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集|遠住花蓮的阿姐,回家炸杏包菇給我吃

2023/11/1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開始體會當獨生女的奧妙

阿姐自從今年十月搬到花蓮long stay,假花蓮人的她洋洋得意練就炸杏鮑菇、鹽酥雞的功夫,抓緊難得回家的日子秀一手,時程過緊,預定中午一起去喝堂姐喜酒,回來不一會就晚餐,只好將此午茶time順延到晚上洗完澡,家庭電影院時再來配炸物。

阿姐心急問好吃嗎好吃嗎,就⋯⋯媽媽今天也問昨晚姐炸的好吃嗎,我說還行啊,媽說,好吃就好吃、難吃就難吃,天痾,大家好沒有中間值(擦汗)。是炸得很成功,像外面賣的,但總覺得粉灑太少味道太淡,是一個走養生清淡口味的居家型炸物(還是得說點好話,期待之後的鹽酥雞🤗)。

配香瓜,消除罪惡感。

配香瓜,消除罪惡感。

阿姐回家,一進家門,我興奮地像隻狗子跑去迎接,結果被她說我頭髮很奇怪,拜託,我已經奇怪很久了好嗎!(?)

自從阿姐拋棄我,遠到花蓮吃齋念佛後,我默默傷感無人陪我做廢事,好比上次傳給她義美霜淇淋買一送一,結果她卻傳回跟室友在花蓮義美買一送一的照片,實在傷透了我的心。先前買的巴斯光年安全帽,也坐實了自己沒車幹嘛買的境地,那時還能理直氣壯說,我姐有車可載我啊,現在正式塵封。

也無法在假日串她房間門子,在她床上滾來滾去說,「姐子我想當一灘爛泥巴~」再得到:「你已經是了啊!」的回應。

廢事百百款,一一暫歇。正在體驗當獨生女的奧妙。

親戚婚禮,親戚大拜拜

這天舉家搭車到中壢參加堂姐的婚禮。我使出月票1200,火車車票省下來了我開心。

不知為何,長大到某個歲數以後,見親戚總覺得像看一場大型的show,甚是有趣。

和阿姐考前猜題,等等被問的第一個問題:「誰是大的,誰是小的?」到底我們差了4歲,總有親戚分不清,還以為我們雙胞胎。

結果一進場,姑媽首先發難,看著阿姐前一天剛剪好、染好的頭髮說:「你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和阿姐面面相覷,猜錯了,這個問句舊得太新,覺得太荒謬也太逗趣。

轉眼看到當招待的堂弟,綁了一個大大的包包頭,先忍下想請教他怎麼綁的我也想綁的念頭,馬上跟阿姐說,姑媽應該要問他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吧!(覺得不公平)

由於父親輩份算高,與母親被安排坐到彆扭到不行的主桌大位,我和阿姐則跟其一姑姑一家子坐一桌。姑姑可以從第三道菜就開始嫌菜色不好,也才第三道!坐下來沒多久也氣勢凌人地問我們,何時輪到你們!姑姑老了要退休了,到時候沒辦法包了、你看你爸媽都包這麼多出去,你們沒賺回來!你們自己看著辦蛤!

一整個超典型,可是好好笑,不說還以為是某情境喜劇的現場。

姑媽整場看到我們,不是說從那麼遠來要多吃一點,就是問了阿姐總共三遍男生女生,最後一遍的時候,還說我們家就是重男輕女!阿姐說,那我是男生!姑媽說,好!(???)彷彿接下來就要寵她了^_^(什麼劇本,好難懂)。

喝喜酒喝了快一整天,也是個累,好險晚上拖阿姐回家的福,媽媽煮了比喜酒菜色好吃100倍的佳餚,宵夜還有阿姐的炸杏鮑菇,核心家庭的小確幸。

婚禮會場一景。

婚禮會場一景。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7會員
138內容數
生活雜感,很雜的那種。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