,沒想到飛流卻嘴巴緊閉一動也不動。公子要他帶話給長蘇說晚上會到蘇宅,還備份厚禮,然後就繼續追美人了。飛流飄走,蒙摯對公子頗感興趣,藉故離開,兩位尚書便一同乘車回府。

83 或者貶謫出京,或者人頭落地,或者...閉口不言

小說中這個橋段是蔡荃跟沈追兩人在乘車過程中提到的。起因是雙方都覺得靖王鬱鬱寡歡。小說設定蔡荃那時以在朝中,只是了解不多,而沈追因為母親為清河郡主之故,較了解。最後決定沈追去跟蘇兄說,請蘇兄勸勸靖王時候未到。

84 他是你的少帥,不是我的

藺晨解釋給夏冬跟聶鋒火寒毒的場合沒有霓凰,衛崢說:「少帥是有苦衷的」這時候蘇兄也在場,只是蘇兄無暇顧及,因為蒙摯一直盯著他。藺晨把火寒毒的解法全部講完後,蘇兄要藺晨跟蒙摯跟他走,才接上後面蘇兄說「我還能怎樣?我必須要有正常的容貌和聲音。」

85 靖王如何發現蘇兄的真實身份

靜妃生辰,靖王一早便進宮拜壽,之後就找紀王語言侯談論宗室降代承襲減俸事宜。三人閒談之間,蒙摯來了,奉聖命要給靖王夜秦所貢的冰蠶軟靴。靖王收下後也邀請蒙摯一同聊天。紀王看到蒙摯便問:「憑靖王的功夫,能否排上瑯琊高手榜?」蒙摯一楞,靖王連忙打圓場,也提到自己也想要去江湖遊歷。這時言侯接話:「何止殿下,生於皇家豪門的男孩子都想要。」紀王趕緊反駁說他沒有,他怕苦。蒙摯笑著說紀王爺的個性旁人是學不來的。同時也舉例豫津也愛遊歷將胡。言侯搖頭說他是頂著侯門公子的名頭,不是真正的江湖水。紀王仰頭隨口道:「確實,比起你們當年,豫津真的只是玩玩。」這提起了靖王的興趣,問了跟誰一起去?是否易名?有上瑯琊榜排名嗎?就這樣聊了起來。言侯提到他的易名:姚一言,被紀王嫌棄太隨便。言侯報料有人指著樹就當起了名字(指林爕)。靖王震驚,待真的確認林爕就是梅石楠之後,種種回憶湧上心頭。靖王頭也不回的解開視線中第一批馬就往東宮外面奔去,蒙摯緊跟在後,同時叫上東宮衛隊,其他人驚呆。

86靖王發現兄真實身分後

靖王駕著馬用最快的速度往蘇宅奔去,時間在午時,路上沒什麼障礙物,讓緊追在後的蒙摯追了好久。就在蘇宅正門前的一個拐角,靖王突然勒住韁繩,馬伸幾乎直立,然後靖王就跌坐在地上,蒙摯看到趕緊上前檢查傷勢,命東宮衛隊保護靖王。靖王就這樣跌坐約半刻鐘的時間,他認為:「小殊不想告訴他自然有他的深意,他又何必去破壞他的平衡呢?」便又坐上馬回到東宮。但又覺得:「就算再有什麼難言之隱,憑他們多年的交情,有什麼不能說的?」靖王在回東宮的階梯上不小心軟腳,蒙摯趕緊上前攙扶,靖王拉著蒙摯問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蒙摯眼神迴避,靖王再問蒙摯怎麼知道的,蒙摯回答:「他主動聯絡我的。」這下靖王更心痛:「為什麼指跟蒙摯說,不跟我說?」再問:「小殊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蒙摯垂暮低頭表示他答應過蘇兄了。悲憤之餘,靖王就進宮找媽媽。

一進宮打發掉原本呆再芷羅宮的賓客(向母妃說有特別的禮物只能給靜妃一人看,賓客便識相離開了)退去左右之後,靖王單刀直入地問:「小殊病得重嗎?」接下來就像電視劇中,靜妃要靖王沉住氣,小殊已經沒有失敗的本錢了。

87 寫給蔡荃的小紙條上寫什麼

「禁軍統領藉探獄之機,已將夏冬自天牢中換出,大人若不信,可親往查之。」

88 換囚被發現

蔡荃收到小紙條之後就趕緊去天牢,發現真的是假犯,還被認出是妙音坊的宮羽。因為蒙摯已在天牢佈置眼線,所以當被宮羽被抓至訊問室時,眼線也匯報給蒙摯了。蒙摯趕緊去蘇宅,但怕吵到蘇兄,所以直接往南屋走,看到夏冬跟聶鋒就說了被蔡荃發現的事情。但其實蘇兄也在旁邊,所以立馬給了計策。小說中,負責處理宮羽被發現要怎麼跟蔡荃交代的這件事是蘇兄。夏冬及蒙摯也沒有智商斷線說要殺出一條口子。

