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巨乳大姊姊撿回家包養了-第一章 被巨乳OL大姊姊撿回家了

2023/10/22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早上八點整,天氣晴朗,一望無際的藍天,漂浮著幾朵悠然自得的白雲。璀璨的太陽高掛在遠方的高空,讓這個世界上閃耀著一種金黃色的光芒。微風從遠方吹拂而來,輕輕拂過我的臉龐,感覺相當舒適宜人。

  高樓林立的城市,上班族們依舊努力的通勤上班。汽車機車來來往往,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多多少少都各自背負著自己的角色定位。或許是老闆,或許是員工,或許是客戶……

  這裡是橋上。旁邊豎立著政府插的告示牌,告示牌上面寫著防自殺標語。

  『自殺防治、人人有責。』

  『人生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拒絕自殺。』

  『關懷生命、尊重生命。』

  『珍愛生命、活出光彩。』

  『求助專線:0800-788-995』

  一輛廂型車從我面前行駛而過,父親掌控著方向盤,母親坐在副駕駛座,後座擠著兩男一女三個小孩。一家五口,臉上帶著興奮又幸福的笑容。他們是要去露營嗎?是要去爬山嗎?是要出國去度假嗎?

  無論是去那裡,無庸置疑的……今天是個出門遠行的好日子。

  我轉過身去,面向大橋底下的河流。

  陽光將水面渡上了一層金,在那水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呢?死亡後的世界又是什麼樣的呢?從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對那邊的世界有著無比的嚮往和好奇心。

  我站上了大橋的邊欄上,往左右兩邊張開雙手,深深吸了一口這座城市的廢棄。

  「喂喂!那個男人要做什麼?不會吧?等一下,不要讓我一大早看到這個啊!」

  「年輕人不要衝動啊!有什麼煩惱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啊?有什麼問題是談一談不能解決的?」

  「生命很美好,不要隨隨便便就放棄啊!想想你這麼做了,會有誰替你哭泣啊!你還這麼年輕,你捨得父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嗎?」

  城市一如既往的喧囂,很快就從我的耳邊消失到雲端去。迎面而來的微風很快就變成撲面而來的強風,隨著我的往前墜落,地心引力將我拉扯著,扯進了河底的世界……

  別人總是說生命很美好,但我不這麼覺得,因此我選擇了自殺。

 

 

  當我醒過來之時,我躺在一張柔軟的雙人床鋪上,空氣中飄散著某種迷人的香氣……不,不是空氣中,而是這枕頭與床鋪所散發出來的氣味,是女人的味道。

  我拉開被子,發現我是一絲不掛的全裸狀態。我觀察周圍環境,這裡很顯然是女人的房間,有著梳妝台,梳妝台上擺放著看起來並不便宜的瓶瓶罐罐化妝品,上頭寫滿了我看不懂的外文。

  房內有衣櫃、書櫃、書桌、穿衣鏡……。

  我打開衣櫃,果然發現裡面是清一色的女人衣物,有兩套OL套裝,幾套便服、睡衣、外出服,我甚至還發現了胸罩和內褲,值得一提的是,這女人的胸罩尺寸相當巨大,按照我看片的經驗,她估計有G罩杯。

  我抓起一條黑色的內褲聞了一聞,上頭除了洗衣精的味道以外,沒有其他氣味了,還不如枕頭和棉被。

  這裡沒有男人的衣物可以讓我穿。

  穿衣鏡裡面映照著我全裸的身影,一名年紀二十五歲的男人。身高170,體重60,體態適中,短髮平頭,雙眼無神,就像那種走入人群中就會消失的普通男人。

  將衣櫃回歸成原來的樣子,我走向書櫃,發現了好幾本商管方面的書籍。我走向書桌,上頭有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而筆記型電腦旁邊留下了一張紙條:「你的衣服我幫你洗了,在客廳我用電風扇吹乾,肚子餓了的話,冰箱和櫥櫃裡面有一些吃的。然後等我下班回家,如果無聊的話,可以打打PS5,或是讓團子陪你。」

  字跡很好看,果然是女人的字跡。PS5我懂,但團子是什麼?

