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陽之失 (三)

2023/12/10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妳是詩人嗎?」

我們沿著建築物邊往教堂走。她輕巧的跳過水漥,腳步卻毫無聲音。

「你說呢?」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愉快。

剛才逃跑的一連串劇烈動作令我的大腿又開始發痛。嘉穎雖然走得很隨意,但並沒有放慢腳步等我,我只得不時快走來縮短距離。

「妳做了什麼?」

她一聽轉身倒著走,語帶挑釁的說:「你不是解詩人嗎?那應該知道吧?」

我正要提醒她身後有樹,沒想到她不用回頭就閃開了,看來相當熟悉這裡的環境。

「我那時死命抓著欄杆,沒有餘力注意周遭。重點是,妳怎麼控制的?」

她不理會我的解釋,得意的瞇起眼睛,將雨傘舉到胸前,立正後裝腔作勢說:「只要心存福音,就不會在詩中迷茫。使生如夏花之絢爛,詩如秋葉之靜美。」

我沒好氣的說:「別亂改泰戈爾的詩。」

她淘氣的吐了吐舌頭,又轉身邁步向前。

「哈哈,反正壞人不見就好啦,別這麼計較,這樣感覺很遜。」

「妳難道就不在意那個人怎麼了嗎?」

她像是已經覺得這問題很無聊般,嘆口氣又跳過一個水漥。

「他又不是我的誰,我為什麼要在意?倒是你,美少女當前,還一直在意不重要的大叔,這也太失禮了吧?」

我不禁莞爾,但馬上提醒自己別被她牽著鼻子走。

「這麼看來,妳不是第一次『唱詩』了吧?」

她停下腳步,站在幾隻飛蟲繚繞的路燈旁陰影處,只有一半的臉稍微照到光,緩緩轉向我,表情開朗,卻覆上隱隱的敵意。

「是的話呢?你想要幫我解詩嗎?」

能運用詩的力量被稱作「唱詩」。能唱詩的詩人是比一般詩人更危險的存在。

氣氛改變了。不是因為寒風,我卻有些不寒而慄。我現在才意識到,其實我的處境很危險。

詩人即使不在唱詩狀態,情緒通常也變化無常。在不曉得對方是什麼詩人,會遭遇什麼的情況下,最好還是以穩定對方狀態為優先。

我於是放鬆語氣,和緩氣氛的說:「怎麼可能。入境隨俗,在這裡當然按照你們的規則。剛才謝謝妳,還有在火車上也是,說起來,妳該不會也不是第一次接吻吧?」

我故意逗她。

沒想到她突然像是絆到般,腳步有些僵硬,猶豫的說:「……應該說,這麼舒服的接吻是第一次,所以我有點嚇到了。」

她講得那麼露骨,反而讓我覺得不好意思。我轉移話題問::「是誰派妳來找我?妳怎麼知道我在火車上?」

嘉穎右轉走進陰暗的樹叢,似乎是想走捷徑到目的地。

她的腳步在暗中一點也沒放慢。

「嗯……丘神父沒有告訴我這麼多,他只叫我到幾點列車的一號車廂等一個個子不高、腳上有傷和頭上有纏繃帶的男生,要我帶他到教堂。他說你是要來尋求庇護的。」

「嗯,確實可以這麼說。丘神父是個怎樣的人?」

「是個好人,但是很嘮叨。你等下就知道了。」

我們走在林蔭間,地面的落葉發出泥濘的黏膩聲,莊嚴的大教堂矗立在不遠處。

教堂區主要是神職人員和神學院學生生活在這裡,住在附近的民眾清一色也都是一詩教教徒,大都是為教堂工作。

嘉穎帶我繞到陰暗的側門,熟練的拿出一把的黃銅鑰匙開門。

推開厚重的大門,我們穿過一個雜物隔間,教堂大廳便呈現在眼前。

室內燈火通明,燭光補足了暗處的光線,尖肋拱頂在頭上交錯成幾何造型,相當美麗。

雕工精細的實木長椅整齊排列在地面紅毯,前台上方有教堂的標誌性玻璃花窗,拼貼出香霍古詩紀載過的三神形象。

所謂三神,分別是純白形象的幻象之神雪足,湛藍破碎形象的破壞神雷赫米,以及五彩繽紛線性形象的創造神花又。

傳說三神的交錯令香霍開始出現現象,進而產生詩。因此詩在一詩教中被視為神的福音,必須共存才能共榮。

教堂會定期唱詩歌和祝禱來侍奉三神和詩,平時也會幫助民眾侍奉禱告。

我看到幾名民眾在長椅上雙手交握,專注祈禱。前台有名神父穿著潔白的詩袍,在前台抓著眼鏡翻查厚厚的詩歌本。

室內靜謐的氣氛讓人不自覺跟著小心翼翼,避免發出太大的聲音。

嘉穎在柱子旁伸手指向一處,有名戴著小帽的神父正在牆邊跟兩名民眾談話。

他的站姿挺拔,身材微胖,頭髮和眉毛都很稀疏,眼睛細長,說話時眼角泛起讓人有好感的皺紋。

「就是那位,你去找他吧。」

我納悶地看向她,問:「妳不過去嗎?」

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調侃:「哎呀,問題先生這麼大了還需要人陪啊?」

我不由得尷尬一笑,吐出一句:「說的也是。」

我拉拉領子,整理了一下服裝,朝丘神父走去。

途中我忍不住回頭瞥了一眼嘉穎,但她已經不見了。

我放輕腳步,小心不打斷丘神父講話,向他搭話,「你好。請問是丘神父嗎?」

丘神父停下和民眾的談話,疑惑但鎮定的打量我。

兩位民眾似乎抓到了時機,微笑說:「那你們談吧,我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神父晚安。」