89 換囚的解釋

夏冬逃獄的原因是要去找夏江,要他把衛崢交出來,親手殺了他,不料還沒找到夏江,就先被靖王府的人抓到了。靖王跟夏冬說他追查很久也很清晰的舊案,讓夏冬開始懷疑自己恨錯了人,所以夏冬決定要相信靖王殿下。靖王要他回來牢中等待真相。所以派經常進出的蒙大統領送夏冬回來,把事情掩蓋過去。

至於怎麼從牢中逃出...夏冬找個愛喝酒的牢頭,灌醉或打昏,再喬裝。因牢門有兩把鑰匙解鎖才可開,而鑰匙也不能帶出,所以第一次只是在這裡印鑰匙模子出去另配。扮成第二次牢頭要帶替換的人(宮羽)是難一點,但因為只進不出,通常施壓人情便會放行。至於被打昏的牢頭,醒來發現一切從舊,也查不出原因,當然不會上報。

而宮羽就是夏冬的暗樁,蒙摯藉機跟蔡荃說,把懸鏡司的舊部(宮羽)留在刑部不太好,不如他帶走,蔡荃答應。而宮羽只是蓬頭垢面,看似沒被動過刑。

90 范大人:掰

小說中,檢舉換囚失敗後,夏江要靖王婚禮之時去蘇宅家搜翻案證物(那時巡防營都去維持秩序,而蘇宅不在婚轎巡遊的路線上)。范大人覺得夏江越來越瘋,決定要去東宮舉發。他之所以要聽夏江的是因為他貪賄,還有七、八年前他庇護了幾個兇犯。但現在夏江是靖王現在最想要的人,他覺得可以功過相抵,他把他的想法跟他的小妾-瑤珠(母親滑族人,父親大梁仁)說。隔天就死了。據說是落水而死,但他夫人不信,只好請來刑部。蔡荃找了新來的歐陽侍郎調查,定調「他殺」,便立案詳查。

*袁森

在蒙摯手下做七、八年了,從侍從做到親將,向來深受信任。接夏冬出來的馬車就是由他所駕,他曾將蒙摯換囚這件事跟他妻子說,他妻子是滑族的。

91 靖王認出蘇兄後的初遇

靖王忙於朝政與婚事,而蘇兄大病初癒,帶著飛流進東宮朝賀靖王的大喜之事。致這是靖王之後蘇兄真實身分後的見面,但蘇兄本人是不知道的。蘇兄進殿前,靖王正在跟沈追及蔡荃商議。蘇兄入殿後,跟蔡荃談起了御史被殺案,蔡荃請蘇兄看案卷,蘇兄很認真看,隨手就將放在桌上的點心塞進嘴裡。這時靖王一個箭步,一手抓了蘇兄的手,一手奪走那個點心,遠遠丟開。所有人僵著看這一幕,靖王目光游動道:「這點心...不新鮮了...」

蘇兄看了桌上的點心,有...榛子酥...蘇兄表情平常,但心中劇烈絞動,緩緩睜開將王的攢握,道:「我家裡還有點事,請容我告辭。」蘇兄想走的快些,但礙於大病初癒,走到一半,只能扶著欄杆喘息。(蘇兄他無法想像曾將相互背靠背殺出血路,有一天景琰會奔過來扶住軟弱的自己問:「小殊,你還好嗎?」)

當蘇兄調整好呼吸準備站起來時,飛流抱著佛牙跑來:「不醒!」列戰英趕來哄道:「佛牙睡了。」飛流驚恐,因為在他認知,睡了會再醒,但佛牙沒有。蘇兄問飛流會不會一直記著佛牙?飛流回答:「會!」蘇兄安慰道:「這樣就夠了。」也將臉靠近佛牙做最後告別。之後,要飛流把佛牙還給列將軍。這時靖王一手抱著佛牙,一手掌心朝下、微握成拳,停留在蘇兄右肩前方約一尺的地方。最終,蘇兄還是將靖王的手臂作為支撐,站了起來。但很快又收了回來,並說:「飛流,我們回去了。」戰英對蘇先生的無禮很是驚訝。靖王回殿後便跟他們(沈追、蔡荃)說要昭雪此案的決心。蘇兄回宅後,神色異常,藥了喝又吐出來,還咳血。

92 聶鐸初場

當晚,藺晨拉著衛崢跟聶鋒喝酒,後來聽到腳步聲,是聶鐸。他帶著冰續草來找藺晨,也來看他大哥(聶鋒)。衛崢是罵聶鐸:「少帥不讓你來,為何抗命?」待後來知道冰續草沒用後,所有人悲從中來,衛崢要聶鐸明天見到少帥不要提冰續草,怕蘇兄難過。而聶鐸說要悄悄回去,但衛崢還是拉住聶鐸希望他留下,他怕少帥時日不多...

*藺晨與蘇兄

藺晨說蘇兄與他有十來年的交情。

電視劇於2015年播出;製作人:侯鴻亮。英譯:Nirvana in Fire;原著:海宴。原著作者介紹: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願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遊,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15會員
108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