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請問你是柳丁嗎(10)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幾次的造訪,他都沒有見到她,他沒意料到她的時間竟是如此緊湊,於是他跟店長聊天的時間都比跟她聊天的時間多,從而簽訂幾項無關痛癢的小契約,像是咖啡、小米酒咖啡、有機稻米。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還真如她所說的受歡迎的霸總,卻是受她店長哥哥歡迎的霸總。

一個月最後一個禮拜五下午,他依舊搭著飛機往那兒跑。在司機驅車抵達那青色日式小屋前,他終於看到她出現,但有個男人挨著她一起踏出書店。他趕緊讓司機停車,前房剛好有一棵樹。

這個男人似乎似曾相似?

啊!是縣長!

也不過幾個月前,他們還一起見面拍照,但一個行政首長來這裡做什麼?若是公務接洽,請祕書來就夠了。他想起,她哥哥說這陣子她與縣長都在籌畫小農農業保險事宜,即便是要事相談,這兩人這距離太近。縣長似乎有所覺的,望兩旁看看,然後他一手就把她拉進貼近胸懷,她笑著掙扎地探出頭來。她稍微仰頭看著縣長,說著什麼,看起來應該很高興,連眼睛都瞇起來了。

他站了一會兒,有些失落,當他想回車上時,有人喚住了他。

縣長:看夠了嗎?

他有點不明白,為何縣長的聲音裡有一絲憤怒?

他讓司機把車開到一旁去。

縣長繼續說:我知道你,也知道你跟她的關係。她現在過得很好,你時常來是會是一種干擾。

他情緒有點被挑動,低沉地說:是不是干擾,不是你說的算。你算她的什麼人,憑什麼論斷?

縣長笑著說:我是她什麼人啊?我想想。應該是戰友!那種會一起吃飯,會一起泡湯、一起睡覺的戰友呢!你說我有沒有資格論斷你這個二十年前的【前.男.友】?

他沒意料到縣長如此露骨的回答,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恍惚間他舉起拳頭揮了過去,這應該是他生平第一次打架吧?!四十多歲,為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打架,真是好笑!

剎那間,一隻孔武有力的手架開他的無力揮拳。

秘書:你沒事吧!

縣長:你看看,是他比較有事吧!

縣長轉頭不再看他,說:別想把事情鬧大,這裡有攝影機。你襲擊行政首長若上了報,公司的形象就不好囉。走吧!

看著縣長與秘書雙雙離去,他感到挫敗也失落。錯過的人,連帶著就是錯過的事,他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13會員
125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