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8. 放晴了嗎-1

2023/11/2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踏著微笑的步伐走下樓,我猶如一朵自在飄浮的白雲,輕快地舞動著笑意。



《李媽》正坐在餐椅上。她的目光直直落在插著【阿爾班納金香玉】的花瓶上。那些金燦的黃玫就像開朗的笑容,正對著某個人,某顆心,為這一刻平添了一抹溫馨的色彩。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李媽,我回家了,再見!” ,我輕聲地喊道。只是,《李媽》的靜默無語卻嚇住了我的步子。



“李媽?” ,我走得更靠近一些。她那專注的神情困住了她,給了我一種安心的感覺。這解釋了她剛剛未能來拯救我的原因,讓我的好心情飄得更高了。

raw-image



“李媽~” ,我靠得更貼心一些。我低下了頭,站在她的左側。一股獨特的牛奶香,淡淡的甜蜜,還有一種充滿活力的清新,從她的身上散發了出來。它與金香玉的柑橘味道相互映襯,構成了更強烈的香氣交融,令人陶醉。

raw-image



“哦~是小雲啊!要回去了啊?” ,《李媽》轉過頭來說道,她的聲音很平靜。她忘了著色的表情,就像一張空白許久的畫紙,遲遲未上色的原因,是錯縱複雜的情緒使然吧,就連黃玫都只能低下頭來。

raw-image



“對呀!哇~好漂亮的黃玫瑰花呀!” ,我試圖在她的臉上灑上一些黃色的顏料,她隨著我的視線望去。 “就和李媽一樣的漂亮~” ,這句話是真心的,時間就像一個在祂的作品上肆意塗鴉的野蠻人,卻放過了這件神話級的藝術創作。



我深吸了一口。



“噢,對了!這是什麼品種呀?好香~喔!是~Queen's Day 嗎?皇冠?金枝玉葉?” ,我把所有知道的純黃色品種都背誦了一遍,即使我早已認出了它們的身份。

raw-image



“櫻桃白蘭地?閃耀?金輝?蜜桃雪山?還是~” ,我連混黃色的品種都加上了,以填補上色時間延遲帶來的空檔,這讓我緊張了起來。



“比基尼~玫瑰?” ,我的靈感來了。



我就像刻意在《維納斯女神》的面前班門弄斧,擺出了【頭也疼腰也疼】的性感曲線。我還向《李媽》眨了眨眼睛,微笑說著, “李媽,妳看我,今天漂亮嗎?”

raw-image


“Ye Bo?” ,我用韓文重述了一遍。一本《十分鐘變身韓國人》的舊書,在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把我帶到了海的另一個國度,讓我當了整整一個月,不要(si lo),怎麼辦(歐都ㄎㄟ),漂亮(yebo),姐姐(eon ni), 愛妳(sa rang hae),哥哥(oppa)的偽韓國小女孩。它獨特而有趣的發音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揮之不去。



她緩緩地站起身來。她的臉就像是一張剛剛上色失敗的作品,滿是歉疚的顏色。

raw-image



“Ye Bo,Ye Bo,謝謝妳讓自己長得這麼的漂亮,一定要~” ,我不明白自己的表情洩露了什麼,但她忽然拋下了未說完的句子,將我緊緊地摟住。



一陣沉重的情緒彷彿山風般席捲而來,凝聚成一層刺骨的氛圍,籠罩了全身,讓我僵直了身體,就連黃玫都束手無策。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我吞咽了一口。



“好好好~沒事了~沒事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霸道地橫插了進來,硬是將我們分開。



《李爸》抱住了《李媽》,將她的臉埋進了他的胸口。我的目光停留在《李爸》的背脊上。



我輕吐了一口。



“小雲,沒事了,妳先回去吧!妳李媽就愛想些有的沒的!沒事沒事!妳回去吧!” ,他越過了左邊的肩膀向我說道。他不斷的強調與複誦說服了我,沒事了。

raw-image



我皺起了眉頭,對大人的【有的沒的】感到些恐懼。或許,在平靜的深海之下,也會隱藏著篡動不已的暗流。也許,生活在淺海的【海馬】是個不錯的選擇。



“對了,門口有一袋愛玉籽,今天剛脫好殻了,妳記得拿回去!” ,《李爸》補充說道。

raw-image



他的一句話輕易地吹走了我的思緒。那是【愛玉籽】的Q彈世界,滑嫩如絲,清脆多汁,宛如口中融化的涼爽芬芳。



“喔!好!謝謝李爸李媽,再見!” ,我鞠了一躬,離開了【李家】。



我的好心情瞬間昇華到了最高點。



“哇~情人果+愛玉~呃~又酸又甜~天啊!好想吃哦!” ,我興奮不已地跳躍著, “MA SHI DA!” 。



幸福真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4會員
133內容數
一位中學生, 八年級, 女孩的記事簿... ...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