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戰車與美軍的初戰-終

2023/11/25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對美軍來說有個好消息,由於圍村的防禦體系足夠嚴密讓北越戰前偵查無法深入到核心區,所以北越戰前根本不知道戰術行動中心(TOC)具體位置,這也給了TOC等待救援的寶貴時間。3點過後,威洛比向陸戰隊請求派出部隊增援,但請求被第26陸戰團團長拒絕了,他直白的表示不會讓手下去承擔這種風險 - 當然現實層面來說也確實不太可行,9號公路大概率(且實際上也確實)有埋伏的北越軍,不走9號公路走叢林需要的時間長到根本沒有嘗試的必要,直升機倒是可以即時抵達,但唯一著陸區離交戰區太近。更重要的是,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北越有戰車了,派一堆輕裝步兵去主動進攻戰車的風險可想而知 - 更別提這些戰車還得到規模不明但可能高達數千人的步兵支援。


當美軍浪費這段寶貴空檔時,北越已經大致完成圍村地表的掃蕩,5點後北越通過戰俘情報終於得知TOC位置與出入口,隨後5營參謀長帶領5營兩個連和一個排開始組織對TOC的攻堅。TOC只有一個出入口讓守軍火力可以輕易封鎖,哪怕用上火箭筒直射,北越的正面強攻無法突破,還犧牲包含5營參謀長在內的諸多人員。北越放棄了強攻,試圖直接炸毀TOC壓死所有守軍,他們集中使用15公斤炸藥並精心安放後引爆,然而TOC的結構撐過了爆炸沒有坍塌。隨後北越嘗試用汽油火攻與催淚彈消滅或逼出美軍,但沒有完全平息內部反擊的火力。


從美軍視角來看,他們也不好受,雖然TOC只有一個出入口,但有多個通風口和一個通往已被炸毀的觀察塔的向上開口,而北越也利用上這些開口不斷灌入點火的汽油與催淚彈,讓整個TOC被高溫與有毒氣體摧殘,而防毒面具卻不夠所有人使用,守軍只能輪流配戴,暫時沒得用的人只能盡量趴低爭取殘存的新鮮空氣;但沒有受過訓練也不了解催淚瓦斯的南越特種部隊崩潰了,他們在美國人阻止前就湧出TOC出口,就此沒了音訊。


戰前TOC地表結構,上方是小型瞭望塔

戰前TOC地表結構,上方是小型瞭望塔

雖然北越之前那次爆破沒有完全炸毀TOC,但還是在南牆炸開了一個8英尺的缺口,大部分美軍都被炸傷或震暈,只剩佛拉戈斯保持清醒。所幸此時北越還在試圖勸降沒有直接突入,佛拉戈斯利用這一機會喚醒被震暈的同伴,唯獨莫蘭德例外-他雙眼失明雙手重傷,而且陷入敵我不分的錯亂已經無法再戰,其餘人只好直接給他一針嗎啡確保他重新昏迷。接下來一小時北越沒有繼續進攻,只是不斷扔進大量手榴彈,威洛比因此重傷,隨後在嗎啡作用下也昏迷了。


而另一個問題在於通訊,北越戰車開上TOC屋頂壓垮天花板的嘗試雖然沒有取得成功,但無意間將位於TOC頂部的長程通訊天線破壞殆盡,TOC因此無法和蜆港或溪山戰鬥基地直接聯繫。雖然依靠短程無線電,他們還是可以通過AFAC的中繼勉強保持和外界的聯繫,但北越不斷丟進TOC的手榴彈破片已經將大量無線電設備破壞。


雖然溪山基地的陸戰隊拒絕支援,卻還有一支未曾設想的解圍部隊在嘗試幫助TOC:舊圍村基地。當時基地除了上千名寮國軍33營殘軍外,還有3名美軍,分別是阿什利、強森和艾倫;而北越倒也不是忽略了他們,如前所述,北越早已派出戰車與步兵去攻佔就圍村。好消息是由於協調不當,戰車和步兵分別在舊圍村兩邊集結,而步兵和戰車單位都因為沒看到友軍而不敢獨自發動進攻,結果兩邊都在枯等。壞消息是這兩輛戰車剛好是在圍村與舊圍村之間,阻斷兩邊互相支援的能力,加上蘇朗上校對於任何支援圍村基地的建議都消極看待,所以舊圍村基地也一直沒有辦法提供迫擊砲支援以外的幫助。


