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酥】

2023/11/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謝謝光臨,歡迎再來!」女店員笑容可掬的向我們道謝。

我們從店員手裡接過鳳梨酥,心滿意足的準備離開店裡,女店員又好心提醒我們:

女:「20號到27號是員工旅遊,所以那段時間沒營業喔!」
我:「喔?好,謝謝!」我順勢回答了她的好意提醒。


友:「他們大概是家族企業吧?老闆和員工們長得有點像。」
我:「我也這麼覺得,他們在這條街已經開了兩年多了,沒有什麼電視台的採訪廣告,也沒有什麼豪華的裝潢,但他們做的糕點就是好吃,所以才找你來。」
友:「謝啦,我親戚如果都喜歡吃,你再幫我多買一些。」
我:「OKOK~~」


這間糕餅店真的很特別,雖然不是一般的連鎖店,他們還是穿著可愛的員工制服,制服上是一隻可愛的鳳梨寶寶,據說是老闆娘自己設計的,她的子女們也都很勤快,家庭企業的年輕員工,通常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臉色,這些八年級生卻不會,或許是老闆娘的家庭教育很成功吧?有些福態的老闆,偶爾會在店前露面,平常都擔任上游的烘製工作,雖然不多話,看上去就是個好好先生。

我喜歡像他們這樣不過份炫染的環保包裝,以及親切的態度,有著民國七十年代老闆與顧客之間的互動感情,就像柑仔店一樣。

 




※   ※   ※


轉眼半年到了11月,又是年頭年尾交替的時節……死黨突然打電話來。


「阿志!我現在在台北,那家鳳梨酥店關門了,店門貼著招租,這事你怎麼都沒跟我講?」

手機那頭傳來死黨的驚呼。

我:「我怎麼知道你會自己跑去咧?」


友:「我跟外國來訪的親友們說,我要買鳳梨酥請他們回去吃,這下好了~~~」
我:「隨緣隨性就好,日子才會過得快樂,世間很難有什麼事都一成不變,就算我們以後吃不到鳳梨酥,還有其他台灣美食啊,還有好多外國人,一輩子也沒吃過鳳梨酥不是?」
友:「可惜啊。」


我切了手機,雖然我這樣跟死黨講,其實小芬有給我私人電話,她跟我說,什麼都漲,店很難經營下去,不知爸媽會不會換地方東山再起,如果他們家不繼續做鳳梨酥,她或許就會去投履歷找工作,雖然我暫時吃不到鳳梨酥,但是我和小芬的關係,因為有了電話而得以繼續下去。小芬私下招待過我她自己做的鳳梨酥,這大概是除了隨緣之外,惜緣所得到的獎賞。

 ※   ※   ※

 

我:「妳知道嗎?台灣有豆花妹、雞排妹,交大好像還有什麼水果妹,她們後來都進演藝圈了吧?」

芬:「你覺得我也可以嗎?」
我:「只是,”鳳梨酥”有三個字,”鳳梨酥妹”就變成四個字,不好記,對妳比較吃虧,哈哈。」

芬:「那怎麼辦呢?」
我:「我去問Clear Day 亮亮好了。」
芬:「亮亮是誰?」
我:「是我的朋友,一個很可愛又受歡迎的女生,她也在方格子寫文章!」



 

 

 

以上事實純屬虛構。

    184會員
    428內容數
    繪圖與創作..,故事可能是真的,但請別想太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