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歌名曲二創三創:漢諾瓦街

2023/11/1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二次世界大戰,英國因英吉列海峽的天險,德國遲遲未能作出登陸強攻,只能用飛機及最新發明的 V-1 飛彈直接轟擊倫敦。作為盟國的美軍,亦派往轟炸機隊,停泊於英國本土各個空軍基地,以同樣的轟炸手段,還擊德軍,實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駐倫敦附近的美國第八航空軍編隊有三個中隊,每個中隊有六架 B-17轟炸機,出擊時由英國皇家空軍的戰鬥機護航,羅力是其中一個中隊的隊長,屢次險中存活回航,他成為資歷最深的轟炸機師。(美國飛行員間中會客串駕駛由美國租借法案提供英國的 B-25 型轟炸機。)


漢諾瓦街有一個廣場,由於面積較大,成為當時轉接交通的中樞。羅力這些空軍帥哥慣於穿著美式空軍制服,出沒於倫敦鬧市。他在平民百姓的行列中排候搭乘巴士,沒想到有一位女士「艾薇」插隊在他面前,一時的義憤,出自於空軍的一向精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亦「反插隊」,艾薇被她戲弄至無法上車,而車上的羅力揚長而去。


艾薇心有不甘,即時裝作孕婦般感到腹痛的模樣,車上的羅力有點歉意,馬上下車陪不是,並想看看是否可以幫上甚麼忙:「你被我騙到了!」羅力才恍然大悟,他也佯裝是一名殘疾軍人,一拐一拐憂愁地離去,艾薇發現自己做的有點過份,追上去陪不是,但羅力陰惻地一笑:「妳也被騙了!」兩人這一來一回的復仇,又錯過了另一班車。這卻反映出這兩個人的性情,基本上都是樂於同情別人的人。


羅力說:「我投降了,不再跟妳鬧,我請妳喝咖啡。」艾薇想了一下,用英國的迷人口音:「I don't drink coffee, ..........I drink tea!」

在咖啡館裡,互通名字後,他們談的很投機。只是,談話中的內容,除了艾薇的制服顯出她是一位護士,她完全避談家裡的事。至於羅力,卻完全反映出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


他告訴艾薇:「飛行員的平均壽命只有兩個月,每次出擊的死亡率機會超過四分一,對我來說,經歷過太多的九死一生,自己也不知道會否死在明天,人生有命應盡歡。」


艾薇卻不認同:「反正每個人盡人事聽天命,上天會保護善良的人,你仍生存,不是很好的例證嗎?你是美國人,卻來幫助拯救我們英國人,你是英雄!」


羅力苦笑:「我是英雄?每星期不知炸死了多少個德國的善良人。人生苦短,應及時行樂,那一瞬的幸福,便是永恆。」艾薇雖然不苟同他的悲觀,但卻欣賞這位視死如歸的英雄,羅力很想追求艾薇:「萍水相逢,我們曾經談得很開心便足夠了。」這是艾薇的堅持,他們在咖啡館門前分手。


離開了還不到一分鐘,卻遇到德國人的空襲,附近的房子正中炸毀,羅力焦急地四處找尋艾薇,亦剛好被他遇上,艾薇就躲在焚燒的危牆下,驚慌失措,渾身顫抖,羅力撲身護著她:「不要怕,我會保護妳。」艾薇想起剛才咖啡館交談的話,戰爭時期,誰會保證還有明天。人生有命應盡歡不是悲觀,一瞬的幸福,便是永恆,是如許地真實。羅力吻她,她也沒有拒絕。


羅力休更時便找艾薇,他只知道艾薇醫院的電話,究竟是那一個醫護站,艾薇卻不告訴她,每次只在電話中約好在那裡見面,他們愛得很深情。有一次電話線在空襲時受損,無法接通,羅力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漢諾瓦街」足足等了兩天兩夜,才碰得上艾薇:「我想念妳快死了!」艾薇有點吃驚:「你待在這多久?」

「幾乎 48 小時,也沒有怎樣吃喝。」艾薇深受感動:「你這個傻瓜!」「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沒有妳,我會死!」艾薇甜在心頭。


「羅力,三小時後趁天色還不太晚,你要把羅伯中尉空投到法國地區 Longuyon 隆吉永,他和兩名士官要到德軍佔領區進行秘密任務,地圖已經交給你的副手。」

「Aye aye Sir,我會準時出發。」這次任務卻失敗了一半,飛機被擊中冒煙,機上全部軍官死亡,只有羅力和羅伯皮肉受傷中跳降落傘才保住性命。


一路上才看出羅伯溫文爾雅,高官模樣,卻非地面戰鬥型的軍人,難怪需要兩名士官護著他。可惜這兩名士官已陣亡,現在只有羅力護送他。羅伯終於透露秘密任務的內容:「我們要偷走德國人在荷蘭國內的防空火網準確分怖圖,地下軍會在指定時間日期把它們摧毀,讓盟軍進攻時空中支援轟炸機隊比較安全,減低死傷。」