TOC地下結構

TOC地下結構

舊圍村的美軍原本只能枯等,不過北越的進攻遲遲沒有到來,而他們又從無線電得知溪山戰鬥基地不打算派出援軍,由此他們認為有必要對圍村的戰友伸出援手。正好在此時,原本堵在路上的北越戰車也在不知何時離開了,阿什利決定不管蘇朗上校,直接就地徵求有作戰意願的寮國軍以及部分逃離到這裡的CIDG殘兵組織反攻;而他成功組織了大約30人,在黎明時隨同三名美軍向圍村進發。TOC也叫停了溪山基地的火炮支援以免誤傷舊圍村反攻部隊。


在接近圍村基地前,阿什利呼叫AFAC引導空襲壓制北越,利用天襲者空襲帶來的混亂他們成功占領一個碉堡作為立足點;然而北越也反應過來了,圍村基地那些堅固的火力點此時反而成為阿什利等人的障礙,隨後的進攻被北越101團3營擋下,反攻部隊傷亡過半且毫無進展,於是阿什利派人回到舊圍村取回57毫米無後座力炮加強火力。


雖然舊圍村的反擊沒有成功,但也加大了北越的壓力,而且此時已經天亮,美軍空襲正在變的更強力且高效,對TOC攻堅的延誤引起整個9號公路-溪山戰役指揮部的注意,他們通過電話線商討到底該怎麼收拾這個掩體。此時他們的討論被普通有線通訊兵黎玉明聽到了,他主動表示他知道去哪裡得到足夠炸藥,隨後他帶人從一輛在9號公路上被美軍軍機擊毀的卡車上取得了炸藥並揹到圍村。


在現場北越工兵指導下,黎玉明和其他戰友安置好炸藥。隨後北越最後一次勸降,而美軍的回應仍然是猛烈的射擊,於是24團團長下令徹底摧毀地下掩體。北越軍先是從掩體通風口灌入汽油並投入點燃的炸藥包,然後引爆出入口兩側安置的炸藥。在炸藥引爆後,地下掩體終於陷入沉默,24團團長至此宣告圍村最後的據點已被消滅,圍村戰役結束。


被包圍的TOC向在空的AFAC表示地表已經淪陷,此前為了避免誤擊友軍,對於空襲的禁制也被完全解除了,現在空軍可以放開手自由攻擊地表任何目標。但此時另一個問題仍在困擾航空力量的發揮:天候。此時雲層高度很低,攻擊機需要讓AFAC帶領他們穿過雲層缺口進入不受遮擋的超低空才能看到圍村基地,好在A-1天襲者本就是平直翼低速攻擊機,勉強可以用最低安全速度和O-2U保持編隊。


A-1能夠在簡易機場或二戰航母上操作,優秀低速性能和抗打擊能力允許長時間在戰場上盤旋以利於掌握戰場態勢,使其成為越戰時期相當被地面部隊信賴的近距離空中支援專業機,並在日後催生出著名的A-10

A-1能夠在簡易機場或二戰航母上操作,優秀低速性能和抗打擊能力允許長時間在戰場上盤旋以利於掌握戰場態勢,使其成為越戰時期相當被地面部隊信賴的近距離空中支援專業機,並在日後催生出著名的A-10

隨後FAC請求天襲者投放凝固汽油彈以便阻絕敵軍推進,然而天襲者表示他們只帶了Mk.81/82炸彈,而且兩種炸彈需要從最少750英尺高度投放才能解除保險,但此時雲層高度不但不允許天襲者從這個高度識別目標,甚至連地表都看不到。眼見局勢特殊,天襲者飛行員仍然選擇從低空投放無法引爆的炸彈期許能夠嚇阻敵軍,此外A-1配備的4門20毫米機砲也不受安全高度限制,因此飛行員不斷掃射直到彈藥完全耗盡,而另外兩架天襲者很快接替了他們。


在他們等待時,先前逃出圍村的蒂羅克和克雷格一拐一拐的找上他們,克雷格傷勢不允許再戰,但蒂羅克可以且表示要加入他們。隨後無後座力炮也送來了,阿什利發動了第三次進攻,成功炸毀一個被佔領的碉堡。然而這就耗盡了57毫米砲彈,而且擔任射手的約翰遜因為是在沒有聽力保護的情況下強行發射,因此耳聾了,但他們要突破到TOC至少還要清理掉沿路的三個碉堡。


阿什利之後又發動了幾次反攻,他們耗盡了所有彈藥以至於不得不從敵人身上回收可用武裝,一度推進到離TOC只有50-75英呎的距離上。但最後阿什利自身也受到重傷昏迷,舊圍村派出了吉普車頂著砲火開到將他載走,然而他還是斷氣了。而所有參與反攻的人也已經全數負傷,難以再戰。


