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資本主義,但我需要它。

2024/02/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當理想不可能透過金錢實現,那麼就是幻想;當理想可以透過金錢實現,那麼就不再那麼理想。 透過這一點資本主義所產生的矛盾,才發現我們始終在追逐的是偽裝成理想的稀缺,而不是絕對可以代表理想本身的夢想或使命。 

只要資本主義在,就能幫助人們去釐清,自己正在追逐的是- 「偽裝成理想的稀缺,還是能代表理想本身的夢想。」,所以漸漸地接受資本主義,而資本主義也終於能開始正確地用它的能力,幫助人們成功。

而資本主義終究會消滅自己,因為在高度競爭下,所有產品都會趨於空氣化 - 「如同剛需存在,卻隨手可得。」,那為什麼還要支持資本主義? 

因為金錢本身就是想像力的共同體,目的是要用來更好地團結人類,以便更容易地實現理想。 而在決定金錢交流方式的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中,金錢的適性屬於資本主義,而人類的適性屬於共產主義,也就是說,在滿足以物質生活水準的現實條件裡,我們才能透過資本完成夢想的同時,又能快速且迅速地將其普遍化,彷彿是共產主義,人人都在自由、平等且博愛的普世價值中,讓文明以最快速的效率發展。 

如果今天我沒有理想或夢想要完成,或著有理想,但是無法自己完成時。 甚至是自己就可以完成,但是要給予的寶藏,只能透過在一起前進的過程中,才能讓其他人取得。 我就只能完全依賴資本主義! 在現實的共產主義中,絕對達不成我所需要的凝聚。

縱使今天地球快要無法負荷,甚至到人類自身都被污染影響的現況中,但宗教的凝聚需要迷信,而當情況是「要給予的寶藏,只能透過在一起前進的過程中,才能讓其他人取得。」時,又要保持獨立、自由與自信,此時就只有資本主義才能達到一定程度的凝聚力。 雖然「金錢的適性屬於資本主義,而人類的適性屬於共產主義。」,但為讓文明確實進步,人類必須走在資本主義這個地獄,同時又要保持高度的同理共情。 一旦避開這種極為矛盾的精神淬煉,就會在資本主義裡,墮落而忘記世界大同的夢想;而保持著完全相斥的精神狀態,又會在高空中走鋼索,不勝寒彷彿只有自己記得世界大同的夢想。 我恨資本主義,但我需要它。

23會員
515內容數
心理與心靈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