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表妹愛上異性戀表姊

2024/01/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和她是青梅竹馬,我們的阿嬤是朋友,因此小時候我們做什麼都會在一起。

她的阿嬤在我小一的時候走了,放學後她回到家父母都不在,所以她會來我阿嬤家找我玩。

早上去學校之前,我都會到巷口等她;她媽媽要接她時,我都會一起去。

後來升上國中,她開始去補習班,而我就讀的國中不在阿嬤家附近,放學後就得直接回家,因此我們相處的時間大幅減少。

我們失聯了一陣子,因為我們過去總是黏在一起,不太會用訊息聊天。我也覺得跟她傳訊息可能會很尷尬,所以不敢傳任何一句話給她。

其實這時候的我,並不知道自己早已喜歡上她,但隱約覺得我對她的喜歡和對家人、朋友的感覺好像不太一樣。

我從未嚐過暗戀的滋味,所以有人問我喜歡的對象時,我會開玩笑地拿她當作擋箭牌。別人問我理想型時,我的腦海中會突然浮現她的身影。

國三那年,為了準備會考,我常常以討論錯題為理由找她聊天。

我們終於復聯了。

原本以為過了兩年多,我應該沒那麼喜歡她了,然而我一跟她接觸,眼裡突然又裝不下其他人了。

我會找很多題目來寫,因為這是我和她多聊幾句的理由。

因為她的幫忙,我順利考上市區的學校,我原本是想跟她一起選社區高中就好,但我家人希望我能去市區的高中。

她的成績很好,但不想去市區讀書,我家人認為她這樣太沒有野心,還叮嚀我千萬不要學她。

會考結束之後,我才得知我們有血緣關係,總之我是要叫她表姐的。我開玩笑地問過家裡大人,他們都說不能結婚。

而我在高一的時候,發現我是真的很喜歡她,甚至到了愛慕的程度。

然而她是異性戀,還跟我說過她喜歡班上的男同學,加上六等親內不能結婚,而且她明顯只把我當作妹妹。

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原因實在太多,所以我只能繼續單戀,也沒有勇氣告白,只敢用表妹+朋友的身份一直開玩笑地說愛她、想她。

每年她生日,我都會傳千字文給她,而她也都回覆我一大串文字。只要去見她,我一定會買小禮物,可能是飲料或娃娃、飾品等,而她也會準備類似的小東西給我。


她讓我知道,原來愛對了人,每天都可以玩交換禮物,不必等到聖誕節。

直到高二那年,我才敢伸出雙臂擁抱她,而她也緊緊抱著我。我差點將「我喜歡妳」這句話脫口而出,但因為哽咽而難以發聲。

那個夜晚,我開心到徹夜難眠,但隔天清晨又能早起去學校上課,整個人精神奕奕,完全看不出只睡了兩個多小時。

後來,我們考進同一間大學,還成為了室友。朝夕相處的感覺和童年時期一模一樣,我對她的愛慕始終有增無減。

上大學之後,親戚都在催我們這兩隻母胎單身狗趕快去交男友,不要每天膩在一起,而我們每次都很有默契地說:「不可能。」

「為什麼啦?現在社會很開放的,女生也可以主動出擊啊!看到喜歡的男生就衝了啦!」我沒想到阿嬤竟然會這樣跟我講。

「真的很開放嗎?」我試探性地問,「如果我說我不是異性戀呢?」

「那也一樣啦!無論男的女的都主動去追追看。」

「如果我跟喜歡的人有血緣關係呢?」

「不要生小孩就好啦!擔心這麼多幹嘛?」

也是,就算沒辦法結婚成家,我也想繼續和她在一起,直到這輩子結束為止。

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個聖誕節,我冒著被拒絕的風險向她講述了從小到大從未說出口的心聲。

「就算只能當一輩子的表姊妹也沒關係,請讓我繼續喜歡妳。」

「誰說我們只是表姊妹?」她的回答令我喜出望外,她還說當年她只是把班上受歡迎的男生當成擋箭牌,謊稱自己喜歡他,因為在很小的時候家人就懷疑她的性向了。

「那我們除了表姊妹以外,還有什麼關係?」

「我們是青梅竹馬,是互相喜歡的兩個人,也是一輩子的依靠。」她說。

-

原版故事:🤖

改寫:雪桐

上天欠你的好結局,由我來寫。

269會員
367內容數
人活著都會有故事,但並非每段故事都有好結局。於是我們搭乘圓夢時光機,飛往文字建構的平行時空,補足所有缺憾。 儘管訴說那些你想被改寫的故事,不限主題。失戀、曖昧未果、遇到渣、朋友背叛、家庭糾葛、考試失常、錯過末班車、吃泡麵沒調味包、莫名其妙被罵、搶不到演唱會票……都交給我改編成Happy ending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