而在蜆港這頭,第5特種群指揮官佛蘭克.凱利(Francis Kelly)已經急壞了,他知道圍村基地的自己人正陷入險境,而溪山的陸戰隊卻要袖手旁觀。雖然他特地叫醒並敦促威斯特摩蘭將軍做點什麼,但後者一開始認為應該尊重陸戰隊的判斷。最後,威斯特摩蘭做出了讓步:他不能強迫陸戰隊出兵,但他可以要求陸戰隊提供直升機。


雖然此時圍村TOC早已失去遠程無線電,但他們仍然可以和舊圍村聯繫,而後者轉達給蜆港告訴他們TOC仍然屹立。威斯特摩蘭得知後下令陸戰隊為救援提供支持。然而一開始蜆港轉達給TOC的決定是他們必須再撐過一天才會得到救援;TOC所有人都很清楚他們支撐不了那麼久,他們已經獨自奮戰18小時,缺乏食物與水且彈藥不足,每個人都負傷且沒有得到專業醫療救助。最終除了還在昏迷的莫蘭德,所有人都得出共識:殺出去。


美國軍機對圍村的航拍影像,拍攝時間是交戰結束後不久,兩個黑點是當時被摧毀的北越PT-76

美國軍機對圍村的航拍影像,拍攝時間是交戰結束後不久,兩個黑點是當時被摧毀的北越PT-76

由於莫蘭德傷勢過重且毫無清醒跡象,也沒有任何人的體力允許背負他人,因此他們選擇拋下莫蘭德;同時所有人也知道接下來的突圍也是,倒下的人就會被拋下。他們平分了最後的武器與彈藥,並幸運發現一台彈痕纍纍的無線電奇蹟般的還能運作,借此他們終於再一次和AFAC取得聯繫,並約定了空襲流程與路徑好為突圍開路。


出乎意料的是,雖然美國強大的航空力量整個早上和中午都保持對圍村的轟炸,AFAC也保持穩定換班持續引導,然而1400時AFAC被告知直到1500以前不會有新的攻擊機抵達圍村,這意味著突圍只能在新一批攻擊機抵達後才能開始突圍。好在北越指揮部根本不知道TOC的殘兵依然在抵抗,並沒有利用這段空檔讓北越軍繼續進攻TOC。


1500時兩架超級軍刀和兩架幽靈完成了轟炸後,圍村TOC告訴AFAC再完成三次進場,然後他們就會殺出去。在場的4架攻擊機滿載8枚250磅炸彈和一枚凝固汽油彈,這幾次空襲要盡可能將TOC到9號公路上的敵人清除,開始與結束必須精確以避免影響甚至誤傷地面友軍,必須得到最精準的執行,因此AFAC得到ABCCC介入協助


正當帶頭的攻擊機飛行員準備進場以150英尺高度超低空掃射9號公路時,他發現地面上有疑似非敵對人員與吉普。而他認為應該是救援部隊到了,於是趕緊呼叫後續機立刻停止攻擊。雖然AFAC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但他決定先假定那確實是救援部隊並更改轟炸方式,接下來的重點擺在轟炸周邊可能仍有敵軍潛伏的叢林,並在叢林與TOC之間以凝固汽油彈構築火牆封鎖。


在攻擊機最後一次轟炸TOC外部清理敵軍後,TOC的美軍終於殺了出來,而攻擊機則在超低空飛掠過圍村但不投彈,目的是盡可能壓制住敵軍並吸引注意力。有賴於攻擊機的保護,所有人奇蹟似的完好逃離到9號公路,甚至還順路帶上3名南越LLDB特種部隊人員;而那邊就像飛行員看到的,已經有吉普車在等著他們 - 是全中尉,他自稱他在逃出TOC後被俘,但利用空襲導致的混亂逃到舊圍村。於是這10個人擠上這輛為承載4-5人設計的吉普車,一路逃到舊圍村。


實際上此時圍村基地還有一名美軍,他是美國陸軍工程師湯瑪斯.托德。他在前一晚的進攻時正處於補給站掩體下方,在補給站被砲火炸坍塌後受傷,隨後躲在這裡直到周邊交火聲停止,美軍攻擊機也不再空襲時才離開;而美軍空襲以及TOC的突圍都成功轉移了北越殘餘步兵的注意。他首先前往TOC,但只找到已經氣絕的莫蘭德,隨即他正確判斷出所有人可能已經逃到舊圍村了,於是動身前往會合。


在TOC的受困人員成功抵達舊圍村後,陸戰隊才同意提供直升機進行救援。作為救援部隊的是MACV-SOG旗下的斧頭部隊(Hatchet Force),由11名美軍陸軍特種部隊和越南儂族與布魯族士兵組成,他們乘坐陸戰隊提供的2架CH-46海騎士,在一架武裝型休伊的掩護下前往舊圍村。