  我走下床,聆聽周圍,從外方客廳處果然傳來了電風扇的運轉聲,而這裡似乎沒有我以外的其他人。我走向客廳,果然看到一台電風扇,而我的衣物和內褲則是被披在椅背上。我摸了一摸,衣物還有些冰涼感。拿起來聞了一下,有跟那衣櫃一樣的洗衣精氣味,顯然是被那個救我的女人給洗過。

  原來如此,這裡並不是地獄,有人救了跳河自殺的我,這裡依舊是那個喧囂的現實世界。這間屋子的女主人現在並不在家,她將我帶回來,扒光了我,洗了我的衣服,然後又出門去了。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四點五十分,可以從房屋的窗戶往外看去,這裡似乎是一間位處於二樓的公寓套房。

  一間客廳,兩間房間,一間廚房,一套衛浴。客廳有一套沙發組和一台鑲在牆壁上的大型液晶電視,電視下有一台PS5。陽台外有幾個盆栽,植物生長的挺不錯,看起來有被主人細心整理。

  我走向另外一間房間,打開了門,洗衣機被放在這個房間。除了洗衣機以外,這裡還有一隻長得像團子的白色圓形貓咪。發現我打開門以後,原本四腳朝天的團子迅速滾了兩圈,「喵嗚!」一聲,用一種警戒的眼神看著我。

  我默默地將門給關上,很顯然團子不怎麼歡迎我。

  我走向廚房,這裡有碗、鍋子、湯匙、筷子、微波爐、烤土司機等等,但是出乎意料地沒有刀子。該不會是害怕我在她家用刀子自殺所以藏起來了?跳河已經是用盡全力了,用刀捅自己這麼可怕的事情我才不敢做呢。

  我在櫥櫃裡發現了大量的餅乾、泡麵、微波食品、飲料,卻沒有蔬菜和肉類等等需要烹飪的食材,看起來這裡的女主人並不會煮飯。

  吃了一包洋芋片,喝了一瓶可樂後,我走向浴室尿尿。浴室裡也充斥著瓶瓶罐罐,洗面乳、沐浴乳、洗髮乳、護髮乳、卸妝油……女人的這種東西就是特別多。

  探索完整間套房後,我穿上已經被電風扇給吹乾的冰冷衣服,走向玄關處的大門。

  「喀拉喀拉……」扭動門把,結果是「打不開」。女主人很顯然不打算放我離開,而我就好像被軟禁在這棟小小的套房裡。

  雖然也無所謂就是了。

  我重新回到客廳,打開PS5,在她的電視櫃下面尋找有興趣的遊戲。看起來她玩的主要是建造經營類,我的城市、農場物語、創造新世界,除了這種的以外,還有一些女性向的戀愛冒險遊戲。

  打到八點半左右,從門口傳來了開鎖的聲音。我放下手上的門把,走到玄關處,看看到底是誰那麼雞婆,把我從河底撈上來。

  門被打開以後,一名女性從門外走進玄關,我與她四目相視。在對視的這一瞬間,她的身體好像變得僵硬起來。

  她身上看不見一丁點青澀的感覺,應該是飽受社會歷練的成熟女性,大致估計年紀應該在二十九歲左右。

  她身穿黑色的OL套裝,很顯然是剛上班回來。染成深棕色的長髮綁在腦後,她的容貌看起來相當美麗,不只是因為化妝的緣故,我相信她是屬於天生麗質的那種類型。雖然神情上有一些疲憊感,但卻同時有種精明幹練的感覺。

  她的身材很好,即使身穿正式又保守的OL套裝,依舊遮掩不住她胸前的飽滿。在西裝窄裙的下方,她穿著黑色的褲襪,擁有一雙修長且曲線近乎完美的雙腿。穿的鞋子是常見的那種OL黑色高根鞋,上頭有銀色假鑽和珠子裝飾的蝴蝶。

  她左手提著一個公事包,右手則是拿著一個塑膠袋,塑膠袋裡面有兩個便當。這間屋子裡面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人了,她是一個人回來的,沒有帶其他人。所以這兩個便當……是她的和我的?她給我買了便當?

