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道士|14. 赴約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通靈道士|14. 赴約

通靈道士|14. 赴約

小法團,一般民間信仰的法仔團,都是以天師派與閭山派較多。小法團的發揮都以清壇、祝壽、調營、開光、清醮、請神、隨神轎後出巡等。有助神威之幫助,再藉由敲鼓念咒下,顯之神力。

趙天靈施法後不久,天象異常,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出現了一道道光柱。

在場外等候趙天靈的轎班人員經他們事後描述,他們親眼看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道光束,彷彿神蹟一般,全都聚焦在烏煙瘴氣籠罩的醫院上方。

趙天靈站在醫院門口,左手放在背後,右手立出劍指,嘴中喃喃念道:「拜請詩山聖王公,身在鳳山化獻身,神通變化救聖主,敕封天下總大巡⋯⋯」

此時,原本在醫院外靜謐的神轎,突然像是受到感應一樣,開始上下擺動了起來。

轎班人員驚見,大喊:「小法團!念咒!」

鼓聲一下,場外的人紛紛聽見醫院內傳來淒厲般的慘叫聲,有男有女。

外頭的廟方人員驚見大樓醫院的窗口內出現一道紅和綠的光團不停交互纏鬥,這不免讓大家聯想到位於台南府城那段著名歷史上的靈異傳說,「陳守娘和廣澤尊王的鬥法」。

要不是在場所有人親眼目睹,並拍下了照片,至今這段事蹟很有可能也只會是傳說故事中的一部分罷了。

想當然,這段降魔驅鬼,讓趙天靈所供奉的廟宇,至此興旺了起來。

只不過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經過一番纏鬥,趙天靈已是滿頭大汗,然而,他還不能過於鬆懈。因為真正的敵人正站在他的面前。

那就是蟄伏已久的魑魅魍魎!

碩大的體型,身子幾乎頂到了醫院那高聳的天花板。

祂靠著醫院內死者的怨氣與環境所帶來的陰氣,使祂變得茁壯、駭人。

魑魅魍魎露出狡詐地微笑,說道:「你只不過就只是神明代言人,沒有神明的加持,就只是個凡人罷了。膽敢派兵馬來擾我清夢,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趙天靈擔任乩身多年,可不是被嚇唬大的,他不為所動地勸戒魑魅魍魎:「雖然我沒有陰陽眼,但我還是勸戒你,盡早放下怨念,跟隨聖王公虔心修行,得道升天。」

「痴人說夢話!」魑魅魍魎舉起寬大的巨爪,正準備一掃祭壇,「我可是吸收了這些日月精華,才就此成精,你現在要我修化成仙,不就枉費了我在此為所欲為的生活,你是在搞笑嗎?」

「既然如此,彼此道不同,不相為謀,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了。」趙天靈迅速擺出五雷印手勢,對準他所感應到的位置,準確地面向魑魅魍魎。

可惜的是,他雖擁有感應能力,卻不像他兒子趙玄具備有陰陽眼,無法看見魑魅魍魎早已將祂的巨爪掃向他所站的地方。

就在魑魅魍魎自以為得逞的一瞬間,趙天靈突然往後退了一步,竟躲過了祂的攻擊,這讓魑魅魍魎大吃一驚,直呼:「你不是看不見我嗎?」

「喔,所以你剛剛的行為是在攻擊我囉?」趙天靈露出一臉得意地表情回應祂。

「切!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我並不知道。」趙天靈誠實地對祂說,「我只是因為感受到一股冷風朝我左邊吹來,我才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再來,我又確認了擺放在祭壇上的蠟燭,它上頭的燭火偏向右邊,我才更加確信有股陰風從左邊而來。沒想到,原來是你的攻擊。」

「可惡!反正你的祭壇已被我毀了,法器也失靈了,我就看你怎麼制裁我!」魑魅魍魎確認了祭壇上的蠟燭已經熄滅,自認為趙天靈已經沒有任何物品去判斷祂攻擊的位置,便舉起右手,狠狠往趙天靈所站的位置拍了下去。

就外頭眾人所見,醫院門口內突然揚起了大片塵土和強風,颳得鐵皮圍墻嘎嘎作響,所有人下意識舉起雙臂遮擋住頭部,以防止塵土進到眼裡。

魑魅魍魎大笑著,認為自己已經成功地將趙天靈送上了西天,想不到的是,就在這時,漫天的塵土中突然透出金色光芒。魑魅魍魎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手掌瞬間變成了灰燼,原本囂張的燄氣瞬間消滅。

因為,聖王公再趕完鬼後,回到趙天靈身邊,附了上去。

趙天靈的神情突然大變,不僅瞳孔放大,嘴角下沉,整個面容竟然與外頭轎裡的廣澤尊王如出一轍。

趙天靈語氣一沉,「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本王爺面前欺凌我的信眾,看我如何對付你!」