雖然倖存者在舊圍村重組,但舊圍村只有一條簡易戰壕提供隱蔽,也沒有重型武器,顯然也不是可以久待的地方,而且救援部隊在路上的消息也沒被告知他們。正當圍村殘存美軍討論是否要直接步行逃往溪山基地時,直升機剛好降落。然而直升機的到來吸引了附近北越的注意並很快遭到攻擊,特種部隊可以保護著陸區,但另一個麻煩比較難解決 - 一大批寮國人正想擠上去。不過圍村倖存者對他們已經沒有任何同伴意識,也不像救援部隊那樣顧忌手段,直接強推甚至用槍枝威脅他們離開。托馬斯也成功抵達並趕上了撤離直升機。


然而還有一名美軍尚未抵達:丹尼斯.湯瑪斯,他和5名布魯族CIDG正躲在舊圍村的樹叢裡,聽到直升機的旋翼聲後他們趕緊加快前往,但同樣被直升機聲音引來的北越軍讓他們不得不嘗試繞過並因此錯過了撤離。雖然湯普森用他的無線電聯繫上了AFAC,告訴他們地面還有友軍,但此時負責撤離人員的海騎士直升機已經升空了,飛行員表示直升機燃料不足且已經受傷,不適合再度著陸;不過休伊機組表示他們願意一試。


圍村戰役結束後剛下直升機的朗格里爾,此戰中許多倖存者的傷勢都是連自己行走都有困難的程度,也是他們撤離TOC時不得不丟下莫蘭德的主因

圍村戰役結束後剛下直升機的朗格里爾,此戰中許多倖存者的傷勢都是連自己行走都有困難的程度,也是他們撤離TOC時不得不丟下莫蘭德的主因


這時著陸有著顯而易見的風險,敵人正在增加的同時也因為隨行特種部隊都隨著海騎士一同升空,因此從降落到撤離的階段都不受保護起飛時遭遇最密集火力打擊。結果休伊遭到超過60發子彈命中,機體與兩名機組都受到重傷,不得不放棄著陸;而北越部隊也發現並俘虜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友軍離開的湯普森。


整場作戰中美軍7人死亡3人被俘,CIDG、南越軍和寮國軍損失不明但可以推定CIDG與寮國軍33營已被整建制消滅,而被俘人員包含哈維.布蘭德、丹尼斯.湯普森和威廉.麥克莫里,其中布蘭德和湯普森曾經在1968年5月18日逃離了戰俘營,但都被重新抓獲,直到1973年所有人才一起交換回美國。相較之下北越101團3營戰死36人,負傷80人;24團4、5營戰死36人,負傷140人;198戰車營9連共有4輛戰車完全損失,人員共有3死6傷,198營3連、特工與工兵團死傷不明。


此戰北越是當之無愧的贏家,不僅整建制消滅整個CIDG營和整個MIKE排,還重創了美軍特種部隊A-101與113小隊。最關鍵的是,隨著圍村基地的陷落,溪山基地失去9號公路上所有據點,這允許北越直接沿著9號國家公路向溪山基地施加壓力。


戰後TOC空拍圖,圖中戰車殘骸下方的就是殘餘的TOC結構

戰後TOC空拍圖,圖中戰車殘骸下方的就是殘餘的TOC結構

整體來說,北越精巧純熟的隱蔽技術讓他們達成戰術上的突然性,能夠躲過美國空軍的阻斷讓PT-76在沒有過多延誤的狀況下抵達戰場。而北越戰車也履行了自身集機動、防禦與火力於一身的特性,雖然受限訓練、實戰經驗與通訊設備的缺乏,北越也暴露出步戰偕同能力低下的問題,不過步兵與戰車採用單純的多路聯合衝擊,配上北越步兵與戰車兵的良好心理素質,也讓戰車能夠有效突破美軍防線,掩護步兵和工兵破壞障礙完成跟進。


反觀圍村的美軍,作為中長程反戰車武器的無後座力炮數量過少且靈活度太差,而知道如何使用LAW的人又太少,即便低下的能見度、敵軍惡劣的步戰配合與混亂的戰場給了美軍從近距離攻擊戰車的機會,也因為多種因素未能打出良好的結果;當然那怕LAW得到更好的發揮,實際上當戰車已經接近到LAW射程時,已經算是完成任務:因為這代表北越已經成功突破防線了;而一旦兩邊距離過於接近,美軍引以為傲的航空與火炮優勢就難以發揮作用,北越就能依靠數量壓倒美軍,或依靠素質壓倒南越或CIDG等輔助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