  「………………」「………………」首先是一陣沉默,我看到她吞了一口口水,看著我的眼神似乎有些緊張,也有些害怕的樣子。搞什麼?不是你把我救回來的嗎?現在這股尷尬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樣子乾站著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只好先開口問道:「你回來啦?」

  「嗯……我回來了。」女性對著我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原本因為有些緊張而僵硬的身體好像也放鬆了下來。

  「可以幫我拿一下嗎?」「……可以啊。」女性關上了房門,將公事包和便當遞給我。

  她走進玄關,左手扶著鞋櫃,右手慢慢將自己右腳的高根鞋給脫下來。脫完右腳的之後,改脫左腳的。穿上有熊頭造型的室內拖鞋,從我手上將公事包給接過去。

  「謝謝你。」她笑著對我說道。似乎是想要跟我強調她的親切感,這笑容裡面有種「營業式笑容」的感覺。

  「你肚子餓了嗎?」

  「呃……並不是很餓,我剛剛吃了你家的餅乾,還有可樂。」

  「你家……不對哦,這裡不是你家。」女性用認真無比的神情看著我:「以後這裡就是『我們家』了,你要做為我的家人活下去。」

  「不好意思……我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我們進來說吧。」女性最初的緊張已經消失無蹤,她用強硬的語氣命令道。

  我隨著她的腳步走進客廳。

  「有喜歡看的電視節目嗎……哦,你在玩遊戲啊?你也喜歡農場物語嗎?」

  「還好……不怎麼喜歡?」

  「那你怎麼選這個來玩?」

  「反正就隨便亂選。」

  「是哦……那你有喜歡看的電視節目嗎?」女性把電視螢幕切換到八點檔的頻道。

  「沒有。」我回答道:「通常都是看動畫片比較多,但是也沒有到很死忠的程度。」

  「唔……動畫片啊……哪個頻道有播放動畫片呢?啊!對了,你有喜歡的菜色嗎?我今天買了豬排和雞排的,你可以先選。」

  「我也都可以,你可以選完再讓我吃剩下的。」

  「……那我吃雞排好了。」女性打開便當盒,挑了雞排那一份,並將炸豬排便當塞進我手中。她操控著遙控器,轉到播放多拉B夢的那一台,接著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看到我還站著,用些許疑惑的語氣命令道:「坐下來吃飯啊?還站著幹嘛?」

  我聽她的話,坐在柔軟舒適的沙發上,吃起了還溫熱的豬排飯。

  「…………」「…………」我們兩人沉默著,看著哆啦B夢和小雄的無厘頭搞笑故事一邊吃便當。不知道過了多久,由她主動開啟話題:「我的名字叫做李淑芬,你叫做什麼名字?」

  「陳俊傑。」我回答道。

  「你為什麼要跳河自殺?」

  我停下了吃飯,將目光從哆啦B夢轉移到李淑芬身上,而她也直直地望著我,直視著我的雙眼,就好像要看進我的靈魂深處。我不習慣與人對視,於是別開了目光,看向一旁一無所有的地板。

  「與其問我為什麼自殺……倒不如問,我為什麼非得活下去不可?我為什麼一定要活著呢?我沒有什麼非得活下去的理由,所以我就去自殺了。」

  「活著……一定非得要有什麼理由嗎?」她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悲傷:「就算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難道活下去不好嗎?」

  「活下去有什麼好的?」我反問道。

  「呃……生活中還是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事情,還有很多會讓人感覺到快樂的事情啊!比方說……唔……你有夢想嗎?」

  「沒有。」

  「你沒有夢想?比方說……發大財什麼的?創業當老闆什麼的?或者去環遊世界,到處旅行啊,吃美食之類的?」

  「沒有興趣。」我淡淡的說道:「錢財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管什麼樣的食物,吃進肚子裡,最後拉出來的都是大便。」