「為甚麼指派你,看你手無博雞之力?」「因為我不太懂得拿鎗,只懂得打開那該死的古董保險櫃。」「我只是飛行員,也不是甚麼海軍陸戰隊員,無法保證可協助你完成任務,還要安全撤離,真有點異想天開。」「見一步走一步吧,反正現在我是你的官長。」「你不怕我借機自己逃走?」「當長官的不一定懂得拿鎗,卻擅於觀察人心,有些人天生就是英雄,就像你一樣,這一路你不是格殺了很多德軍嗎?」


羅力苦笑:「你才是英雄,我只懂得轟炸善良的人,但你將會拯救無數的飛行員,誰比較偉大?」羅伯還是說:「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就是那種視死如歸的英雄。」


他們面對很多困難,途中羅伯掏出一張照片:「這是我們一家,這位是我的愛妻,這是我的女兒,如果我不幸陣亡,告訴她們,為了對國家忠貞,我不得不離開她們,我愛她們,她們比我的生命還重要。」羅力見到照片中的艾薇:「你親自對她們說,無論情況多壞,我會護著你完成任務的。」羅伯笑了:「我就知道你天生就是英雄。」


他們奇蹟地完成任務,並找到法國的地下軍,準備從秘密路線協助他們回國。中途仍是遇上德軍,兩人奮身在激烈戰鬥中負傷逃脫,但不知道何時才可以回到倫敦。


艾薇因著丈夫的失蹤,想找尋羅力開解,但電話又無法連上,只得在漢諾瓦街等上兩三天,卻等不著,無奈地到軍方部門打聽,由於是軍中親屬,軍部向她表示出實情,她的丈夫進行秘密任務,而羅力則是任務中的飛行員,飛機被擊落,機上人員恐怕全都凶多吉少。


艾薇只得回家獨自照顧女兒,心中卻充滿擔心。一個陰霾滿天的中午,電話中軍方通知艾薇,丈夫剛抵達陸軍醫院接受治療。艾薇飛奔而去。


醫院走道中卻碰到接受檢查後,輕傷無礙正要出院的羅力,他們不顧一切相相擁抱:「我以為上天懲罰我,把我的丈夫和愛人一起拿走了,噢!我想念你們快死了,我們該怎麼辦?」


羅力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沒有妳的日子,可能會死。但你丈夫絕對是一個偉大的正人君子,妳們還有一個女兒,不要親手破壞自己的幸福,妳幸福,我才不想死,他的傷口不礙事,兩三天後就可以出院。我的愛人,以後的歲月,只要妳能間中想起我們曾有過的時光,我就很滿足了。」彼此沉默了一刻,羅力說:「我曾有過一瞬的幸福,那便是永恆,多謝妳。進去看妳的丈夫吧。他值得妳愛他一生一世。」


本來牽著的手,是時間放開了。羅力舉步向前,回望了艾薇一眼。醫護站外面,就是繁忙的漢諾瓦街,他點燃了一根菸,雙手整理一下衣領,感到稍為一絲的寒風,今年的冬天來的有點早,他慢步溶入了街上熙攘的行人之中..........


-----------------------------------------------------


這是 1979 年電影「Hanover Street 漢諾瓦街」的片段,二創用上了五首同名電影的配樂穿插其中,筆者稍為改動劇情寫出了三創的短篇小說。二創很巧妙地用MV 述說了一個完整的故事,配樂也極為動人。


筆者是配樂大師 John Barry 的忠實粉絲,當年在電影院,就知道這電影的特別,無論在開場時,無論在落幕後,整首主題配樂都毫無間斷地,完整地播放一次,很多人都喜愛此 Main Title ,在旋律當中,可以聽出 John Barry 的風格,他一生人中的作品都是如許地一致,只要一聽,就幾乎可以知道是不是出於他的手筆。


John Barry本來是爵士樂隊的領班,但他的「絕大部份」配樂,卻都是輕而易舉地駕馭整個管弦樂團,是如許地充滿古典之風。任何人都可以在電影院內察覺出,他偏愛低音大提琴的音色,坐在銀幕下不得不讚嘆,那是「大電影」氣勢的配樂。以下是「Hanover Street 漢諾瓦街」Main Title 完整的演繹,亦是筆者至愛之一:







62會員
335內容數
曾經,流行歌曲成為主流,有一派的古典樂先賢具備特殊的眼光,用 管絃樂演繹流行曲。她甘於成為非主流音樂,留下不少經典。我只是 剛好生於那個世代,剛好活在華洋交雜之處,得聞其色聲魅影。時移 世易,這種「經驗」亦成明日黃花,漸行漸遠漸朦朧,將會消失於茫 茫的「流量」及「光陰長流」當中。我只是盡力保留這樣的歷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