神父看看民眾,又納悶的看看我,顯然有些跟不上狀況。但仍保持專業的禮儀,沉穩的向離去的民眾點頭致意。我也對兩位民眾微微行禮。

神父打量我額頭的傷口,抓著鏡框細看,忽然眼睛睜大,大概因此猜出我的身分。

「你是藍克荀先生吧!?你已經到了啊,吃過飯了嗎?」

他這麼一說,我確實覺得有點餓了。不過現在可不是悠哉吃東西的時候。

我站直身體,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體面一些。

「不,沒關係。說來慚愧,相信你已經讀到報導,知道我惹出了一些事情,這才向您尋求幫助。接下來可能會給您帶來麻煩,但還望您多多幫忙。」

丘神父微微點頭,稍微清了一下喉嚨,保持專業的說:「詩是中性的,會被人性善惡左右。神會寬恕真心懺悔的人。你既然到了這裡,我們就會以信徒的方式相待。我們可以怎麼幫助你?」

我簡要的告訴丘神父協會對我的栽贓,以及我需要的幫助。神父聽完後臉色凝重。

他用舌頭潤濕了乾燥的嘴唇,有些沙啞的摸了摸額頭說:「你的處境很複雜,我需要匯報給能做決定的人。現在時間也晚了,我先帶你到教堂附屬的青年會館,明天一早我會安排你和相關人員會面,今天你就先好好休息。」

「但是這情況很緊急,能不能……」

神父舉起一隻手打斷了我,擺出不容反駁的態度。

「你看起來很疲倦,就算你現在見到上層,也不一定有清晰的思路。這件事不只對你,對教會也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先調整好狀態,這樣到時才有好的談話品質。」

在他的堅持下,我只好乖乖跟著他移動。

途中丘神父相當健談,從我的工作到家庭和興趣,能問的他都問了一遍。對我的每個回答都提出真摯的建議。

有些問題並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我根本不知道答案。而這讓我越來越不安和煩躁。

我在路上開始默默祈求趕快抵達青年會館。

「解詩協會都不是什麼善類,我看過好幾個加入的人最後都變了個人,打著解詩的名義為所欲為,漸漸不將詩人當成人,比政府那些人還要慘。」丘神父說。

我們走到中央有噴水池的室外迴廊。這裡的風很大,令人覺得空氣格外冷冽。水池邊的花叢修剪整齊,角落有幾個灰色的陶瓷鳥浴盆。地面景燈的光線照在花草上,正映出金色的雨絲。

或許是泥土和青草的香氣讓我稍微放鬆下來,冷靜後,我的腦海浮現了問題。

「請問是姚凱唯通知您過來找我嗎?」

神父再度放慢腳步配合我的速度,面不改色的將兩手放進詩袍的袖子裡,說:「是的。姚小姐原本要我們在教堂區接你,但臨時通知改到車站。」

那看來是多里德告訴她的。

「聽您的口氣,您和姚凱唯認識嗎?」

丘神父露出陷入回憶的笑容。

「她還是學生的時候來幫忙過我們教堂的一些神祕現象。你知道的吧,就是靈異現象……之類的。雖然她當年還是個孩子,但我一看到姚小姐,就感覺出她正氣凜然,氣質脫俗,所以知道她去加入協會時我真是難以接受。我一直以為她會加入我們教會,你知道的,就像奇格哈修一樣,最後皈依了教會,真正認清神的真義,獲得平靜。」

「奇格哈修不也是成為解詩人,後來才加入教會嗎?如果是在這一點,她的程序是沒錯的。」

丘神父似乎對我的指正不太高興,只是含糊說了:「是的、是的。」

我們在外走了約十分鐘,總算來到青年會館。

這裡裝潢採用木造風格,地板卻是褐色磁磚。大廳的接待櫃台上只放了服務按鈴,並沒有人。

兩旁有牛皮沙發,靠近火爐造景的電子壁爐。深處有食堂,有幾名看似背包客或外國旅行者正在用餐。餐桌都鋪上白色桌巾,自助飲料區只有咖啡和餅乾是24小時供應。

丘神父拿出表格讓我簡單填寫,接著拿出鑰匙打開櫃檯的抽屜,拿出房卡給我。

「警察和解詩協會的人如果有來,也是到辦事處,那裡應該還有人在接待,我會先把消息告訴他們。」

我原本想請他帶我去,但他眼神嚴厲得令我開不了口。

我轉而問另一個問題。

「請問,這裡有酒之類的嗎?我有點睡眠問題……」

丘神父皺起眉頭,但很快轉為憐憫的看著我,推了推眼鏡。

「酒不只傷身,更傷心,孩子,酒精會慢慢侵蝕你的一切,讓你無法獨立。如果你還有想要做的事,早點戒了吧。我們房間裡都有香霍古詩經,讀一讀會比較平靜。早點休息吧。」

我拿著房卡,搭電梯來到三星級的純樸房間。沒想到那晚我一碰到床就睡著了。

5會員
92內容數
目前正在閱讀:《長日將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