  「喂……現在還在吃飯呢……」她的表情看起來很尷尬,但我還是繼續說下去。

  「旅行很累,交通要錢、住宿要錢、吃飯要錢,我沒有這麼多錢可以去旅行,而且很累。說到底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增廣見聞?增廣見聞之後又能如何?IG上面的旅行照都是炫耀用的,PO出來的目的就只是讓別人來羨慕。但我不特別羨慕那些去旅行的人,也不懂旅行的快樂在哪裡。」

  「呃……好哦。那麼……你不是很喜歡動漫嗎?遊戲和漫畫也喜歡的對吧?如果死掉的話,就再也看不到那些了哦~」

  「無所謂啊。」我語氣淡然的說道:「雖然說喜歡,但也不至於為了繼續看動漫和玩遊戲,而拼命想要活下來的程度,那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休閒娛樂。」

  「你有家人嗎?你父母知道你跳河自殺嗎?」

  「他們覺得我是他們人生中最大的恥辱,從很久以前就斷絕關係了。」

  「…………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談過戀愛?」

  「沒有。」

  「你喜歡男人?」

  二十五歲的男人從來沒有和女性談過戀愛,被這樣子懷疑也是挺正常的。

  「…………」我看著她,說道:「如果要論男人還是女人的話,我在性取向上確實比較喜歡女人。但我從來沒有愛上過任何一個女人,也沒有被任何一名女人愛過……沒有任何一名女人會愛上像我這樣的人,而我也不會去愛上任何一名女人。」

  「為什麼不去愛?」

  「………………被我這種人給愛上了,只會被對方當成困擾而已吧?」

  「誰說的?你不去愛愛看,怎麼可能知道有沒有回報?」

  「我沒有工作,沒有錢,長的不帥,沒有目標,沒有興趣,沒有夢想,沒有成就。像我這樣的人,沒有愛人的資格,也沒有被愛的資格。」

  「你錯了!任何人都是值得被愛著的!任何人都是!」李淑芬看著我,問道:「你以前有過任何犯罪紀錄嗎?」

  「……沒有。」

  「那你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人了嗎?」

  「…………」我笑了出來:「沒有犯過法就算好人了嗎?你對於『好人』的標準也太低了吧?」

  「不管啦!我說你是好人你就是個好人,像你這樣子的好人,不可以隨隨便便就去死,知道嗎?」李淑芬瞪著我,強硬的說道:「今天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把你給救回來!所以昨天的你已經死了,今天的你已經徹底重生了!我不管你過去怎樣,反正從現在開始……你得活下去!」

  「因為是我救了你,所以你得為了我活下去!你的命是屬於我的,你的生活從今天開始要圍繞著我旋轉,你的腦袋裡面只能想著我的事情,你要完成我的願望,達成我的要求,聽從我、服從我的一切命令!最好還要打從心裡愛上我,你的人生已經是屬於我的了!知道了嗎?」

  總而言之,就是要我當她的狗就對了。

  說完這長長一大串以後,李淑芬的臉紅了起來,看起來有點可愛。

  「……要不要順便叫你女主人啊?」

  「這……這個倒是不用,叫我淑芬就可以了。」

  「要我愛上你嗎?我長的不帥哦。」

  「沒有關係,我不是很重視外表的。」

  不否認我長的不帥嗎?隱隱約約覺得有點難過。

  「我不願意去工作哦,別想要我賺錢給你花。」

  「沒有關係,我的收入已經很夠了。」李淑芬說道:「你只要在這個家裡陪伴我就行了,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我也可以買給你。」

  「成為你的東西、聽你的話,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說過你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對吧?而且又喜歡女人。」李淑芬對我笑了出來:「我可以……讓你體驗身為男人的快樂。」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0會員
413內容數
人生僅有離別。 徹底失去過往記憶的羅奇,來到命運神殿轉生部門。 這裡負責幫死去的人送入輪迴,以展開全新的人生。 在這裡,羅奇遇見自稱為「戀愛女神」的愛娜, 他們將磨擦出足以撼動整個宇宙的火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