魑魅魍魎看著煙消雲散的右手,直呼:「請王爺饒命啊!我願意將令旗歸還給您,求您放過我吧!」

「本王爺如果不懲戒你,我如何向我的兵營交代?你已經踏入本王爺的底線,我要你灰飛煙滅!」聖王公話一說完,雙手擺出從未有人見過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詞。

在魑魅魍魎的眼中,趙天靈身上原本已經閃爍的金光此時變得更加耀眼奪目,這使得魑魅魍魎根本無法睜開雙目,只能夠試圖轉身夾著尾巴逃離。

然而,聖王公可沒打算輕易放過祂,在聖王公一陣嘶吼中,大聲念出天語後,魑魅魍魎隨即被一陣光束給包圍住,痛苦嚎叫著。

魑魅魍魎見自己命不久矣,銜悲茹恨地竭盡最後的力氣,大聲吼道:「既然你不讓我苟活,那就讓我們一起同歸於盡吧!」

祂用著所剩的陰氣,奮力抵禦聖王公的束縛,在光與暗的碰撞中,發生了史詩級大爆炸,直接讓趙天靈扛不住這震波,當場癱軟倒地。

在外面等待的廟方人員察覺到情況不對勁,一群人趕忙衝了進去,急忙護駕乩身。

詭譎的是,當趙天靈陷入昏迷時,神轎中的廣澤尊王竟在這瞬間,祂左手的大拇指突然跟著斷裂,彷彿受了傷,使得在場所有人員嘖嘖稱奇。

在聖王公制伏了魑魅魍魎後,終於成功地將五支令旗安全地從醫院內帶了出來,結束了這場降妖除魔的新傳說。



回到還在營業的醫院內,趙玄正望著院內窗口外的景致發呆。

他相當不願面對醫院內的景色,擁有陰陽眼的他,總能看到來往的魂魄在病房與走廊上遊走,其中包含了來領走死者,被趙玄稱之為「使者」的鬼魂。

尤其是當他正等待出院時,卻一直被一位「使者」糾纏不休。這名「使者」老向他抱怨道:「現在的醫療實在過於進步,我都在這裡等了將近快一個月了,那老頭還靠著醫療器材硬扛著,你說這該怎麼辦?」

趙玄手托下巴,悻悻然地對祂說:「你是要我去拔掉他的呼吸器,好讓你辦事嗎?」

「哎呀!我絕對沒那麼說,兄弟。」使者趕忙向趙玄解釋道,「你也知道,我們做這牽魂的工作,其他鬼魂根本就不跟我們聊天,所以我才想找你抱怨一下呀!」

「古人不是常說,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拖這麼久,可以嗎?」趙玄揶揄道。

「這句諺語的出處是紅樓夢第十六回中,鬼判對秦鐘說明冥界可沒有人間的那種兒女私情。可惜,現今已不如過去了。」使者感嘆道,「現在要按時將他們牽走可說是變得相當困難。醫療救助把那些本來想要離開身體的靈魂給困住了,使得那些魂魄深受折磨,最終只好帶著一股怨氣離去,對我們來說這是最糟的結果。」

趙玄指著一旁的老頭子,說:「我看他都失智了,還以為靈魂已經出竅了呢⋯⋯」

「沒有,還鎖在身體裡,怎麼拉都拉不出來。」使者搖了搖頭,然後將身子一股腦地坐在陪病床上。

趙玄好奇地問道:「所以⋯⋯在你來到人間之前,有一隻小黑狗陪伴你嗎?」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說哪部電影嗎?」使者嘆了口氣,「《死神的精確度》小說裡跟金城武對話的原本是旁白,但在電影中,這樣的處理方式會變得非常奇怪,所以才加進了那隻小黑狗的。」

「原來如此⋯⋯」

就在這時,母親領著出院文件走了進來。想當然,在出院之前,趙玄仍舊遭受到母親一頓責罵。

離開前,趙玄與使者對視,使者露出一絲不捨的表情,揮揮手向他道別,然後繼續等待那名老頭的生命走向盡頭。

在趙玄離開醫院不久後,陸雪突然打來了一通電話,這讓他感到相當驚訝。

他檢查手機上的時間,發現才剛過中午,距離放學還有一段時間,這讓趙玄充滿了疑惑。

他接起電話問:「呃⋯⋯陸雪,怎麼了嗎?」

陸雪一聽到趙玄的聲音,無法掩飾她的激動,關心道:「你現在還好嗎?出院了嗎?」

「嗯,我出院了。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妳打電話給我做什麼呢?」

陸雪喜孜孜地對他說:「我實在等不及放假了,所以我跟老師請了生理假,你幾天前答應過要帶我去遊樂園玩的,還記得嗎?」

哎呀!趙玄摸著發疼的太陽穴,回想起那令他不愉快的回憶,再度讓他頭疼了起來。

「是,我是這麼答應過妳的。」

「那就履行您的約定,今天帶我去吧⋯⋯寶貝⋯⋯」

4.9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